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77石化

377石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但是在离索萧瑟冰冷如同银刀一般的眼神下,竟然没有一个村民敢上前一步。

众村民的眼神交流下,最先不满的老人家站了出来,轻咳一声,目光贪婪的穿过挡在厨房门口的离索,似乎那满目的模糊深远得可以穿过厨房的黑暗,直接看到美味的野猪肉。

不过这么多人在场,这老人家到底还是没能直接说出让离索让出野猪肉的话来,只见他轻咳一声说道:“你带来的这些客人,已经给村里带来了灾难。”

秦沐挑眉,期待着对方的下文。

倒是离索冷冷的横了那人一眼,“所以呢?”

“所以我们决定,要么你将这些客人送走,我们还是亲密的一家,要么,我们只能将你送走。”老人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悲痛无比的说出这段话,可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面印射的却是精明和满满的笑意,看了他的眼睛,就猜到,这些话很可能他已经练习了无数次。

周围的村民因为老人这席话而骚动了一阵,显然他们并没有在事先听过这样的事情,均显得十分诧异,可在无声的眼神交流中,和对此次离索没有分野味给他们的那种不满,充斥着胸腔,老人的话,竟然在热情好客的村民中,就这样被确定下来,毫无悬念。

“如果我不呢?”离索没有动,冷冷的看着这些平日里他用好酒好肉伺候着的村民们,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锐利,几乎所有的村民在接触到这样锐利的眼神后,生生的撇过头去,不再看他。

没有一个人敢和离索对视,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老人幸灾乐祸的脸上。

“你听不懂话么?如果你要执意去侍奉这些外来者的话,那你就自行离去吧,我们宁村,留不下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老人兴奋得口不择言,若是离索离开,那么他这旁边这干屋,也便是他的了,还有离索那一头野猪肉,这小子一身的好本事,这么多年就没囤积点东西?这些年来从不见他短了吃穿,这里面的财富肯定大大的。

这么想着,老人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

然而离索只是冷笑一声,并没有搭理对方。他看了看周围的村民,无人敢与之对视,忽然大笑一声,径直离开了此地,直接冲进了厨房。

老人一看,就知道他要做什么,高声说道:“现在你去拿野猪肉是没有用的,先前不给我,现在给,有什么用!”那老人极为嚣张,在宁城,很难看见这样嚣张的老人,宁城的老人家都是弓着个腰,脸上永远挂着的是谦和的笑,那笑容如沐春风,令人心旷神怡。

自离索冲进厨房,厨房里的肉香已经是四溢,周围的村民蠢蠢欲动,连队形都难以维持,若不是门口还有一个武僧在卖弄着自己的肌肉,多少还能起到一些威慑力的话,秦沐很是怀疑,这些人会不会直接冲了进来。

然而离索再次冲出来的时候,双手拿着的,可不是老人家梦寐以求的野猪肉,而是两把大菜刀。

不仅围着的村民傻眼了,就是秦沐一伙人也傻眼了。

这汉子的性子也太烈了吧,不过几句话,一回头便冲进去拿了两把大菜刀出来,老人面部抽搐,一脸的胡子都快挤掉了,瞅着离索手上两把菜刀腿脚就发软,忍不住向后退去。

然而离索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两把菜刀挥舞得密不透风,如同一只旋转的陀螺冲入敌方阵营,那些村民们,都是欺软怕硬的家伙,总算有人想起来,离索自己打猎所留下的肉,愿意分给他们也可以不分给他们,先前逼迫人拿肉的那股气势消失得干干净净,见离索冲了过来,哪里敢继续呆在这里,还哪有功夫管什么队形不队形的,一瞬间就跑了个干净。

只留下老人家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离索手里的两把菜刀,只能脚软的倒在地上,离索双手持着菜刀越来越近,最后在老人一声惨叫中,那菜刀悬停在老人家的眉心处,再也没前进半分。

而老人家已经吓得嚎啕大哭。

若是一般的老人家,这么哭秦沐已经是任何割地赔款的条件已经答应对方了,可眼前这一位,秦沐只觉得好笑,而且他也看出来了,离索的眼里根本没有杀意,而是戏谑,这些村民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你是好欺负的,这不,离索一阵疯癫,周围的人跑得干干净净。

再也没有人敢找他们麻烦。

离索挥了挥手中的菜刀,擦了擦满脑门的汗,招呼秦沐几人进入厨房,把烹好的肉都拿了出来。

赵老实喜滋滋的去里屋拿了桌子,摆在老槐树下,于南和秦沐拿了肉,就放在桌子上,鲜美四溢的味道弥漫开来,里屋的于修迈着疲乏的步子,一点点的从屋子内挪出来,瞅着老槐树下的肉,眼睛登时都绿了,不管不顾的迈着步子就朝着肉的方向走去,那模样像是多年关在监狱里不见荤腥的汉子,一出门就看见一个裸女在冲你招手一样。

于南担心兄弟,连忙上前去扶,其实于修哪里有他想象的那样娇贵,还没等他扶到,于修已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了,闻着满目的肉香垂涎三尺,若不是此时的筷子还在秦沐的手中清洗,而于修又没有洗手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开吃了。

而离索在端着肉从老人家旁边经过的时候,顿了顿,他将一小盘野猪肉放到老人家的身边,那老家伙立马擦干了泪,抱着一盘肉坐在地上眉开眼笑,哪里有刚才泫然欲绝的模样,若不是这家伙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秦沐会误以为这老家伙是不是装的。

相比于几个兄弟的兴高采烈,和尚这边就显得十分哀怨了,他一个人负气般的蹲在墙角,哀怨的从于修的背包里扯出一包压缩饼干,卡兹卡兹的在后面啃着,时不时哀怨的小眼神飘向秦沐这边,看得几人一身的鸡皮疙瘩。

“光头兄弟,那里面还有我做的素斋,你可以拿出来吃。”终于顶不住和尚的目光,离索淡然的说道。和尚一副“你丫的怎么不早说”的表情奔向厨房,紧接着就石化了。

一盘炒豆芽,就是所谓的素斋?素斋这两个字和尚是理解为那种看上去像是肉类实质上又是蔬菜的菜肴了,现在看来和尚是过于将离索的话想象得太高大上了。

===================请支持正版,支持原创,多多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