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446头疼

446头疼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干得漂亮!”被黑珍珠放开的秦沐,跳起来一脸崇拜的看着红莲。

此时红莲脸上的冷酷神色在一瞬间化开,仿佛冬日冰雪消融,刚才的那一丝恍然也仿佛从未出现,甚至在秦沐的欢呼声中,显得有些尴尬,淡淡的回头。

吐了吐星子,腾蛇巨大的身体就此消失,在原地,红莲一身红裙的,袅袅婷婷的立于中央,周围,是慢慢散去,朝着上方飘走的红色火焰,如同萤火虫一般,星星点点的围绕在红莲的周围,显得格外的唯美。

“红莲姐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面对黑珍珠的赞扬,红莲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这笑容里有着只有红莲才知道的一丝哀愁,刚刚的在挥手消灭白起的时候,心底所涌出来的那股强烈的,对力量上的渴望,究竟是什么?而且那个时候,为何会有一丝恍然,仿佛自己的身体不再受自己支配?

红莲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似乎……胸口的封印有了一丝松动。

握了握拳头,红莲看向秦沐的时候,已经是非常坚定的眼神,这个孩子,一定要由她来守护,这并不与重华的约定有着直接的联系,恐怕当年的那些事情,这孩子都忘记了吧,要知道,当初被封印的人,可不止她一个。

“只是白起那样的强大,竟然就这样的落败了?”黑珍珠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只见这个时候,原先呆在白起身边的那些冤魂,自白起被红莲的火焰完全吞噬之后,并没有解脱,反而是各个神色痛苦的原地消失,所吞噬他们的,竟然是如墨一般的黑色,就连黑珍珠这个鬼民中的贵族,都没看出来那黑色的如同雾气一般的东西究竟是何物。

“这……”红莲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只是分身。”秦沐皱着眉头说道,随即便苦笑一声:“对方好歹也是个杀神,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恶名,那么在死后,依旧如此。”听着秦沐所说,几个人都没有吱声。

人总想着轮回,总觉得这辈子若是被人欺压,那么下辈子一定扬眉吐气,可是没有想过,恶人这辈子是恶人,那么死后也一定是恶鬼,鬼的世界中,往往表现得比人界还要现实,还要露骨,强者为尊,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如此。

白起在生前就已经有人屠的称号,以他的个性,就算在死前有了忏悔之意,可在死后,一定会被那些被他屠杀过的人所支配吗?想到这里,秦沐愣了一下,想起白起在听从他的说服之后,眼里有一丝清明,这白起,似乎也确实被别人操纵着。

这引起了秦沐心中的好奇,一个力量堪比鬼神的存在,竟然还受制于人,实在是奇怪了。

“怎么可能是分身?”黑珍珠听闻秦沐的话一愣,不相信的说出口。

“如果本尊来这里,定然不会这样。”秦沐叹了口气:“杀神白起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况且,所有的神灵被启灵召唤过来的时候,无论对方是什么,凶魂也好,魔族也罢,都只是分身而已,呵呵,当然,至今为止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凶魂。”秦沐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他真的杀了一百万人?”黑珍珠的眼里露出好奇的神色。

“不止。”秦沐顿了顿,说道:“当年绝对不止这个数。”

“为什么?”黑珍珠疑惑的说道。

“为了活命。”秦沐淡淡的说道:“那个时候,哪个国家养得起四十万俘虏,以现代的角度来看,他杀俘虏确实不对,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秦昭王根本养不起这些人,换做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养不起,那么只有杀掉,谁杀?谁都不肯杀的时候,只有白起杀。”

“世人都觉得白起是杀神,是残暴,可我觉得,换做那个时候是我,我也会选择杀死他们的,不然,就是一个国家跟着陪葬,是国家重要,还是几条人命重要?”秦沐反问了一句。

立马激起黑珍珠的反驳,难得的爆了粗:“屁,歪理,什么叫几条人命,这可是数百万条!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你。”

秦沐苦笑,没有说话,战争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白起的苦没有多少人懂,多斥责他残暴,可却忽略了,在秦统一六国的历史上,若没有白起这些凶将奠定基础,如何能统一得起来?

秦王风光的背后,有谁能记得将士的血泪?

秦沐突然想到,若是控制白起的杀戮的不是别人,而就是他自己呢?被杀戮所困住了脚步,迷住了眼睛,是不是一生的信念中,也只有杀戮?

秦沐这样想着,突然有一丝感觉,似乎是自己的功德被克扣了不少,顿时无声苦笑,黑珍珠说的对,那些冤魂还真的曾经跟随白起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些冤魂,生前死于白起之手,在死亡之后,成为白起的跟班,若不是他们当初在死后不肯投胎,对白起的依依不饶,日夜诅咒,又怎么会在白起死后同他联系在一起?

这个杀神在前世积攒了太多的杀气,这些杀气在白起死后悉数转为煞气,成为克制这些冤魂的关键,让白起生生世世的束缚着他们,死前的忏悔加上煞气,使得白起的心迷失在杀戮中,而永久的沉溺于杀戮。

秦沐胡思乱想着,渐渐的,感觉这天空越来越亮,此时的思想才从九霄云外飞了回来,一抬头,整个空中的黑气开始慢慢的消散,阳光一点点的透过云层照射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当空,看着太阳的位置,应该是中午。

整个国道上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柏油路水泥翻得到处都是,尤其是花街街口这一块,几乎没有一块完成的柏油,碎裂成一块一块,到处都是裂缝。恐怕宁城是得有一段日子都封城,用以整顿这些已经损坏的东西,比如说国道。

秦沐突然想到,整个宁城的收尾工作,比如对一些普通人消除记忆,对损坏了的所有的东西全部恢复原状,还比如说,将宁家那些私人力量全部都赶出去……这些事情,只是想想,就让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