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94五鬼运财

294五鬼运财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五鬼运财可分为两种一种是风水局一为法术皆以其大旺偏财、横财而著称是救贫的秘法

显然这是一个风水局

真正的五鬼运财跟市面上的那种“广为人知”的五鬼运财阵是不同的因为真正的五鬼运财阵是极为凶残霸道的所采用的五鬼是用自己最亲密的人的灵魂这最亲密的四个字包括自己的直系亲属比如父母儿女妻子关系亲密的同学朋友同事都可以用作五鬼的人选

以秘法将五个灵魂禁锢分别位于房间的五个方位以秘法所联系起来的五鬼就可以为施术者敛财了就如同现在每个灵魂背后的那座金山一样这样的金山越是沉重所敛财的数量则越多

被禁锢起来的五鬼是有很深很深的怨气的所以他们需要香火的供奉放在衰神旁边沾染了香火再加上衰神的镇压这些灵魂不仅不会反抗而且还会认命的去做五鬼帮助施法者敛财

只是这些衰神是不会告诉镇长的

神居然也会骗人

“衰神又不是财神你以为你供奉的是个什么东西沒让你病死都算好的了你供奉这样的东西首先你的家人会遭殃你的家人不是死于非命是就死于横祸只是那衰神也算是聪明的了反正都要死还不如死的有价值做些可以让你富可敌国的事情一举两得更让你坚定了信奉他的决心不更好么”说话的正是和尚一脸的厌恶可还是耐心的解释了

那镇长伏在地上一脸的懊悔可懊悔有什么用呢亲人已逝一切都不复存在纵使有了钱财又如何纵使有了一切又如何所有的快乐都随风而去钱财之物不过是眼过云烟稍纵即逝

“啊”镇长突然之间发起了狂朝着自己供奉的神像扑了过去将那猫头人身的神像扑倒在地上:“我穷困潦倒之时有人告诉我供奉这个可以使得自己富裕我开始的时候并不相信只是稍微的供奉下也正如你所说最开始的时候靠近我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倒霉”

“那告诉我的人说正是因为供奉的力度不够才会这样所以我就……我就建立了神像甚至在我成为镇长之后要全城的人都供奉……”

镇长说到这些的时候懊悔不已秦沐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再看到他这个样子在镇长打碎那个神像之后边上五个鬼魂都开始愤怒它们身上的锁链竟然在一点点的崩溃如果仔细观察秦沐就会发现这厮一直默念着咒语从未间断

突然间大厅右边靠着门的方向“轰隆”一声一个巨大的拳头伸了进来小升的脚底下出现两根食指粗细的藤蔓拦腰抓了秦沐就开跑至于红莲和和尚一个敏捷一个耐抗根本不需要担心

大厅险些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拳头而坍塌大半差点就砸到一脸懊悔的镇长那镇长抱着自己的小儿子哭得泣不成声秦沐睁开眼睛一脸漠然的看着那个哭得不成样子的镇长被小升的藤蔓带离渐行渐远也看不清楚那镇长究竟如何了状似五个脱离了锁链的鬼魂扑到他的身上陡然间那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怎么回事”一直秉承着西方佛祖的和尚听着那声音于心不忍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话是不错只是有时候自己造下的孽必须由自己承担也是怪不得别人和尚伸头一探究竟却听得身后红莲来了句“小心”,还沒反应过来只感觉背后一股劲风传来到底是武僧出身仅仅凭借一点劲风便下意识的朝着边上闪过去饶是这样还是被对方的拳风擦到倒飞至一旁

若不是武僧在最后躲闪了那么一下那么和尚可能就要悲剧了被那巨大的铜拳打中红心就不是倒飞出去那样简单了

果然在飞出去的那一刻和尚身上浮现出的金色光圈再度救了他一命倒飞出去的和尚直接撞到镇长家的围墙上只是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便爬了起来毫发无伤

秦沐倒像是刚刚醒过来一般先是被小升的藤蔓直接拖出了铜拳的攻击范围再者红莲提醒和尚的时候小升也分出藤蔓试图去档下那记攻击很显然那是螳臂当车由藤蔓上传来的那股大力带着小升一起倒在地上因为只是一根藤蔓关键的时候小升直接舍弃掉了

秦沐被小升带得在拖动了一下两眼逐渐的从浑浊中变得清明好像是刚刚才发现现在的情况似的对着眼前那个占据了院子大部分的巨人来了句:“我靠”

“别感叹了这玩意怎么解决”红莲知道刚刚的秦沐又进入了神游的状态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哪一次不是关键的战局的时候这货就开始神游压根不考虑到朋友的感受不过好在此时的秦沐已经清醒过来他的巫歌将是对面那坨铜疙瘩的噩梦

是的院子里面的那个铜铸的大雕像此刻已经如同活人一般使劲的挥舞起来到处挥舞着他的大拳头刚刚站起来的和尚就被他从地上随便捡起来的一块石头砸了个正着饶是和尚皮糙肉厚耐磨也忍不住发晕

“衰神附体”秦沐疑惑的来了一句看着猫头人身放弃了手中的三角板和直尺只用两只铜铸的拳头挥舞得整个场上虎虎生风再看看唯一还有点战斗力的和尚已经坐在角落里抱着脑袋发晕秦沐觉得是他顶起全场的时候到了

红莲业火烧在那团铜疙瘩上面如同挠痒痒一般只是小范围的一点一点的融化着就好像用一根蜡烛在烧手腕粗细的链条一般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给这个大家伙予以致命一击

秦沐深吸一口气一个音爆从嘴里出来话说空旷的场地上音爆所发挥的效果则越大而且秦沐这货的巫歌从来都是敌我不分当然也有分清敌我的时候可次数也是仅有的于是乎几个小伙伴晃晃悠悠的抱着自己不断发晕嗡嗡作响的脑袋而对面的那个铜疙瘩却好似沒有听见一般丝毫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