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62吹牛

362吹牛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一愣,瞅着于修一脸的苦涩和心酸不像是做假,大吃一惊之后满腔都是怒火:“什么时候的事情?”

“还记不记得那天跟你吃饭,我半路回去的事情,”于修一脸的痛苦变成了平静,还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咬牙切齿的说道:“就在那天。”

“为什么?”秦沐愣了,于修虽说有时候不够仔细,可到底还是个好警察,况且宁城在他的手里这么多年,也没出什么大案子,一直风平浪静,怎地好好的就停职了?

突然,秦沐掂了一下自己的背包,灵光一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难道是因为十年前的资料?”

和尚将赵老实小心翼翼的塞进车里,生怕碰坏了,要知道这厮的肋骨可还是没接着呢,只是让秦沐用白色的纱布缠了几圈,做了简单的处理。对于这样的情况,于南是得心应手,他坐在车里,将赵老实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扶好坐稳,和尚这才离了车。

“十年前的那份资料怎么了?”和尚莫名其妙,他发现自从他参合进这个事情之后,好像越来越复杂了,而他,从最开始的局外人,到最后参合了几下后,貌似还是一个局外人,从头到尾都在状况外。

“他们要我销毁,我一直都没有。”于修苦笑一声,突然一拳打在车盖上,发出“砰”的一声,听上去声音挺大,其实没用多大的力气,这车他自己估计也不舍得使劲捶,只是发泄一下怒气罢了。“不过现在,肯定是没有了。”

“赵老实出来的时候把资料全部给了我。”秦沐掂掂身后的背包,于修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原来在你手上,怎么会在你手上?”于修连续两个问题,看了一眼车上昏迷过去的赵老实有些恍然。

“他也被停职了,整个警局现在是天翻地覆。”于修提到这个,脸色有些暗淡,多年都没有抽烟的习惯的他,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芙蓉”,这是小商店里两块钱一包的那种,很显然这厮因着平日里不抽烟,而随便在路边的小店里买来的。

因为压抑着愤怒,于修的双手一直都在颤抖,颤抖着双手给自己的烟点火的时候,因为抖动,好几次都没点着。

“谢谢。”在秦沐伸手帮了一把之后,于修终于如愿以偿的吸了烟,狠狠的一口,仿佛那烟瞬间都短了一截,“现在警局里,就剩下古永没被换掉,其他的,都换成了李文华的人,李文华接手了我的位子,而我停职查办。”

“没有任何理由?”秦沐忍不住散发着怒气。

“能有什么理由?”于修反问一句:“本来局长还想拦住,可对方说了,谁阻拦谁就是连坐制度,一个小县城的公安局,一共就那么点人,少个把两个能看得出什么。”

“这几天过的很累。”于修脑袋上的那团头发乱糟糟的,还覆着白灰,也不知道在哪里拱过了的。从他那造型秦沐便可以略知一二,可没想到会这样惨。

“你是警察,你就算停职了,能拿你怎么办?”秦沐笑着安慰道,可这话就是他说完,都觉得不对劲,看着一身破烂的于修,秦沐突然觉得,对方或许连杀死自己的本事都有。

“这就是例子。”于修没有说话,只是展示了一下全身上下的模样,抬头用墨镜看了看天空:“不早了,先找个地方落脚,赵老实耽误不得。”

和尚同赵老实他们挤在了后面,好在是个吉普,空间够大,而秦沐则沉默不语的让于修放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这周围一派的荒无人烟,让秦沐十分怀疑自己能到什么地方去。

“对于赵老实的伤,于南应该有办法。”于修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后座于南的惊呼,他看也没看这位表弟,道:“怎么?难道还有困难?”

“这……”于南脸色不好看,深知这位表哥的性子的他只得求救似的望着秦沐,只可惜秦沐是背对着他坐的,压根没看见这小眼神,咬了咬牙,只得实话实说:“他伤的太重,我怕会有什么后遗症。”

“那也是他的命。”于修闻言愣了好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

“我能治好他。”秦沐愣了愣,说道:“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让他得到教训,如果他不那么胡来,事情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秦沐实话实说,其实赵老实只要还有一口气,他都能救,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样子。

“我并不知道你们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抱歉。”秦沐有些黯然的说道。

于南还想说什么,当秦沐说出这句话后,也只能闭上了嘴,淡淡的看着外面,像是在诉说一件跟他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一般,说道:“从表哥开始停职那天起,他就开始遇到各种奇怪的巧合,若不是反应够机警,恐怕现在你所看到的,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秦沐没有说话,眼里有压抑的愤怒。

于修发动了车子,苦笑一声说道:“不关秦沐的事情,不要这样说话,如果再过几天,估计凡是跟我有点交情的人,都会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意外,这就是对方对我的施压,不光是我,跟我要好的同事,朋友,都接连出现了意外,就比如于南,比如赵老实,而赵老实幸运的是,他能够遇见你,这是他的福分。”

于修这话说的没错,可于南还是对于秦沐明明能出手相救却将赵老实生生的拖到现在,显得有些不满:“这伤是拖不得的,万一以后赵老实有什么后遗症……”

这话威胁意味明显,秦沐淡淡的笑出了声,心情极好:“你放心,纵使他只剩下一口气,我都能让他活过来。”

“吹牛。”于南撇过脸去,忍不住说道,但想想那日在医院里秦沐对自己所使用的雷霆手段,又忍不住去相信,此时的车子已经发动起来,一时间车内的人缄默不语,彻底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