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430谁知道呢

430谁知道呢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走到了整个人群的大后方秦沐这才站定判官笔祭出握在手上蓝色的灵力线条在空中缓慢的集结成一个又一个沒有人看得懂的符号这些符文都是由古神语组成并且形成一道道蓝色的闪着光的链条煞是好看

国道对面的执法者一阵骚动显然他们是从来都沒有看到过这种攻击一时间都慌了神要知道秦沐的音爆影响是1000米的范围所有的生物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这与范围有关也与每个人的体质有关

对面执法者中体质弱的就直接耳朵流血鼻子流血摇摇欲坠的眼见着就不行了

符文链条形成的同时秦沐也开始吟唱起了巫歌这是祝福的巫歌属于三十三篇章当中的第10个篇章启灵

所谓启灵其实就是招神的意思

因为秦沐的巫歌属于那种敌我不分的类型所以此时的秦沐无论吟唱什么都对整个队伍的意义不大而启灵的作用则是招神对于整个队伍以及国道对面的执法者所产生的影响才能达到最大

只是启灵所召唤出来的神灵是随机的

也就是说这次冒险召唤出来的“神灵”有可能只是一个地府小小的阴差或者是一只沒有思维的厉鬼当然更有可能出现更为强大的神灵毕竟重华第一次示范的时候曾召唤出猪八戒过

只是那个时候的猪八戒一旦召唤出来了以后就知道吃后来若不是这货三鹿喝的太多导致体内竟然长了结石不得不急速返回神界整个神界估计也就猪八戒一个是因为吃了人界的东西而生病的

神秘的调子从秦沐的嘴里吟唱而出周围的人都变得虔诚然而在半空中逐渐聚集起来的符文链将所有人都笼罩在范围之内那些符文链便在天空中结下巨大的网并在秦沐的努力下一点点的完善着

然而在秦沐的努力下整个符文阵便集结起来如同一道乌云将秦沐这边的人都笼罩在下方并且有一丝丝如同实质般的雨滴降落在地上本来秦沐还打算做出如同步步生莲那样的效果的只是这坑货一时间想不起来莲花的莲字用古神语的时候是如何写的便沒有在法力表示的外形上努力一把不然在苍翠的雨滴降落的时候应该很是美丽的

被乌云所笼罩的人在那青色的雨滴降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只感觉到浑身一阵舒爽就是刚才秦沐的音爆所带来的迟钝和难受都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相反现在的他们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甚至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老毛病都在秦沐的乌云下消失得干干净净有一个腿脚不太利索的阴阳先生直接从轮椅上面站了起来激动得直接跪在地上冲着秦沐狠狠的磕了一个响头

秦沐微微点头沒有说话

那阴阳先生他看的出来他的腿其实不是什么特别重的问題只是因为他所泄露的天机过多给他的惩罚罢了算命越是准的阴阳先生其生活一定越悲惨

这是与他所泄露出来的天机作正比的

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这乌云的作用立马感动得热泪盈眶

能支持军队长时间的进行作战的什么除了正确的指导方针之外还有一样东西从古至今都十分重要那就是士气

秦沐的乌云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方法借用巫歌当中的步步生莲将虚无的东西具象化然而还是有些不成熟的比如在雨滴上的处理上显得过为粗糙这种回复的大阵实质上是根本沒有与秦沐切断联系

换句话说这半空中的这个大网秦沐想怎么操纵就怎么操纵

在编织完这个大网之后秦沐看了眼对面执法者手中的冲锋枪依旧是一心二用再次在空中编织着符文链此次他是打算将固若金汤的制作方法加入其中再形成一道防护网

因为对面毕竟是用枪这边出了通灵者协会派来的那100个通灵者之外那武器是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有钢管有不知道从哪个凳子上敲下来的凳子腿儿还有桌子腿甚至有个秦沐所认得的物理教师手里竟然拿着两个圆规

所以秦沐可不指望这帮用冷兵器都算不上的玩意儿能赢过对方就算有自己的回复符文阵也沒办法打得过但是有了防御的符文阵就不一样了

其实秦沐并沒有完全掌握固若金汤的符文阵法他身上的这个固若金汤是重华种下的随着自身灵力的增长所使用的次数和时间都有所增加但也持续不了多久而秦沐自己所制作的固若金汤沒有这么强大的防护能力可持续的时间却很长十几个小时那是不成问題

此时秦沐所编织的符文阵便是他自己研究的固若金汤

“秦沐”对面一声断喝惊得秦沐一跳口中的巫歌差点就此中断好险的避过几个长音秦沐靠着自己对古神语的熟悉又将整首巫歌重新拉回原来的调子上背后早已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只听得那声音里似乎还带着一丝兴奋:“你终于来了”

秦沐的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因为他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曾经三番五次的表白那一脸深情款款说出“我要你”的样子

当下秦沐的手中更是奋笔疾书符文链制作的速度更是翻了一倍

瞅着对面气定神闲的样子白色卫衣男孩很是慵懒的站在一边轻轻的说道:“哎呀哎呀一个巫祝还真不好惹呀”

旁边的宁志文则是一脸的兴奋似乎秦沐越表现的强大他就越是喜欢听着秦沐在对面唱歌宁志文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秦沐此时所吟唱的巫歌虽然听得到却对我们好像……沒什么影响那就说明是祝福类的么”

白色卫衣男孩笑了笑他笑起来很是可爱两颗小虎牙再配上两个酒窝看上去就像是邻家男孩的模样他满眼的笑意却淡淡的说道:“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