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63宁家

363宁家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和尚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在此时的车内显得格外的明显,和尚红了脸,在看到旁边于南一脸笑意的时候嘟囔一句:“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容易么。”

于修看了秦沐一眼,知道这和尚是与秦沐一起的,若是和尚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那么秦沐也一样,纵使他没有及时的给予赵老实治疗又如何?就冲他这份心思,自己都不能怪罪他,都是人,谁没有忙昏了忘记了的时候?

对于秦沐所说,为了给赵老实一个教训,于修也甚为同意,赵老实就是喜欢什么破事都自己扛,也不看自己扛不扛的住,受点教训也是好的,省的以后一天到晚个人英雄主义爆棚,就知道胡闹,一看就知道电视看多了的。

“一会到我的住处吃好的,这几天都在外面吃的野味,还真没想到,宁城的野味还蛮多的。”于修轻松的说道,车子的行驶速度也加快了些,只是周围还是一派的荒无人烟,别特么的说人了,就是人种的地都没看见块,不是于修提醒,秦沐还真没发现,宁城竟然还有这样荒凉的地方。

宁城属于南方,很多树木会在冬日的时候也郁郁葱葱的,南方的天气是湿冷的,对人来说那是最为难受的日子,可是植物却能很好的生存下来,所以南方的冬天,会很少看见一整片一整片的荒芜的草地,总会有那么一两株长青的植物,兀自郁郁葱葱着。

“宁城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秦沐左右张望着,瞅着外面越来越荒芜的场景竟然有烧焦的痕迹,心头有些疑惑,可随着车子的行驶,他发现这些荒芜的草地上,干枯的地方,甚至还有烧焦的痕迹。

本想着或许是某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见这里的草地是一派的荒芜,起了性子,一把火点了,就形成这幅摸样,有孩子点火,也便说明这附近有人家了。

只是却不是秦沐想的这样,随着周围渐渐焦黑的土地,在车子的行驶下,渐渐的,焦黑的土地越来越多,甚至周围都开始不那么的平坦,一些大型的,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随意的丢在路边,全部都烧得漆黑,根本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周围怎么……”秦沐刚刚说了一句,后面的于南便叹了口气。

秦沐回过头诧异的看了于南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丫的还有叹气的时候?

“这里……大概是十五年前的时候,起了场大火,所以就荒芜下来了。”于修没好气的笑了笑,对秦沐说道:“这里,怕是知道点的,都会叹气的,只是我也是第一次听见于南叹气,很少见了。”

“嗯嗯。”秦沐忍不住想笑,自从烈扬那次,他还没见过于南愁眉苦脸的,对着一片黑色的焦土,而且是与自身无关的,他还能那么唉声叹气的,当真是稀奇。

“你俩懂个屁!”被一车上两个人笑,再加上旁边一个探头探脑的和尚,于南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激动的吼了一句,这个时候正好车子经过一个大坑,坐在后面的于南被颠了一下,火气更大了:“若是这块地方还在,宁城怎么可能还是那么个鸟样!妈蛋……”

“他火气怎么这么大?”秦沐是莫名其妙,于南的火气来的有些怪。

“他就是那样。”于修忍不住道:“东想西想的,想要发财,他也不想想,十五年前若是宁家还在,也不干他什么事儿啊,十五年前,你丫的还在路边挖泥巴呢。”

“宁家?”秦沐一愣,宁城县志秦沐倒是瞅过几眼,这宁城之所以为这个名,倒不是取什么宁静祥和之意,而是因为宁城,曾经出了个宁家。

与司空家一样,都是宁城的百年望族,可是在年份上,司空家和宁家可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只是宁家在政治的道路上没有司空家拓的那么宽,宁家走的是商路,尤其是在明清之时,宁家可谓是江南一霸,宁城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改名为宁城。

只是后来宁家行事颇为低调,到了民国时期,就是宁城人,都不一定能记起宁家这么个人家来。

但是宁家在宁城的东郊,占地万顷,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宁家,略有耳闻,可后来为何没落了?”秦沐忍不住问了一句。

“好像是因为家族内乱吧。”于修语焉不详的回答一句,十五年前,他还没做警察呢,秦沐那问题问得可真够水准,他也只是耳闻而已,宁家在宁城,是一个谜,纵使宁城是宁家的发源地。

此时外面的路已经很是颠簸,时不时的来一下,秦沐倒好,后面的于南和和尚是苦不堪言,尤其是于南,还要分心照顾着赵老实。秦沐回头,看了赵老实一眼,口里发出一阵莫名的乐音。

这是一种疗伤的乐音,只是这个与恢复的巫歌相比,只能起到一种暂时缓解疼痛的作用,在古代的时候,常常用这样的手段,其实这一段音色,也是恢复巫歌当中的一小段,有很轻微的疗伤作用。

如果说恢复巫歌是一剂救命的良药的话,那么这一段音色,可以算作是疗伤止痛的创口贴。

在秦沐吟唱完一小段音色之后,于南突然觉得,赵老实原本淡到快要忽略的呼吸声,似乎加重了一些,苍白的脸上也恢复了些许的红润。

“这是……”于南愣愣的看着秦沐。

“嗯,让你抱着不那么累。”秦沐说了一句,转头看向周围那些荒芜的地上焦黑的土,偶尔还有些断壁残垣,都是漆黑的,可想到十五年前的大火,是如此的轰轰烈烈。

和尚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他知道秦沐的医术断然是没有错的,瞅着窗外那些焦黑的土还是觉得怪异,周围荒无人烟,而他们竟然在这断壁残垣上面行走,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这里都烧了十五年了,怎么还漆黑漆黑的。”和尚一开口,连于修这个专心开车的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于南更是眼冒精光。

=======================两眼放光,世界杯的帅哥可真是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