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75发怒

375发怒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伦巴自从回了屋,那老娘们就没给他好脸色看。

这能怪他嘛?当时看见老萨满进了屋,他这个作为下一任萨满的接班人,怎么也得上去给师父壮胆,可没看见法力那么高深的老萨满都倒下了么?他一个新晋萨满,不得老老实实做沙包扛打,还能做什么?

回屋的时候,伦巴的脸已经肿的跟猪头似的,那是连他腿脚不灵活的老娘都认不出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是几个村民合伙抬回来的,邻居那胖胖的艾克,就当真以为他没看见那肥仔对着他家的老娘们眉来眼去,若不是身上还疼得起不了身,他真的想上去将那肥仔再揍肥两圈。

他那老娘们一回家便抱着孩子煮豆荚,根本不顾他的存在,几次那娘们急匆匆的经过他的时候,他都故意呻吟得很大声,可是人家根本不管不顾的好吗?她眼里只有那该死的孩子,若不是那孩子无缘无故的去挑衅那些个煞星,他也就不会躺在地上让全村的人都看他的笑话了。

尤其是那个艾克,虽然他抬着自己回来,可谁没看见这货的两只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村里的人都在说,那艾克跟那老娘们儿有一腿儿,开始他从来都不曾相信过,可是今天,他确实不得不信。

他被人抬回来,扔在堂屋,而他的老娘们儿带着孩子进了里屋。

伦巴根本动不了,浑身的伤痕呼吸一下都觉得胸口一阵阵的疼,若是此时有老萨满的治愈术就好了,他可以瞬间恢复伤痕,就不用遭这样的罪了。忽听得门外传来某人雄壮有力的脚步声,伦巴一愣,以为是那艾克又不死心的上门了。

“怎么,是不是看见我受伤了,所以上门来寻仇的?”伦巴是仰面朝上,只得瞪着天花板,看不到来人,只听得那浑厚的脚步声便以为是艾克,无不讥讽的说道:“老子玩过的女人也看得上眼,真特么的开眼界。”

紧接着伦巴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看见黝黑汉子那面无表情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离索……”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此时的离索是来干嘛的,因为伦巴突然记起,那个被他的宝贝儿子诅咒倒地的人,好像是离索的客人。

离索向来寡居,独自一人住在村口,一向沉默寡言,家里就他一人,常年住在冰冷而破旧的屋子里,却从没看见他窘迫过,只是这人比较懒,但是有一副好身手,常年打了野猪或者其他野味,都要分村里人一点,虽然人家比较不爱说话,可性子还是纯朴的。

伦巴吓坏了,此时他的小身板可经不起离索的招呼,这个面色黝黑却沉默寡言的汉子可不是好欺负的,而且早在前几天离索就发话说将有贵客来临,他们趁离索出门打猎的时候,非但没有好好照顾这位贵客,而且还把对方折腾的下不了床,这叫什么事儿啊。

伦巴刚刚吐出两个字,胸口就有一种被万钧所压着的感觉,他的眼睛蓦然瞪大,因为缺氧而面色通红,嘴里发出如同老旧的汽车零件相互摩擦的“咔咔”声,然而他的身体终究不是汽车,在离索突如其来的大脚下,只得喘息得越来越急促,仿佛离索随便一使劲,便会断送的性命。

“听……我……说……”伦巴不想就这么死,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喉咙中微弱的挤出这么几个字,他不知道离索会不会就此放过他,但是他要一试,对命运的不甘他死死的抓着离索的裤腿,指节发白,好似快要将那裤腿扯破。

离索抬脚,皱着眉头看着一脸通红的伦巴,眼里的盛怒因为伦巴虚弱的声音所勾起的同情而一点点的湮灭着,微微的叹了口气,盯着地上苟延残喘的人,挪开了脚。

正欲离开,恰逢和尚一个虎扑进来,将离索死死的摁在原地,看了一眼满面通红的伦巴,和尚也不知道理解成了什么,当即诚惶诚恐的说道:“于修的伤,秦沐能治好,只是他都快要死了,你就别动手了。”

赵老实哼哧哼哧的跑到最后,没想到眼前这个光头的速度竟是这样的快,刚才因为兴奋和猎奇,所以在追野猪的时候,赵老实都没觉得这样累,然而只是尝试追上和尚的脚步,竟然就让他累得气喘吁吁,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两个的都这样变态。

赵老实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不由得变得有些哀怨。

一道银色的弧光忽然在他眼前掠过,赵老实心里一动,眯着眼睛看向离索,只见那黝黑的汉子手上竟然拿着一把银白色的匕首,刀柄上镶嵌的红色宝石闪着光,蜷伏着身子,如同一只静候猎物的猎豹,手持着匕首在伦巴的身上壁画,像是要将他分切成碎片吃掉。

赵老实和和尚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和尚见不得腥,愣神之中更是放开了离索,那黝黑的汉子从胸腔里发出低笑,闷闷得如同快活得鼓点,然而伦巴已经吓得小便失禁,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从他身上升起来,赵老实和和尚忍不住后退一步,而离索却不为所动,冰凉的刀子闪着银白色的寒光,在伦巴身上比划着。

“我是萨满,我是这村子里未来的萨满!”伦巴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嚎叫,嘶哑而难听,但是却震住了所有人,“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村里所有的萨满都是转世的,若是我死了,就没有转世的萨满了。”

没人敢想象这个吓得小便失禁的人竟然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那简直就是咆哮,而且他的逻辑思维还算是不错,寥寥数语就将所有的利害关系都解释清楚,这也让悬在他身上,不断比划着尺寸的银刀停了手。

可若是让伦巴知道,当初的老萨满选转世灵童的时候,正好村上生了两个孩子,伦巴和艾克,那日,老萨满将黑豆和黄豆放在桌子上,让那只养了有一年多的荷兰猪选,结果荷兰猪选的是黑豆,那么转世灵童的重大责任就落在了刚出生不久的小伦巴身上。

离索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压抑住心头那股想要将所有东西全部撕碎的冲动,忽然,他微微的笑了笑,收起匕首,此时的伦巴,这才将心都放到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