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80挂在树上的头颅

380挂在树上的头颅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宁城这边的红壤是出了名的,整个中华大地上,也就这个省份喜欢出红壤,这样鲜红色的土地,就好像是被鲜血染成的,酸性极重,再加上近年来连年的酸雨,阴沉的天气和带着腐蚀性的酸雨,真的是受够了。

然而红壤的颜色再深,都不可能将整个小湖泊里的水都染了色,世间能迅速染红整湖湖水的,也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鲜血。

离索走得急,秦沐和尚还有于修远远的缀在后面,在靠近那个小型湖泊的时候,终于从空气中辨认出那股奇怪的味道,那是一股很奇异的血腥味。

离索一个箭步已经窜了出去,秦沐几人紧随其后。

那户人家倒也会享受,门口一颗巨大的柚子树,沉甸甸的结着果实。离索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冲进人家房子中,而秦沐则住了脚步,左右的打量着,突然于修惊恐的叫了起来,秦沐与和尚奔了过去,发现那颗树上沉甸甸的坠满了果实,然而就在正对屋门口的地方,挂着三颗已经干涸了血的苍白头颅,如同柚子一般,挂在树上,随风飘荡。

三颗头颅紧闭着双眼,眼里耳朵里鼻孔里均流出鲜血,脖颈处的伤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扯断一般,还带着不整齐的好像被撕烂了一样的血肉,就像是手撕的一张纸所产生的毛边,粗糙而不平整,血线混着脖子上的烂肉一点点的流淌在地上。灰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甚至还带着一丝乌青,长长的头发在空中纠结着,披散着。显然都是三个女人,从其中一个头颅脸上明显的稚嫩,说明她还只是个孩子。

秦沐只消看了一眼,便红了眼睛,他的嗓子里像小刀刮的那样疼,这三个女人他从来没见过,可从对方死去的惨状看的话,实在是人神共愤,只要看到的人都会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

尤其是颈间的伤口,这样的参差不齐,看上去更像是硬生生的揪掉的,这个想法也只能在秦沐的脑中想象,要想将一个人的脑袋从脖子上硬生生的揪掉,先不说这个可不可能,单单就力气上来说,人类是不会有这样大的力气的。还有,头颅被硬生生的揪掉,肯定比直接砍掉所带来的痛苦要大的多,所以秦沐只是看了一眼,就眼圈发红。

再者,昨天晚上因为老人家的突然死亡,导致这边好几个人都没有睡好,离索的家距离眼前这位并不是很远,如果发生这样的惨案,为何连呼救声都没有听见?这也太不合理了。

秦沐几人同三个女人的头颅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离索一脸菜色的失魂落魄的从房内出来了,一出门便看见柚子树上的头颅,登时脸就白了三分,瞅着秦沐的时候,脸上的淡然消失不见,取代而之的是恐惧。

“那里面……”秦沐刚刚开了个头,对方就摆摆手打住。

此时的离索看上去颇为不适,他只感觉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下下的刮得生疼,看着那些痛苦的头颅他的眼里也变得生疼,全身上下都是刺痛,仿佛一直有小刀片在细细的刮。

第一次看见人死后的脸颊竟然是这样的痛苦,离索扶着墙,喉咙忍不住一阵阵的干呕,然而什么都没能吐出来,反而胃里一阵阵的抽搐让他难受。

秦沐愣了愣,那里面的场景究竟是如何的,能让离索吐成这样。

很显然,早饭什么都没吃的离索是吐不出东西的,趁着离索扶着墙靠在一边,秦沐跨进门去,好奇的张望了一眼,只消一眼他就被满屋的血腥味和满目的鲜红色给逼了出来,惊慌失措的立在门边,双手胡乱在周围抓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以作慰藉。

只是秦沐什么都没能抓着,与那三个女人的头颅对视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本闭上眼睛的三个头颅,竟然睁开了眼睛……

于修和和尚愣了一下,显然很少在秦沐的脸上找到这样的表情,具是一呆,随即和尚便好奇的想要进去,让秦沐一把抓住胸前的衣襟,死死的揉捏着他身上的僧袍,像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而于修更是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见了三个头颅面上微微睁开的眼睛。

“这……”秦沐只能发出一个单独的音节表达他的惊讶,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还在呕吐中的离索很给面子的停了停,看了一眼那三个女人,此时,三个女人的脸上同时的,慢慢的扬起一个讥讽的微笑。

秦沐的头皮发炸,离索本身呕吐着的,被惊得连连后退,差一步又回到那个屋子,想起屋内满屋的鲜血和断裂的残肢,他又连忙刹住了脚,退到一旁。

和尚背对着头颅,并没有看到那一幕,很是奇怪离索的反应,回头看了眼挂在树枝上的头颅,三个头颅正笑得最为灿烂的时候,仿佛在嘲笑四个人的胆小,和尚头皮发炸,突然向后跑去,然而秦沐死死的抓住他的衣襟,根本动弹不得,连推带搡,终于挣脱了秦沐,身上的僧袍被抓得皱皱巴巴,混乱中的和尚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推搡一阵之后,竟然在秦沐的眼神中红了脸。

“我……”和尚刚刚吐出一个字,秦沐挥了挥手打断,此时他的脸色比不得和尚好到哪里去,倒是能理解和尚刚才的慌乱了,无非就是被那三个头颅给吓到了,若是他见到房内的情形,指不定要吐成什么样。

“或许是人死以后,时间久了肌肉的松弛和痉挛。”于修惨白着个脸,这会子还不忘用专业知识解说一下,只是瞅着那三个飘荡在半空中的头颅,脸色依旧很难看,像是被惊吓了。

房内的情形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是一间典型的农家屋子,一进门便是堂屋,正对门口供奉着毛爷爷和财神爷的贴画,下面放着一张老旧的桌子,和几把破旧的椅子,桌子上有些喝水用的器具和一个磨了脚的小香炉,再者就是边上放着的电视机了。

这户人家并不是很有钱,斜对着大门的左边有一间卧室,而这间卧室的地面已经是暗红色足有几厘米高,卧室的门口有着一块做门槛的木头,已经浸透了一半,秦沐知道,那是三个人的血液所混合而成的,卧室的门口摆放着一只白玉般的手,只有一只手,半截手腕浸泡在血水里,浮浮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