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20婴儿坟

320婴儿坟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正待秦沐要回答的时候,红莲一扫房间之中景象,皱着眉头说道:“这房子里面死过人了?这样大的怨气。”

秦沐苦笑,死倒是死过人,而且是刚刚死过人,不过昨晚秦沐强撑着已经对那女人的尸体和灵魂做了简单的处理,至少现在这个时候,魂魄已经到了地府,其实不用红莲提醒,秦沐也发觉了,这屋子里的怨气的确过大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秦沐很是疑惑为何红莲会到这儿,问道:“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只带个小白……我怕出事,所以过来看看……”说到这里,红莲扫视了一下房间,疑惑的问道:“对了,小白人呢?”

秦沐突然间明白了自己那怪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在红莲进门之前,秦沐就一直觉得这房间有些怪异,除却那些怨气后,总觉得好像少做了什么事情,这种不安的感觉一直充斥着秦沐的胸膛,果然,在红莲提及小白的时候,秦沐这才明白,这种不安源自于哪里。

见到秦沐沉默的样子,红莲连声问道:“小白呢?嗯?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发呆了好么?”以为秦沐又开始神游,红莲无可奈何的说道。

秦沐皱着眉头:“昨晚的时候还看见她,可今儿一早便不见了。”秦沐闭上眼睛,开始用灵力扫荡整个房子,如果一间间屋子的去找的话,还是有些困难,这房子比起当初林港生的复杂了不少,就秦沐一个路痴再加上红莲这个路盲,若真开始寻找,估计是有去无回,迷路一整天。

不知道富人为何要把自己的窝修成这个样子,难道就不觉得头晕么?好在秦沐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青涩小子,他的灵力储量还算是比较足的,这个房子一共五层,上上下下,均扫视了个遍。

“如何?”红莲深知秦沐在干什么,连忙问道。

秦沐摇摇头,脸上皆是怪异的神色。

“怎么可能?小白是你的侍灵,她身上与你有特殊的联系,只是这样都找不到么?”红莲一脸的郁闷:“纵使小白什么都不会,可你这主人也实在是太不负责了。”

秦沐皱着眉头,实质上心底还是能联系到小白的,只是呼唤了以后并没有接到小白的回答,倒是远在花街的小升听到秦沐的呼唤,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

司空文征就不要说了,离得太远,根本感觉不到。

主人和侍灵就是这样,只要距离不太远,就能够感应到对方,甚至可以在心底对话,显然小白并没有离开得太远,但是秦沐没有把握这家伙还在不在别墅内。

“对了,地底下有没有探寻?”红莲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地底下?很是疑惑为何红莲会想到这个,但是一仔细想,就连自家都还有个小房间专门设在地下,用来放置重华的侍灵呢,还别说这样大的别墅了,虽然这别墅的占地够广,房间够多,但也保不齐主人家是个闲的,还设立一个地下室用来存放杂物。

事实上证明红莲到底还是活得久一些,有些事情比起秦沐这个愣头青要好了许多,纵使不了解事情的始末,可大概还是清楚的。

果然,秦沐用灵力搜寻了一遍地下之后,惊讶的发现小白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客房底下,先不说小白独自去那干嘛,可单单就她是怎么进去的,已经是个谜,整个房子都让秦沐从头到尾再次查了一遍之后,秦沐的神色很古怪。

“有结果了?”看着秦沐的表情,红莲就知道了个大概。

“嗯。”秦沐点了点头。

“如何?”红莲想肯定一下自己的猜测,风情万种的问道。

“找是找到了,可问题是没找到入口。”秦沐神色依旧古怪,他想不明白小白只是睡了一个晚上,怎么就跑到那么奇怪的地方去了,话说,地底下缺氧不?

正当秦沐为小白而担心的时候,红莲倒是笑了:“那就好办了,在什么地方?”

秦沐直接领着红莲到了那天所住的客房当中。

“就是这里。”秦沐郁闷的说道:“这房间是郑淑芬提供的,说是客房,我住了一个晚上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红莲左摸摸又看看,又问了小白的床铺位置,她仰面栽倒在床上,那床十分的柔软,几乎将红莲整个陷进去。

但是红莲并没有在那床上躺很久,她抱着被子一副焉了吧唧的模样,躺在床上翻了个滚,似乎是什么东西让她给碰到了,发出类似于“咔擦”之类的声音。

还没等秦沐反应过来,红莲所躺着的那张床发出愉快的轰鸣声,在秦沐瞪圆了的眼中,红莲姐姐带着被子和床单,直直的朝着突兀的从床上生出来的巨大裂口坠落下去。

“你大爷——”带着这句的回音,整个房间不断的响起红莲宝贝的骂人声,可是红莲姐姐还是随着被单一起消失在秦沐的视线里。

秦沐终于明白,这小白是如何掉落到底下去的,当即也不敢怠慢,连忙跑到那床上,摸了老半天才摸到了类似于电灯开关的一个东西,在秦沐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床上的裂缝再次出现,秦沐毫无悬念的开始下坠。

从那坠落的时间来看,这么坠落下来,不是应该摔死的么?

反正秦沐是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何在自家中开辟这么一个怪玩意。

似乎是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秦沐只觉得掉落在一片柔软当中,心里恐慌一阵,完、蛋、了。

只是秦沐回头一看,有些傻眼,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一头扎在红莲的身上,当背后的触感是如此柔软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是这个样子的。

没想到底下竟然是一堆……柔软的骨头。

这些骨头看上去很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竟然是那样的小。

“这个,是什么东西……”秦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身旁响起了红莲咬牙切齿的声音:“这个是婴儿的骨骸,这底下竟然是一个婴儿坟堆。

有谁会在自家的宝库中藏着些许小孩子的骨骸,这简直就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