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51凶灵王

351凶灵王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开始的时候,阴阳鼎只是轻微的轰鸣,那是看见秦沐之后,所表达自己的愉悦心情,可在秦沐的抚摸下,这厮好像是越来越来劲,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就连撞在阴阳鼎里的符水都快要洒了出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不可理解,甚至秦沐的脑袋里都升起一个荒唐且无耻的念头,难道说这阴阳鼎在自己的抚摸下,高【潮了?

这个荒唐的念头刚出来,就让秦沐笑着否决了,为了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正想哈哈大笑的秦沐,一抬头便看见一个黑影朝着自己所在处奔了过来,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秦沐一看见,第一个反应便是什么鸟类或者石头之类的东西,连忙伸手去阻挡。

可听得“锵”的一声,似乎是金属轰鸣的声音,震得秦沐耳朵嗡嗡做响,然而并没有结束,紧接着这一声之后,又是连续五下的声音,直到最后一声,绵长而浑厚,震得秦沐浑身发冷。

他总算想起,这声音的由来了。

重华在建造这间歪歪扭扭的楼的时候,就在楼的底层和楼的墙壁上,都布下了严密的阵法,这也就是为何,整栋楼歪歪扭扭的原因之一,倒不是因为年久失修,相反,这楼是修成没多久的,每一块砖,每一块水泥里都蕴含着一个或者一串古神语。

在这样的阵法布置之下,墙壁就开始扭曲,这扭曲的程度跟密布的阵法是分不开的,纵横交错的阵法导致空间的扭曲,从而使得整栋楼从外观看来惨不忍睹,可秦沐却知道,这样的小楼才是最安全的。

要不然,就楼层的地下室内那帮正在修炼的,重华的十二大侍灵们和一堆小侍灵们,那帮妖怪鬼物的集合体,若是没了这小楼的阵法保护,早就引来无数同行的觊觎了。

小楼和阴阳鼎不同,阴阳鼎是左右的邪恶事物都无法靠近,管你是鬼物还是妖物,一旦靠近,一律诛杀,除非此物跟秦沐有莫大的关系,否则管你是来干嘛的,见一个灭一个。

而小楼则只针对于带有强大的伤害和对楼层中的人有敌意的物体进行防御,这就是为何当年的半脸人的几张破符能够进入楼层的原因,第一个是因为半脸人曾经和重华还是有那么点联系,还有一点就是伤害太低。

而此时所发出的金属般的轰鸣声,压根就不是阴阳鼎所发出的,而是小楼的防御系统已经启动。先前秦沐抚摸阴阳鼎而导致其颤动不已,一方面是因为阴阳鼎许久不见秦沐而兴奋,而另一方面,则是邪物靠近时候的示警。

秦沐抬起头来,只见那黑影执着的撞在出现在小楼外一两米处的地方,那里亮起一个类似于固若金汤的防护罩,那东西就在防护罩的外层孜孜不倦的撞击着。

想到小楼针对的条件,秦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东西,要么伤害极大要么对自己有敌意,可他最近除了招魂之外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难道是来找黑珍珠的麻烦的?

秦沐可从来没忘记地府那位大BOSS,若是他发了狠,直接将三千鬼将悉数调来,那他干脆敞开门迎接算了,不要浪费师父所布下的阵法。

不过此刻只有一个,秦沐有心调戏一番,伸手在阴阳鼎的符水上轻轻一引,一道符水顺着秦沐的手指从阴阳鼎里面延伸了出来,如同一根细细的线绳,迅速而快速的向着那黑影缠绕了过去。

只见那黑影直接无视秦沐,对秦沐所召唤过来的符水那是看都不看,态度嚣张到秦沐无语的地步,那条符水所形成的绳子很快的便缠绕住那黑影,并且越来越紧。

当符水一点点的将那东西束缚住之后,对方的真面目才显现出来,那是一个浑身发紫的人,嘴角和眼角都渗着血,身上无一处完好,全身都没有皮,而且裸露出来的红色肉,都是坑坑洼洼的,有些地方还有肉,有些地方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了,碎肉挂在胳膊上,很是随意,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掉落的样子。

所有出过血的伤口,周围都是一片紫色,从身形上应该是个男人,这个看不出年纪的男人此时全身都被秦沐的符水绳子缠了个结实,如同一个特大号的人形粽子,困得如此结实自然也就无法动弹,这家伙漂浮在半空中冲着秦沐不时的咧嘴威胁着。

原来是一只凶魂。

秦沐心不在焉,就一只凶魂而已,这也值得小楼的防御系统启动?这东西就是再厉害也没有伤害达到这么高吧?

就在秦沐还思索的时候,那凶魂面带不屑的看着秦沐,全身上下泛起火红色的光芒,甚至脚下还出现一个明显的光圈,身上的符水所就的绳子,也在一瞬间便全部挣脱,符水断开之后,竟像是在那家伙的满身红光上蒸发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秦沐险些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若是一只凶魂,秦沐连搭理的心情都没有,可是一直红光厉鬼,而且还是红光的厉鬼王呢?也就是红光凶灵王,也就是差一步便进入鬼将的红光厉鬼。

本身凶灵王差一步就直接进入鬼将,而鬼将也跟厉鬼一样,分四种品级,黄光,绿光,青光,红光,红光的鬼魂,是属于最凶的那种。

红光鬼将跟秦沐从半脸人手里弄来的那俩二货根本一个天上一个底下,如果说秦沐手里那两个鬼将牌里的鬼将是张牙舞爪的猫咪,而眼前这个绝对是只猛虎,而且还是一只饿极了的猛虎。

秦沐总算知道为何小楼的防御系统会启动了,这东西的伤害确实很大,起码是秦沐遇到过的,除了阎王之外最厉害的鬼,若是此时的秦沐在外面遇见这东西,估计只有丢盔弃甲逃跑的份。

符水所成就的符绳被那东西破坏掉之后,这玩意又化作了一团黑影,直直的朝着同一个地方的防御阵撞了过去,秦沐瞅着那面无表情孜孜不倦的撞防御阵的人一脑门的冷汗,因为他已经看到防御阵的边缘已经出现了裂痕。

秦沐一咬牙,双手一招,几道碗口粗细的符水从阴阳鼎之上升起来,阴阳鼎的符水一瞬间便少了一截,然而秦沐在召唤出了符水之后并没有直接朝着对方丢过去,而是将这些符水召唤成柱之后,放在眼前精心的雕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