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92步步生莲

392步步生莲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显然大忙人秦沐,早已忘了还有这么个人的存在。

那白衣人脸上僵了一下,讪笑道:“我们见过的,在宁港生的别墅里。”

白衣人自信的脸庞上闪烁着圣洁的光芒,尤其是在被太阳光一照的时候,那更是光芒万丈,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佛祖脑袋后面的那个光圈,让和尚看得颇为不解,不明白这东西究竟是如何形成的,要知道在和尚庙里,只有极大的慧根者才能形成这样的效果。

可秦沐的迟钝终究叫他失望了,只见秦沐皱着眉头想了老半天,宁港生的别墅里,所见过的人可就多了,一时间也分不清眼前的这位是谁,只见他胡乱的点了下头,脸上泛起职业化般的微笑:“啊啊啊……原来是你啊……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于修和和尚傻眼,这尼玛的是想蒙混过关么?

白衣人脸黑了,不着痕迹的咳嗽一声,撇过头去:“那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可好?”

“不行。”秦沐笑眯眯的说道。

“真是的……”白衣人放下兜帽,扬起那张阳光般的脸,十分纠结和无奈的说道:“本来,是不打算出手的。”

他的手突然遥指秦沐的眉心,看似柔弱无力的动作却让秦沐脸色一变,只见那指尖宛若实质的白光闪烁,秦沐狼狈的一个侧身,看上去险些倒在地上,幸而和尚与于修调整了站位,两人都没有站在秦沐的身后,只见那白光突然闪耀,一道力比千钧的光芒在秦沐原先所站立的地方急急射出,若不是秦沐闪开及时,恐怕下一秒就要洞穿秦沐的胸口。

和尚脸色一变,金刚伏魔圈浮现在自己的身上,瞬间变成一只怎么都打不动的老乌龟,二话不说的就朝着那白衣少年扑了过去,双手两个如同醋坛大小的拳头虎虎生威,眼见就要扑到那白衣少年的身上。

只见那少年食指微动,宛若实质的光芒如同两条灵活的水蛇,死死的缠住和尚的双脚,在和尚还没扑上人家,就直接扑倒在地,就是伸直了的双臂,都够不上对方的脚尖。

于修则是下意识的摸枪,摸索了一阵才惊觉自己已经不是警察,那枪早特么的交工了,一脸的郁闷,四下看了看,找了一根大拇指粗细的竹子捏在手上,作为武器。

不过,在这些通灵者斗法的场景看来,显得格外的……幼稚。

金色光芒闪耀,由秦沐所在的中心朝着外围一瞬间的荡漾开来,仿佛一道波纹一般,然而所有被沾染到的人迅速后退,除开没办法动弹的,在场也就于修免于此难,而离索根本不清楚那是什么,直接中招。

没错,是秦沐这货的音爆,再一次敌我不分的横扫全场。

和尚趴在地上,只觉得双耳都是轰鸣声,如同拍打着岸边的潮汐一般,什么都听不清楚,当即火起:“你大爷的,你特么的再来几次,老子的耳朵要没了!”

白衣少年在最后关头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当那潮汐般的音爆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之后,这才将双手从耳朵上放下来:“真难听。”

秦沐脸色涨红,张口就准备吟唱巫歌,一低头和尚那哀怨的小眼神直接将秦沐的巫歌给逼退,“哥哥,求求你别唱了,你丫的这敌我不分这怎么行?”

秦沐想了想,也确实如此,不过此时的情况……秦沐张口又是蜿蜒的调子,如同润物的春雨,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宛若实质的金色雨滴,一点点的降落下来,在落到地上的时候,就如同真的雨滴滴落在水面一般,荡起一阵阵唯美的波纹,空气陡然间粘稠起来。

和尚趴在地上,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因为他的耳朵里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或许是让秦沐那一嗓子给吼神经了,使劲晃了晃脑袋,只见秦沐的嘴巴一张一合,那显然是不断吟唱巫歌的样子,可除了看见空气中这陡然出现的金色雨滴之外,似乎没什么区别。

“这究竟是什么?”和尚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只见那白衣人后退了一步,想要退出金色雨滴的范围,可无论他退到哪里,雨滴始终跟着他,而且在金色雨滴的滴落中,整个空气变得非常的窒息,有着一种粘稠的感觉。

仿佛每动一下都是吃力,那白衣人很是困惑的在此抬起手,手指指尖上的那团宛若实质的白光很是艰难的从指尖上冒头,像是一颗被石块压着数年的萌芽,在石块的夹缝中,艰难的伸出小脑袋。而此时所耗费的能量也是平日里的数倍,仅仅是让白光从指尖上冒头,就已经让白衣人用尽了所有的能量。

他脸色微变,终于像意识到什么似的,直接伸手朝着那小型雷阵里面的黑色影子抓了下去。

雷阵可是对外界所有进入他其中的东西,都会无差别的产生攻击的,除非事先破坏掉其中的内核,而这年轻人白玉般的手臂竟然如同真的玉质一般,在雷阵当中毫发无伤的直接将那黑影抓了出来,丝毫不受雷阵雷电的影响。

那些据说有着成吨伤害的雷电,在他的手臂上,连一个白印子都没有留下。

秦沐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加快了吟唱的速度,只见那金色的雨滴在降落在地上的时候,不再是一个个唯美的波纹,而是直接盛开一朵朵金色的莲花,这莲花在完全盛开之后便渐渐的消失,然后又是一朵莲花徐徐开出,如此往复,似乎冥冥中还有梵乐伴唱,空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眼不明的味道。

和尚脸上似有所悟,双手撑着地,准备坐起来,总是这么趴着也不是个事儿,可是很快的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悲哀的发现秦沐的金色雨滴似乎对他也有效果。

身上仿佛压了千钧,根本起不来,此时的和尚的脸上犹如深闺怨妇,与之对视一眼便觉得无比阴寒,而老萨满和离索因为隔着远,并没有波及到,至于于修就不用说了,连音爆都没他什么事儿。

“这金色雨滴,是步步生莲——禁锢吧?”白衣少年的手指遥指秦沐的眉心,他柔弱无力的动作还是那么柔弱无力,秦沐笑眯眯的看着他手指指尖那团淡淡的白光,白光没法再次扩张,只能缩在那一点,再也无法前进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