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66咒骂

366咒骂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个……没听说过。”秦沐一愣,老实的回答道。其实就是知道宁城竟然还有这么一块地方的秦沐,都觉得新鲜,还不要说什么通灵者里面是不是有宁家的人了,宁城虽然不大,可通灵者也有不少,这怎么说得清。

听得秦沐如此回答,几人皆是无语,难道说宁家就低调到这种地步?难道宁家这样有钱,甚至到了通阴阳的地步,为何却要如此的低调,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不过,警察局调查了15年都没能调查出来,秦沐也不指望自己能一时发现这个秘密。

于修像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这山村里的,从前都是宁家的仆人。”

秦沐眼睛一亮,总算得到答案,只是有些疑惑:“宁家的仆人?可他们为什么在宁家出了那种事情之后,还不离开呢?”

“祖训。”于修淡淡的说道:“这小山村还算是好的,因为这十五年来我经常带人回访,所以,还算给我面子,从前是任何人只要闯进这里,基本上是有去无回。”

秦沐点头,有几分明白,这就类似于某些封闭的远古部落,一致对外。

因为老队长的重视,即便在他死后,于修都认真的执行着从前老队长所留下命令,每个月都会派人过来观察,宁家倒了之后,先前那批仆人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或许是已经死了,或许是已经逃了,可很奇怪的是,他们的后人,却坚定的留了下来,也不顾宁家倒了之后,那万顷之地的奇怪。

难道他们就不觉得害怕么?

不过,宁家若是精通阴阳,作为他们的仆人,也不会差到哪去,自然不会惧怕那些莫名其妙的火。

几人聊着天,丝毫不顾及山村里的其他人对他们的窥伺,开始的时候,只是几个小孩子在一旁观看,后来见几人聊得高兴,又没有人阻拦他们,便胆子大了起来,不多时,一个面色红润的小孩子便站在几人面前,胡乱的做着鬼脸。

“小兔崽子!”于南看着生气,站起来撸着袖子就呵斥,那小孩也不畏惧,相反还说了几句秦沐都听不懂的话,只见于南更为愤怒。

“他说什么了?”秦沐在宁城所待的时间虽然长,可重华从来不会对他说宁城方言。

“骂他呢,看他那怂样,你小孩子都搞不定。凶什么凶哦。”于修笑着说两句,便朝着那小孩子走去。

秦沐坐在槐树底下看着两个不着调的人跟着一个小孩子置气,笑了笑,转头朝着一边的和尚说道:“这里你怎么看?”

“还不错。”和尚看了看周围,斟酌的说道:“总觉着这个村子的各种摆放和房屋的走向,有点门道。”

“嗯。”秦沐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并没有做过多的反应,只听得于修那边,先前那个小孩子开始的时候还跟于修和于南嬉戏着玩耍,可当于南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之后,那孩子就好似吃了火药一般,面色狰狞的说了一句话,于修便突然倒在地上。

秦沐先前都在跟和尚闲聊,或者四处张望着发呆,压根没注意这茬,等他看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于修倒下的背影。

“怎么了?”秦沐一个猛起身,而和尚则是已经窜出去了,秦沐则因为起身太猛,而刚才又将所有灵力全部放出去,故而有些头晕,两眼发黑的却下意识的找方向,等到眼前恢复正常的时候,和尚已经和于南张罗着将于修抬进屋去。

“秦沐,快看看怎么回事。”于南也慌了,他们在这山村里歇息,完全是看在于修的份上,若是于修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

秦沐恍若未闻,直到眼前的黑色全部褪去之后,才朝着房间奔了过去,那小孩子一直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看着秦沐,嘴里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一个单音,而就是这个单音,让秦沐满面煞气的停了下来。

因为这个是古神语当中的“死”字的发音。

“你……跟谁学的?”秦沐按捺着怒气,如果眼前不是一个稚童,而是一个成年人,秦沐断不会问这些事情,而是直接以雷霆手段出手,将对方诛杀于此。能说出“死”字的古神语发音的,除了巫祝这一方的,那就只有巫祝的敌人了。

“你会死在这里。”那小孩阴测测的说了一句话,所用的不是宁城的方言,秦沐听得一清二楚,正待发怒,却看见那小孩突然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先前的严肃和阴测测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牙关紧咬,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止。

先前还在围观的居民再次围了上来,秦沐一愣,看见孩子如此的神情连忙扑了上去,翻了翻眼皮,掐了掐脉搏,果然正如他所料,刚刚的话,还有那个古神语,都不是这个孩子发出的,刚刚,他是让脏东西上了身的。

究竟是谁?

能知道古神语的,通灵界是没几个,除了那无脸人,也就是重华,或者重华的侍灵们,能知道那古神语,可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上人身,就算重华隔着老远也可以,但是怎么会上别人身来诅咒秦沐?

一个大手将秦沐推开,力道之大推得秦沐一个踉跄,差点翻倒在地,一个面色黝黑的高瘦男人以老鹰护小鸡的模样,将秦沐死死的挡在外面,大声的冲着秦沐说着什么,除了几个词之外,秦沐是一句话都没听明白。

没办法,对方的话实在是太“土”了,要知道,南方皆是如此,别说每个市的人,相互见面的话,都不一定能听得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还不要说这种封闭的小山村,再加上秦沐平日里也用的是普通话,能听得懂对方说什么才叫奇怪了。

看着对面男人那一脸激愤的模样,秦沐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家伙在骂自己,看着那男人的模样,应该是那孩子的父亲。

那男人虽然瘦,可力气还不小,这一推之下让秦沐来了个腚蹲,疼的要命,再加上先前的灵力上的亏空,这一下差点让他起不来,可他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而是对着那个男人说道:“我可以让他恢复,我可以的……”

可是对方并不领情,一手托着自己的孩子,一手指着秦沐的鼻子破口大骂着,而秦沐则一脸的急切:“你不要总说我了,如果不及时的话……”秦沐的话只说了一半,因为一个打扮得如同一只火鸡般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高瘦男人的面前,秦沐因着对方的打扮而停止了言语。

那男人满头都是花色的羽毛,鼻子耳朵上都穿有铜环,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扎成两个小辫垂至腰间,他伸出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在那男孩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一下,那男孩便止住了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