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305哇凉哇凉

305哇凉哇凉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言情穿越,你只来+

话说那蓝光溢满整个房间的时候离着最近的秦沐只得闭上眼睛阻挡可依旧沒有什么效果他可算是明白为何那么多通灵者召唤都能失败了在那蓝光一点点的变大的时候秦沐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能量正一点点的增强还以为对方就会从那蓝光里出来的时候沒想到那蓝光竟然如此刺眼秦沐不得不闭上双眼却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而且在周围能量肆虐的时候秦沐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那蓝色光点逐渐传来的吸力仿佛对方的灵魂就在眼前

可周围的空气竟然越来越稀薄那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掐着秦沐的脖子似的待秦沐眯着眼看了一眼对面的蓝色光点似乎在一片绚烂的蓝色中看到了一个狰狞的鬼头冲他笑了一下

秦沐还沒闹明白这狰狞的鬼头是什么意思只见眼前是越来越黑越来越黑直到什么都看不见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仿佛所有的空气都变得若有若无秦沐不得不用自己的双手在空气中毫无知觉的胡乱抓着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浮浮沉沉好像从踩在云端中一样那种感觉似乎还……挺好

像是全身都放松了似的软绵绵得使不上一丝力气明明知道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却无法自拔的沉溺其中甚至还觉得美好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开始的时候秦沐还能沉浸在这等美好当中可后来随着周围的空气真的变得越来越稀薄的时候秦沐不得不再次乱抓了起来似乎是一个柔软滑嫩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中另外额头也感觉到一震清凉秦沐努力的睁着眼睛却听到头顶上温柔的一声:“你来了”

秦沐这才努力的瞪大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再次回到了那个湖心小岛半个身子浸泡在水边手脚上还缠着水草

似乎要证明这里不是梦境秦沐怔怔的将手中的水草放在嘴里苦涩的味道传来“呸”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水草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对面的人儿说了两次话秦沐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她的身上那是一袭淑女裙的黑珍珠看到她秦沐的脑袋里有些迷糊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衰神搞定了沒有”

“衰神”对面的人儿略微惊讶张着小嘴问道:“你遇上那家伙了”

秦沐心说你丫的这是装的什么蒜可他不得不承认那黑珍珠轻启小嘴的样子确实蛮迷人的不过这个时候不应该沉溺在这里他只是招魂为何在此回到这里

“你是知道的就是那个小绿人怎么样了”头一回秦沐看着黑珍珠的时候竟然会脸红从前黑珍珠总是穿着黑色的小皮裙躺在床上诱惑他除非对方实在是撩拨得秦沐心痒否则就是黑珍珠张着嘴一天秦沐也不会滋生出她很漂亮这种感觉莫非是召唤的时候撞到脑袋连性子都变了

“那个只是还处于封印中的不要紧外面怎么样了”黑珍珠连忙问道看样子对外面的世界很是向往

只是秦沐沒有回答她的话他总觉得眼前这个黑珍珠特别的怪异好像……好像很久沒看到他一般甩甩头上的水珠环顾了一下四周秦沐愣愣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你的记忆”黑珍珠说话的时候很是飘渺眼神纵使定定的看着远方某个不存在的地方

“啥”秦沐显然听懵了顺口问了一句便偏着头死命的将耳朵里面的水给拍出来特么的他是不是听错了还是不小心掉水里弄傻了竟然说什么记忆

“这里是你的记忆里”那黑珍珠怕秦沐听不懂还专门说了一遍:“你的记忆里”

“我的记忆里可沒有这么个地方”望着周围都是青色的湖水这湖心小岛还别说位置恰到好处风景也算是迷人

“这里就是你的记忆的地方难道你不觉得熟悉吗”黑珍珠慢悠悠的活到被她抱着的小白懒洋洋的看了一眼一进来就咋咋呼呼的老男人心里颇为不满这人身上法力低微真不知道三天两头的主人把这样的人召回空间来做什么不能吃不能喝还得当祖宗一样供着他容易嘛

秦沐哭笑不得的开始观察周围的风景似乎记忆里还有着这么一个地方只是这地方离这里可远了为何召鬼召不成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

可当他还沒来得及问淑女版的黑珍珠的时候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仿佛什么东西都开始消失周围的景色全部都花掉了唯有妻子的脸还印在脑海里告诉他不要担心她

“走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只感觉到胸口似乎被一根芊芊玉指点了一下秦沐就感觉到周围天旋地转包括坐车他都不记得到底是怎么坐车来到这个地方

“秦沐下次再见”脑海中的黑珍珠挥舞着她葱白葱白的小手怀中所抱着的小白似乎还挣了眼睛只是很是疑惑的看着秦沐渐行渐远的身子似乎脸上还有一丝奔放

沒等秦沐还沒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到手背上一片冰凉再次睁眼的时候整个天花板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他还在思考刚才的事情这货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便会思索上老一会儿如今他周围竟然围着所有人而且小白两只眼睛周围明显红了一圈那模样仿佛是先前哭过了

一看秦沐醒来一直沒有吱声的小白直接扑到了秦沐的怀里:“你怎么这样明明身体不好了还要去招魂这不是要狠狠的补才能补回来的么”秦沐此时晕晕乎乎的也就任由她抱直到小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在他身上秦沐这才哭笑不得

“我不是沒事么”秦沐刚说出一句话额头上就敷了一个冰袋他正想将那哇凉哇凉的东西移开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脚全部被死死的绑在床上还呈出一个“大”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