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95这也可以?

395这也可以?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一个上卷,一个下卷,秦沐沉默,似乎这里面还是有些门道。

“宁志国所看到的下卷有没有教给宁志文?”秦沐愣了好久,总觉得若是羽王这种人物,他的功法应该不至于让人变成一团漆黑的影子才对。

虽说人的魂魄跟人的本体有很大的相似程度,但也不代表对方就应该是漆黑如炭,况且宁志文的黑影所绘制的轮廓,有点类似于怪物,与人形还是有些差距的。

“这个就不清楚。”老萨满遗憾的说道:“但听刚才宁志文所说,宁志国似乎跟他在一起很久。”

“我猜应该没有,羽王那一身本事,若是修炼到最后成一团黑影,那还得了,既然宁志文他老子能根据空间之术的皮『毛』,悟出真正的空间之术,我想他的儿子,去改善一篇修炼功法也是很正常的。”和尚沉思了一会说道。

“这都怪那宁家的破规矩,不然也不会是这样。”于修听了老半天,似乎是听明白了,开口说道。

“咳咳,”听得于修这样评价,老萨满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这也不能怪宁家,毕竟曾经家族里出现过类似的事件,那个时候支脉是可以修行空间之术的,因此差点将家族倾覆,若不是那个时候的嫡系技高一筹,恐怕宁家的嫡系早就没了,哪里还会传承至今?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支脉都不能碰这些东西。”

几个人一阵沉默,宁家的惨案,那天究竟如何,活着的人已经说不清楚了,总之,这样一个大的通灵者家族就因为人的贪婪而倾覆,当真是不胜唏嘘。

“精神控制有没有解开的方法?”秦沐沉默了半天,突然想到手里还有宁志国的灵魂,若是成功的让宁志国再次清醒起来,宁志文还是能够顷刻间就让他回复到现在一派懵懂的模样,那不是白费功夫了?济世鬼医395

“没有,除非将宁志文杀死。”老萨满摇了摇头。他能说出这句话,根本不在乎宁志文的生死,也从某些方面说明,他的确是跟着嫡系一脉的。

“……村里现在如何了?”于修看了看离索,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离索先前中了秦沐的音爆,头一直昏昏沉沉的,而且他的体质跟和尚不同,他是地地道道的普通人,所以在宁志文离去的时候,他才渐渐的恢复正常,一直听着几人的谈话,从头到尾没有『插』嘴,十五年前,他只是一个被人贩卖过来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但是关于于修这个问题,他最有话语权。

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离索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使得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的淡然:“都死了。”

空气一时间有些凝滞,一时间都没有人说话。于修只觉得眩晕,刚刚明明没有中秦沐的音爆。大概过了半晌,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悲伤的味道的时候,只听得那老萨满淡淡的笑着:“不会的。”

“怎么不会?”离索突然激动起来,他知道此时就算他责怪秦沐他们也是没有用的,这村子的人,都是十五年前从那场浩劫中逃离出来的家奴,他们本身就是宁家的人,说句不好听的,生,是宁家的人,死,是宁家的鬼。所以他们在这个时候死在这里,也是宁志文做的手脚,说到底,是当年的旧怨,怨不得别人。

“我亲眼看到那些人的尸体,只是一个晚上,他们……”离索说了一半便说不出话来,只能听见嗬嗬的吸气声音,像被卡了脖子的鸭子,因为以他的角度,他看到了从老萨满屋内从容走出来的一个族人。

“这……”注意到离索的异样,秦沐回头看了一眼,惊了一大跳,因为从老萨满屋内走出来的,正是第一户人家里面看到的三个悬挂在柚子树上的三个女人头颅的当中一个。

没了苍白的脸『色』和青白的嘴唇,小丫头的脸『色』红润,一蹦一跳的来到老萨满的跟前:“怎么了?离索哥哥?”

清脆的声音让离索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老萨满的手轻轻的放在离索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表情上,温暖的大手传来的温度一点点的渗透皮肤:“孩子,不要太过冲动。”

秦沐也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倒没有像离索一样,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他上下打量着那个从老萨满的屋内走出来的小女孩,仔细看来,似乎跟一般的人类没什么区别,哦,不对,跟普通人根本没有区别。

或许是秦沐的目光太过『露』骨,让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紧接着从老萨满的房内再次蹦跶出来一个头颅,哦,不对,一个本应该只剩下一个头颅,悬挂在柚子树上的女人,似乎是这小丫头的姐姐,一出来,就冲秦沐发了火:“你看什么看?”

秦沐刚刚经过小丫头的惊吓,现在对于这个女人出来,一点都不吃惊,相反看上去好像是麻木了。

老萨满呵呵的笑了:“先生,不用看了,她们是如假包换的真人。”济世鬼医395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沐愣了一下,目光从那两人的脸庞上艰难的离开,倒不是这俩丫头有多么的秀『色』可餐,只是秦沐太过于惊讶,企图从面上看出端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先前说过,”老萨满咳嗽一声,脸上带着笑意:“我是一个身上能背负着30多个神灵的萨满。”

秦沐点头,和尚此时也从秦沐的步步生莲的效果里面走了出来,可以直起身子的坐在地上,不过迟迟的没有站起来,因为脚已经麻了。

“那些死去的,其实都是我身上所背负的神灵。”在秦沐惊讶的申请下,老萨满淡淡的说道:“昨日在与你们发生冲突之后,我怕会出什么事情,于是就将离着离索家比较近的三十多户人家,全部以自身身上的神灵进行交换,让村民都暂住其他人的家里,或者住在我的家里,然而,这些作为交换神灵,都已经死亡。”

“死亡?”秦沐听得那老萨满说到交换的时候很是惊讶,但也欣慰,死去的不是人,那么这些“神灵”的牺牲就有意义,老萨满身上的魂魄,本来就是为了保护村里的人的安危的,若它们以这样的方式死亡,却也是死得其所。

老萨满没有说话,他的双手举起,结出一个奇怪的印,这个印直直的对着已经倒在地上的伦巴的孩子,那悄无声息的孩子的尸体,陡然间变成一团厌恶,一只歪着脑袋死去多时的兔子出现在原地。

“这也可以?”和尚愣了一下,脱口而出。

cqs!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