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50轰鸣

350轰鸣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微薄大概叙述了一下当年的事情。

跟徐薇薇所描绘的差不多,只是这个人竟然有一张那八男三女的照片,似乎是贴在墙上被人拍摄下来的,有强烈的反光,有些人的脸孔看得并不清楚,据说这张照片是这伙人在金色年华吃饭的时候所拍摄下来的合影,被他们挂在这墙上做纪念,这东西的原版只有当年的警察有所收录,而他这里这份,则是有人在墙壁上拍下来的。

八男三女看上去都很稚嫩,可谁曾想到,他们是一群嗜血残暴的孩子们呢?那死于八男三女一群人殴打之中的宁志国何其无辜?最后人在医院失踪,到一个星期前竟然莫名其妙死去,究竟是谁做的,凶手到底是谁?

最奇怪的是,这凶手对外宣称是十年都未找到,而于修虽说锁定了任其,却迟迟未曾动手,大抵是没有充足的证据。

想到那个任其,秦沐有些按捺不住,要知道,一个通灵者若是知晓一个人的名字,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名字,是一个人维系一身的东西,名字不仅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生,而且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一个好的名字在对人的未来,后代,都有很深刻久远的影响,而通灵者一旦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可以通过命令言灵,逼迫对方做下一些通灵者想要做的事情。

只是这样,是违反通灵者的法则的。

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这样做,本身通灵者对凡人出手便会遭天谴,不然通灵者何苦只剩下这么点人,若早对普通人类出手的话,根本不会这样,有多少通灵者守着这条法则,却被普通人类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害死?秦沐虽然性子和软,可要是这些普通人将爪子伸向他的话,那什么通灵者合约,早就让秦沐忘得一干二净了。

正当秦沐为这些事情想得青筋直冒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秦沐点开接听,只听得于修急急火火的声音传来:“那个……那个任其也只是猜测……你别冲动啊,别自己去找那个任其,听话啊……我最近有点事要处理,有什么事情打电话或者找赵老实吧。”

秦沐听得一阵苦笑,敢情这厮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听到是任其便按捺不住想要动手了。

但是于修的语气很奇怪,像是安慰小孩子,而且他的那边很是嘈杂,很奇怪这货在什么地方给自己打电话的,吵得不得了,仿佛有几百号人同时在那边讲话似的。

“这个阳光男孩是谁?为何会有当年的照片?”小升在瞅了老半天之后,问出这样一个关键问题。

“这……看看照片不就知道了。我找找。”秦沐接过话头,点开查询,却发现此人的个人资料那叫一个干净,连根毛都没有。

金色年华已经关门,现在的金色年华的位置上,还是开着一个小饭馆,不过这个饭馆的规模跟当初的金色年华可是差远了,这小饭馆也不过是将当年金色年华的一楼包下来而已,规模并不大,而且只做早餐。

秦沐是毫无头绪。

“再进行一次招魂看看?”秦沐尝试着问了一句。

红莲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你丫的是不是想死啊?”

“不是,这次我们有防备一点,只要找到那人的所在处就可以了,你给我护法?”秦沐笑着说道:“再说还有小升。”

“我……我帮不上什么忙的。”小升突然被点名,脸色通红的说道,自己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吗?

“若是我受伤了,你可以帮我疗伤。”秦沐理所当然的说道。

小升红了脸,红莲突然炸了毛,疾言厉色的说道:“你丫的想都别想,我不会给你护法,小升也不会给你治疗,你自己看着办!”

“不是吧大姐,”秦沐的如意算盘没打成,苦着个脸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绝情,我可是重华的徒弟呢……”这绝对是秦沐第一回对着红莲撒娇,奈何对方一脸的冷漠,完全不领情。

“就因为你是重华的徒弟我才不愿意。”红莲语重心长的说道:“算了吧,放手吧,这事儿不是你能管的,就是你师父在都很棘手,你怎么就那么倔强呢?你不要忘了,第十五代巫祝可就你一个,万一你特么的出个三长两短,老娘怎么跟重华交代……”红莲姐姐的劲头上来了,看样子不说上个两天三夜是不可能结束的。

红莲兀自说着,却却没有发现秦沐已经偷偷摸摸的开始逃跑了,本来一本经一本帐的掰着手指头算的红莲,突然抬起头,便发现当事人已经溜到楼梯口了,顿时急了,道:“哎……老娘话还没说完呢!跑什么跑!”

红莲叉这个腰如同泼妇骂街一样站在楼梯口,而秦沐则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摆摆手,不想听红莲继续说教,只想好好休息。红莲看着秦沐的背影欲言又止。

小升轻轻的说道:“红莲姐姐,与其阻拦,还不如就让他招魂,在咱俩的帮助下胜算也大一些,这样阻拦,就不怕秦沐铤而走险偷偷的来么?”

红莲一愣,看着秦沐上楼的背影,眼神颇有些复杂,然而不消一会儿,就变成了阴狠:“这王八蛋要是敢偷偷的来,老娘剁了他!”

小升:“……”

躺在床上,秦沐翻来翻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也不想想平日里都是转钟十二点左右才睡着的,一旦生物钟已经形成了习惯,那么这个习惯必定难以改变,再加上心事重重,能睡着才奇怪了。

在床上翻了老半天,最后干脆下了床,径直的跑到阴阳鼎的所在处,死死的盯着那阴阳鼎中的符水,一言不发。

阴阳鼎发出轻微的嗡嗡的声音,它已经很久没看见这个主人了,每回都是那只狐狸来照看它,虽然那狐狸也是这主人的侍灵,可终究是妖……

秦沐听到阴阳鼎的轰鸣声,好笑的抚摸着阴阳鼎的边缘,这东西也是当年重华莫名其妙的塞给他的,说是这玩意只有他能用,可到现在,他除了发现这东西可以装符水,并且能保证符水效果更长久之外,就没发现有什么不同了。

阴阳鼎在秦沐的抚摸下,轰鸣声显得更大了,秦沐知道这家伙又在耍小孩子脾气,只是随手摸摸他,没想到摸着摸着轰鸣声音却是越来越大,连装在里面的符水都开始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秦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阴阳鼎,一脸的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