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73只是颗树

373只是颗树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分家?”和尚惊讶的重复一句:“不是说宁家很是低调么?那么后面可否也是一样?”

“是的,”老槐树叹了口气:“现在村子里所留下的都是当日没有死绝的仆人们,而宁家分家之后,活着的宁家人已经离开了这里,死去的,就成了龙脉上的冤魂,再加上整个充满灵气的‘灵珠’已经让我封死,所以在时光的发酵下,渐渐的,整条龙脉的性质都已经改变。”

“如果你们不找来这里,恐怕过不了多少时日,宁城要出大事的。”老槐树面色苦笑的说道。

那槐树倒是没有说谎,一条阴龙,不在地面上做出点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阴龙”这两个字了。

“为何要分家呢?”秦沐很是疑惑的说道。

“后世的宁家以经商为主,阴阳只不过是在家族中挑选资质好的,来进行阴阳的培育,所以宁家的后代,一个比一个差。”老槐树不屑的说道:“一点都没有当初宁家先祖的风范。”

“家大业大,占地万顷,那又如何?”老槐树叹了口气说道:“人类始终是贪婪的,因为那些个黄白之物,闹起了分家,并且越演越烈,因为人多口杂,渐渐的还陆续出现了几次兄弟残杀的事情……最后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只有分家……可谁曾想到,其中有一脉的宁家的人,发起了狠,直接将其他的宁家人全部烧死在房中。”

“大火连续烧了七日,”老槐树感叹的说道;“直到什么都不剩下,那时死去的还是嫡系一脉的,连最小的小公子都没有留下,那个时候,他才二十岁,那么稚嫩的一个孩子,资质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可惜了。”

“哦?”秦沐愣了一下,又是一场家庭悲剧:“似乎老树对他印象深刻。”

“那当然,”老槐树感叹似的说道:“整个宁家,只有他有阴阳眼,可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事情,只有他可以看得进宁家先祖留下的笔记和书籍,只有他能继承宁家先祖的意志,只可惜名字难听了点儿,叫什么宁志国。”

秦沐只是跟老槐树闲聊,反正等待赵老实带回来野味,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树聊天,听得那老家伙罗嗦了一大堆,然后说什么……宁志国。

等等。

秦沐蓦然瞪大了眼睛:“叫什么?”

“宁志国。”老树看到秦沐的反应很是奇怪,又重复了一遍,连忙问道,“难道上师也见过这个孩子?”

秦沐心中很是疑惑,不会这么巧吧,面色奇怪的问道:“15年前,他已经死了?”

“不确定。”老树的表情很是古怪,“那是个好孩子,是个善良的孩子,是嫡系一脉的最有天分的孩子,当日的情形乱得不得了,身临其中那是感觉连内裤都找不到,我只是觉得那孩子很可能早就遭受了不测,毕竟那年那么大的一场火,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不可能逃出生天。”

20岁已经成年了,可是面对那么大的火,估计对方也根本逃不脱的。

秦沐站了起来,没想到来这个地方躲避,竟然还能牵扯到宁志国这个名字,但是宁志国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在大街上随便吼一嗓子,都有不下于三个人回复你,谁知道这个宁志国是不是就是那个宁志国?

若是宁志国就是宁家的人,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何他能够魂魄离体来找徐薇薇,并且一持续就是两个月,后来魂魄被人控制,才避而不见。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秦沐是打死都不信的。

15年前那孩子20岁,那么15年后,这孩子正好35岁,25岁与徐薇薇结的婚,可结婚的那一年便出了事,一直到十年都没有找到凶手,似乎在年龄上,合情合理。

秦沐沉思着,和尚明显已经不淡定了。

“我们把于修弄醒,开车回去吧。”和尚慢慢的说道,小升那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光于修一个刑警队大队长都有人敢给他直接下掉,小升和红莲他们这种表面上属于无良公民的,内心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力狂。

当然,和尚自然不是担心小升和红莲会出什么事,他担心的是,这俩暴力狂若是逼急了会对人家做什么事。

被和尚这么一说,秦沐也有些着急起来,但尽量的放淡了语气说道:“等赵老实回来,人齐了再说,我们要走,还是要跟他们说一声。”

和尚点点头,有些担心家里。

“对方神通广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秦沐知道和尚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

“额……”和尚一阵无语,他怎么觉得现在的秦沐看上去有些可怕呢?

“你是不知道,宁志国这孩子……”一提到宁志国,这树便兴奋得不得了,任凭秦沐转了几次话题,甚至是强形转话题,说了一会还是绕回这个孩子的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宁志国是他的孩子呢。

“宁志国,有没有一些特殊的爱好。”老是被那老树将话题绕回宁志国,秦沐不知道为何脑中却想起的是当初红莲硬要看的冰恋视频,一句话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那好像是这无良的货要故意恶心那老树。

“特殊的?”老树一愣,皱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突然他开始说话,但是说出来的音色,跟先前已经不是同样的语气,显得阴森而尖锐:“当然有,他的所有我都了解,若你肯做我的仆人,我一样的告诉你……你别想逃了。”

“你丫的欠揍是吧。”秦沐的火气“腾”的一声就上来了,抓着匕首就朝着对方扎了过去,顺手还扯掉老树的一大块树皮。

整个树干被秦沐弄得剧烈颤抖,和尚在一旁看得冷汗直冒,他想,若这老树有脚,估计此时已经直接从地上蹦起来拔腿就跑,瞅着那一块巨大的树皮和树干上汩汩流出的殷红色的鲜血,和尚第一次有些同情这大树。

“怎么了?”那树叫的声音巨大而惨烈,他没想到秦沐竟然会下这样的狠手,一点都不留情面,此时的声音也恢复正常:“上师啊上师!你的问题我可都是回答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为何要这样对我啊!!”

“为何?你丫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这么跟我说话。”秦沐怒气冲冲的说道,手上的匕首就要往老树的身上招呼了过去,和尚及时的压住他的手,看着秦沐的眼睛。

“你仔细看,这老树刚才与现在不同,是不是什么东西上了他?”和尚眼疾手快的会所到。

“上?”秦沐冷笑一声:“只有人类脆弱的灵魂才无法抵挡,会被别人附身,他只是颗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