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74快,拦住他

374快,拦住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瞅着秦沐那不肯相信的模样,威胁似的拿着手中的匕首,仿佛下一秒就要刺下去,和尚满脑门的冷汗,而且顶着老树求救的目光,突然感觉压力很大。

“这个,秦沐,刚才他说话的样子和语气与现在都不一样,对,他是树,可他是妖,而且还是一个四百年的树妖,你是知道的,树木的修炼程度绝对比不上四百年的动物,小白才两百多年吧,他的灵魂能强大到哪里去?为什么不会被人上?”和尚越说越觉得有理,到最后都可以自圆其说了,很是兴奋的解释道。

秦沐一阵无语,这和尚是同情心爆棚还是怎的,竟然帮那老妖开脱。

老树也是个顺杆爬的,自然有人帮他开脱他也就连连说道:“是的呀上师,不蛮您说,刚刚小的还真有一段时间失神……”

老树絮絮叨叨的解释着,秦沐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

他不是没有发现,老树的表情和语气在一时间突然的改变,可是他更愿意相信那是老树陡然间脑袋抽风,妖怪的灵魂,比起人类要强大许多,这个上了老树身的人,无论他是人活着是妖,修为必定强大,可秦沐偏偏不记得什么时候惹上这样修为强大的人。

要说过往,秦沐还真想不起来,而且就是重华的敌人都多如牛毛,而这些牛毛们不是年过花甲就是入土为安,也不屑同重华的徒弟较真,而就是近日,也就惹上了一个红光凶灵王和他背后的吹笛人罢了。

等等,秦沐的双眼蓦然睁大,看着枝叶交叉错节的老树,难道是那吹笛人?

幕后能远程操纵红光凶灵王这种东西,而且能顺利的逃脱红莲的追杀,甚至能让红莲与秦沐差点自相残杀,这么一想来,似乎吹笛人的身份更符合“高手”这个词。

正当秦沐胡思乱想着,忽听得赵老实一声断喝:“我回来了。”

夕阳西下,秦沐的位置正好背光,隐约的看见两个人,似乎拖着某样东西艰难的行走着,赵老实声音洪亮,逐渐走进了看见其满面红光,橘黄色的夕阳从他的背后投射过来,天空的云朵被印染成了瑰丽的颜色,秦沐眯着眼睛,对着阳光,静静的看着两个兴奋的汉子,拖着他们的猎物走进村子。

和尚已经窜过去帮忙,那是一头已经死透的野猪,歪着脑袋,血流了一路,长长的血迹混着泥土出现在赵老实和那黝黑汉子的身后,仿佛一条指引的血线。

天空有灰白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飞过,走在后面的黝黑汉子身后背着一杆猎枪,笑得露出白色的牙齿,“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

在和尚的帮助下,这庞然大物终于放到了屋前的空地上,秦沐心说哪里是晚餐有着落了,基本上一个星期的伙食都不用愁了。

宁城郊外多为丘陵山地,这样的地方,是出不了老虎和熊这类凶残的野兽的,但是野猪也狐狸倒是常见,偶尔还能看见几只穿山甲或者野鹿,而宁城人士又多喜欢腊肉,在这样的月份这样的时节,经常看见村民们打猎,将捕来的野兽做成腊肉或者直接拿新鲜的到集市上去卖。

若是没有于修他们一行人,估计这头野猪这汉子也吃不了多少,剩下的都换成票子了。

秦沐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素未相识,对方竟然肯用野猪来招待他们。

赵老实跟和尚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打野猪的惊险,由于外面的动静不小,于南从里屋跑出来,一出门便看见了这庞然大物,馋的直流口水。

“于修醒来了没有?”秦沐盯着那野猪老半晌,突然开口说道。

“醒了,只是还有些头晕。”于南连忙回答。

秦沐点头,那是自然的,大病初醒都会头晕,还不要说是让人诅咒了。

“于修怎么了?”脸色黝黑的汉子一脸的莫名奇妙,和尚张了张嘴,看了一眼秦沐,没有说话。

倒是于南口无遮拦:“让人给骂了,就晕了。”

不过这伙计还不如不说呢,当即脸色黝黑的汉子就放下手中的野猪,闷声不响的进入屋子,“于修不会是那样的人。”丢下这么一句话,这家伙甚至还将房屋的门给关了,将一干人等的好奇心死死的关在门外。

“这下好了,谁来处理这个猪?”秦沐可算见识到了于南的脑残,换做于修,必定没有这样说话的,什么叫做“让人给骂了”就会晕?长这么大秦沐还没见过让人活活骂晕的人,除非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再说现在是现实,而不是在演戏,有必要么?

和尚撇过了头,以默然不语的方式,抵抗着这帮就知道吃肉的同伴们。

赵老实好死不死的,将手搭在和尚的肩膀上:“做个酒肉和尚也不错的,你看看鲁智深,那是……”赵老实的话还没有说完,和尚醋坛大小的拳头就已经招呼过来,很显然和尚并不是真打,否则也不会让赵老实轻易躲开了,这货也是第一时间闭上自己的嘴巴,装作无辜傻笑。

“你和尚哥哥不是鲁智深,可拳头跟鲁智深一样硬。”秦沐难得开口调侃一句。

赵老实一蹦三尺高:“谁是你的和尚哥哥,你丫的才哥哥,你全家都哥哥。”

“是呀。”秦沐笑眯眯的。

谁也不知道于修跟那脸色黝黑的汉子怎么说的,只听得那破烂屋子的木门“咣当”一声响,一脸怒气的汉子瞅了站在门口的几张错愕的脸,头也不回的直接冲着门外走去。

里屋内传来兵兵乓乓的声音,紧接着是于修仓皇而虚弱的身体软绵绵得倒在门框上,于南连忙上前扶住了他,此时的于修因为是刚醒,所以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惨白一片,他虚弱的说道:“快,拦住他。”

和尚一愣,连忙迈开步子,朝着疯狂的汉子扑了过去,哪知道对方是心无旁骛,跑的那叫一个快,和尚暗暗提气,跑不过秦沐是因为秦沐这厮不要脸的开了挂,一个武僧,还特么的跑不过一个普通人了?

赵老实紧随其后,两人均是没想到,直到他俩气喘吁吁的跟着那汉子到了一幢屋前,听到屋中鸡飞狗跳的声音之时,才知道这尼玛是闯大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