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48妈蛋!

348妈蛋!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十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小警察。”于修苦笑了一声,端着杯子的手指了指旁边的赵老实:“就像旁边的那位一样,那个时候,大队长是刘队长,早就退休了的,就是公安局不久前死去的那一位。”

“那个刘队?”秦沐大吃一惊,这人他也略有耳闻,大概是一个星期前的样子,刘队算是公安局的老人了,即便是退休之后,很多人一提到他都要竖着大拇指,像秦沐这种多年的小透明,当然对这么个厉害人物不是很了解,关键是他死的时候,有两件大事,值得注意。

第一,刘队死的那天,正好是他出生的那天,即忌日便是生日。

第二,在刘队死去的那天,位于公安局主楼的最顶层的机房里面二十多台电脑,被晴空里的一道霹雳击中,而起了大火,若不是救援及时,恐怕还要出人命,只是电脑全部报废,宁城也因为拿到晴空霹雳,足足下了将近一个多星期的雨,那道突如其来的大雨,似乎是在为他送行。

据说忌日与生日在同一天的,可以不用经过六道轮回,连地府的日常过问都免去了,直接插队到孟婆面前,进行投胎,而且忌日与生日在同一天的人,死后对后代的护荫是极大的,后人有众多的好处。

这种人极少,纵使有,也是生前做尽了善事和好事才导致这样,这位刘队纵使秦沐没有见过其人,也大概能猜的出其行事风格。

只是十年前,于修是跟着刘队的,可为何还是造成了这样的十年悬案?

等等,一个星期前?

秦沐灵光一闪,连忙问道:“刘队死去的那天,可是11月2日?”

“你怎么知道?”于修反问了一句,随即又笑笑,这件事情因为刘队死的时候那些异兆,而传得沸沸扬扬,只得苦笑说道:“是11月2日下午走的,那天机房也烧了。”

“我略有耳闻。”秦沐淡然的说道,可谁都不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掀起惊天骇浪,这天正好是宁志国那可怜的人逝去的一天,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关联,纵使现在看来只是巧合,可秦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个案子是你全权负责,还是刘队也有插手。”秦沐凝重的问道,若是刘队真如传言中的刚正不阿,这种事情,在他手上,应该不至于成为一个十年悬案才是。

“刘队负责,我打下手。”于修知道秦沐在想什么,来问这个案子的,都是关心为何是十年悬案,为了刘队的荣誉,他不得不解释一通:“这是刘队手里唯一一个十年悬案,在这不久之后他就提前退休了,理由是身体不行,可我觉得他还是身强力壮,只是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为何变成悬案了?”秦沐紧盯着于修,说道:“我可不会相信什么宁志国找不到了,任何事情,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你说的不错。”于修苦笑一声,“那个时候,我们确实找到了宁志国的下落,只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在就此作罢。”

“军方?”秦沐满面愤怒。

“而且是首都那边的人。”于修淡定的喝了一口酒,一脸悠哉。

秦沐惊了,霍然起身,望着于修,周围的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都张望着朝着这边看来,赵老实连忙掩饰,撸着袖子抄起桌子上的啤酒就迎了上去:“来来来,喝酒喝酒。”

原来是喝大了,还以为要打起来了,众人都觉得无趣,转过头去,在大排档,偶尔看见两方人马不要命的掐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众人该吃吃该喝喝该聊聊,也不再注意秦沐这边。

秦沐让赵老实稀里糊涂的拉回了位子,还没等赵老实多说一句什么,只听得秦沐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人是不是当年八男三女的其中一个?”

于修有些不明白为何秦沐会有这样大的反应,有些发愣,可对于秦沐的问题还是很快的回答了,好不思索的点了点头,“是。”

“哪一个?”

“任其。”于修顺口答道,说完才发觉对方的怒气似乎一直在飙升,连忙说道:“你可别冲动,那任其自个儿不咋地,可有个好爷爷,在军方属于元老级别的人物,前些日子打电话来的是任其的老子,口气那个蛮横,非要老子销毁当年的卷宗。”

“那你销毁了么?”秦沐听闻于修连粗口都说出来了,说明这货已经窝火。

“我为什么要销?”于修冷笑着反问了一句:“他以为他首都军方的人就了不起了?宁城是什么地方?山高皇帝远,老子就是地头蛇,怎么地?特么的他有能耐他就来跟老子干,老子不虚他!”

“说的好!”赵老实连忙鼓掌,跟个二货似的。

秦沐这才发现,一直被晾在一旁的赵老实因为太寂寞,面前已经有三四个啤酒瓶了,这厮喝得脸上通红,摇摇晃晃,似乎已经醉了。

大排档始终很热闹,不过赵老实这啪啪啪的拍巴掌声音还是比较惹人注目,况且三人正好坐在大排档的正中央,正是来来往往之人所关注的地方,所以一时间人们的声音都小了下去,一眨不眨的看着中间兀自兴奋的赵老实,瞅着他那发酒疯的模样,都笑而不语。

大排档的老板风风火火的跑来,却见赵老实因为拍得巴掌有些疼,而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这……”那老板似乎还想说什么,让于修那满脸阴鸷的眼睛一瞪,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要这桌子人不打起来就好了,抱着这么一个想法,瞅了于修一眼,语速奇快的说道:“先生要加饭吗?”

不过还没等于修回答,那老板便一手抄起饭盆,以光的速度离开现场。

此时只听得于修的电话响起,他倒是没喝多少酒,还算是神智清醒的,只是人喝了酒,话就比较多,当初藏在心底那些话很可能会因为喝酒了而悉数吐了出来。

“喂?”见是一个陌生的短号,于修想想可能是哪个小警察,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可没想到听着听着于修突然站了起来,捏着话筒手上的青筋暴露:“什么?你丫的有种再说一遍?喂?喂?喂??”

于修一把将电话摔在桌子上,气急败坏的说道:“妈蛋。”

===============恳请读者大大多来电脑网站17K,多多订阅,幽幽的全勤就靠你们了,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