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64无名山村

364无名山村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和尚那叫一个莫名其妙,奇怪这里十五年了都漆黑漆黑的有什么不对么?

“不是,你说话跟赵老实太像了。”于南说道,这和尚一开口,于南就发现他和赵老实是一路人,简单来说,就是都是二货。

于修则是认真的开车,省的看见一个坑就得掉进去,别说后面的于南了,就是这吉普车,都受不了颠簸,在颠下去,他们几个没什么事儿,赵老实就难说了。不然怎么秦沐都不放心的来一句巫歌。

“我也觉得像,等赵老实好了,你们一定是哥俩好。”于修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加快了速度,早就饱受颠簸的于南差点吐了出来,朝着窗外一张望,发现外面的黑色物体已经渐渐的减少,路面平整许多,心头的那种压抑之感,便减少了许多。

“这大火是十五年前烧的,可是。”于修顿了一下,慢慢的说道:“只是你们还不知道,这里的大火每到十五年前那天大火烧起的那天就会重燃。”

“什么?”

“不会吧?”

就秦沐一个人惊讶也就算了,跟着于南也来了一句,而和尚听闻此事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眉头紧锁,不再言语。

“秦沐疑惑就罢了,你丫的凑什么热闹。”于修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这不是宁城众人皆知的么,不然你以为,宁家占地万顷,为何倒了以后都没人敢在这里居住?换成你,你愿意住在一个没事就着火的地儿么?”

于南闭了嘴,看着周围的断壁残垣,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宁家那么有钱,倒了以后,没人来寻宝么?”

“出息了。”于修笑道:“难得你能想起这个,不过有你这想法的多了去了,可是这里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十五年前什么样,十五年后依旧什么样,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为什么?”说话的不是于南,而是秦沐。

“所有来过这里寻宝的人都说看见了鬼,全部都疯了,渐渐的,这里也便没了人烟,你也知道的,东郊这里,除了几个化工厂,没人敢来这里。”于修淡淡的说道。

“这不是秦大夫的老本行么?”于南哈哈一笑:“小意思小意思。”

于修看了秦沐一眼,这货只是看着周围的景色,没有言语。

这是一块阴地,其实从车子一进入这里的时候,秦沐就已经发现了,很是奇怪,既然宁家当年富可敌国,可为何在选址的时候选这么一块地方,难道当时就没有算命先生么。

秦沐一出神便半天都不理人,一时间车内也就安静下来,索性现在的路已经不及先前那样颠簸,过了不久,于南竟然还在后面打起了呼噜。

“到了。”不知是过了多久,一车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忽听得于修说了一句,秦沐睁开眼睛,打起精神,举目望去,先入眼的是一派的苍翠,然后,才看见众多人头攒动,有老人,更多的则是孩子,站在车窗外,均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车内。

这里,竟然是一个小山村。

早就预想到于修的藏身之处很可能是某个小山村里面,没想到还真是,一路上七拐八绕的,甚至还要经过宁家那块阴地,简直是渗人。秦沐忽然想到,这村子若是只有这么一条路通往县城,那么村里每个人出门的时候都会经过宁家那块地,那该得有多膈应啊。

于修所停车的地方有一颗大槐树,故而秦沐一醒来一睁眼看见的便是苍翠的树木,这大槐树看上去有几百年的历史,秦沐一下车便围着它转了一圈,估摸着大概有三人合抱那么粗,而且看上去还郁郁葱葱,实在是不易。

下了车,周围的乡亲们一直在围着吉普车转悠,于修直接下车嚎了一嗓子,一个满脸比于修还要黑的汉子从土墙所做的矮房里出来,与于南一个抬头一个抬脚,两人哼哧哼哧就将赵老实抬进了屋。

秦沐绕了那大树三圈,突然莫名的笑了,一旁还在东张西望的和尚一脸的莫名其妙。

“安排妥当了,您是不是现在就……”于南从房间里冲出来,不知不觉的加了敬语,听得秦沐一愣一愣,他的脑中还在大槐树身上徘徊,忽听得于南这么一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愣愣的跟着于南进了屋,可是脑中还没回神。

一个简易的床上,赵老实被平放在那床上,瞅着那床的细腿,怎么都感觉随时都要跨的样子,而赵老实因为身材高大,所以两只脚都耷拉在外面,秦沐这才回过神,将于南和脸色黝黑的汉子都请出了屋。

“这……”于南被一脸委屈的关在门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秦沐就把他给赶出来了。

“这位大夫难道不需要别人帮忙的么?”脸色黝黑的汉子说道。

于南点了点头,发现于修还在吉普车里忙活,连忙走了过去,刚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一脸疑惑的对那汉子说道:“为什么你要说普通话?”

“什么?”对方不解,不知道为何于南会纠结这个问题。

“宁城属于南方,南方的小山村里,不是应该说方言么?”于南皱着眉头,一路来他们都是说方言的,只有秦沐,大概是在外面的大城市待得比较久,偶尔也会冒出几句普通话,他们几个也都习惯了,可是突然听到纯正的一个字都不差的普通话,还是有些不习惯。

“我当是什么呢,”那汉子笑了,露出一口白牙:“不就这破事么,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额……”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我……用你们这边的话,是招郎。”

于南缄口不语,这种事情,已经成了宁城的一个习俗,大多数人已经司空见惯了,不过自然新郎官对于这种事情还是难以启齿的,再想想这么个封闭的小山村,于修竟然能够找到这里,并且住宿下来,总好过先前他和于修睡在车里……

这么一磨叨,于南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招郎,远远的看着那汉子自来熟的跟于修一起忙活,暗忖道,别想蒙骗聪明绝顶的于南,指不定那汉子,就是于修的线人。

=============今天似乎更的晚了些,唔,比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