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99老鸨

299老鸨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还沒等秦沐上门找到邱老六老邱已经自己上了门带着他的小徒弟包了一个屉的包子上了门脸上带着笑

秦沐倚在门口老远的见老邱招呼这童成带着包子上门眼神闪烁待那黝黑的老家伙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你究竟是何意”

“什么意思”邱老六愣了愣:“秦医生回家当然要好好庆祝了这也是我老六的一点心意……那个礼物虽小……但是礼轻情意重”

秦沐嗤笑一声懒洋洋的说道:“别你的情谊我还是不敢收了”

“你是在怪我咯”邱老六挎着脸:“我哪知道会那样的”

秦沐挑眉“随便你怎么想”

“秦沐我可是为了你着想”邱老六突然拔高了声音在得到屋内的足够多的注视之后声音又小了下去:“我也不知道那林港生竟然会……我看了新闻的也是担心不已”

他的话刚说完从屋内窜出一只小白哦不应该是小白直接从屋内窜出来一脸凝重的扑向邱老六:“林港生那个案子是你介绍给秦沐而不是秦沐主动去的”因为那天邱老六来的时候小白正为自己秃尾巴的事情在楼上神伤所以并不大清楚再者林港生那边出事之后邱老六一直谎称是林港生主动找上秦沐将自己介绍的这一层是撇得干干净净生怕小白找他麻烦

邱老六迫于小白的压力只得点了点头

小白抓着邱老六的领子的手紧了紧抿了抿唇若不是还顾及旁边秦沐的感受小白生怕自己会一个忍不住直接上去揍他

“行了行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么小白将包子拿进门”秦沐只是演戏再说了他还要拜托邱老六给他找活干哪可能真的和邱老六闹翻只是抱怨一下罢了

邱老六那满是皱纹的脸更是笑得如同菊花一般“我就知道老弟并沒有真的怪我”

“你怎么知道我可是恨你恨得不得了”秦沐面带笑容的说道在邱老六的肩膀上给了一拳头

邱老六沒有闪躲感受着秦沐这一拳头笑道:“你的力气倒是不小了看来在香港也不是沒有好处的”

“你怎么知道我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秦沐满嘴跑火车根本不在乎说了什么

倒是邱老六听了秦沐这话脸色沉吟下来:“对不起秦沐”邱老六竟然如斯面色凝重的道了歉:“我是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的林港生刚找到我的时候也是说了他请了很多业内的人过去况且你知道的他开的价又高要求也高所以你去的话是最合适的况且还请了天月教的高手……”

秦沐打断邱老六的话“天月教什么意思”此时的秦沐脸色凝重得能滴出水来

“你不知道”倒是邱老六惊讶了:“先前段姿那一事小王就请过天月教的高手的还算是不错天月教近几年来是发展得越来越好了况且去的那人还是天月教的一个执事还是长老的这个不大清楚宁城是天月教的一个据点据说还合法化了呢成为宁城的业界一绝当然这也就是在你出行之后的好几个月内发生的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个执事回来了么”秦沐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啊当然回来了人家毕竟在天月教里面还是个来头不小的怎么可能就因为那样的事情而消失”邱老六丢给秦沐一个“你很无知”的眼神一脸崇拜的说道

天月教很好有我秦沐在你丫的就别想安稳发展下去了自从经过半脸人还有魂晶的事情之后秦沐一提起天月教就浑身犯恶心想一想若是天月教合法化估计最难受的还属于修吧毕竟天地酒吧的事情于修也是无比清楚的

沉吟了一会听得邱老六又瞎扯了一些别的秦沐才说出自己的需求:“你也知道的我去了趟香港可是金主却挂了这完全是个凶险且血本无归的生意啊你介绍的……”秦沐一边痛诉一边一脸哀怨的看着邱老六直到后者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所以嘛我需要一些钱不对我需要很多很多钱”

“生意啊”邱老六立即明白过来秦沐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思索了一阵邱老六便道:“眼下倒是有一个生意很适合你难度高钱也多”

“难度高的我们家秦沐不接”小白一直站在邱老六的旁边倾听着一听邱老六所说的难度高便鼓起了腮帮子一脸的不情愿语气生硬的回答道

“这……”对于小白这个管家婆邱老六还是有所耳闻的

“小孩子嬉闹无所谓的说说具体情况吧”秦沐将小白支开笑嘻嘻的问道主要是“钱也多”那三个字吸引住了秦沐至于前三个字秦沐就当沒听见

“这个……”邱老六看了眼一脸不甘的小白斟酌了一下说道:“具体情况我不大清楚我只知道接活的人都败羽而归当然沒啥生命危险只是那婆娘着实厉害心里创伤还是有的”

秦沐一愣面色有些古怪“该不会是什么不正当的生意吧”说罢一脸怀疑的看着邱老六

面色黝黑的汉子脸色涨得通红不过在他那漆黑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他仰着脖子叫道:“秦沐你什么意思我是那样的人么”

“你丫的不是那样的人么别忘了业内给你起的外号”秦沐笑眯眯的答道丝毫不惧邱老六满面的愤怒

“什么外号”整理完包子的童成不怕死的伸过头来插了句嘴秦沐的脸上笑意更深

邱老六恨声说道:“秦沐你若是乱说我就跟你绝交”

“我是那种乱说的人么”秦沐的回答让邱老六很是满意一副“果然我们的友情”是坚挺的可秦沐接下来的话让邱老六欲哭无泪因为他说道:“我只是善于说实话而已你师父在业内可是有个响亮的名号老‘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