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88失误,失误

288失误,失误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巨大的响声就是聋子也听见了只见和尚再次后退准备再来一回的时候那大门的另外一扇艰难的打开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斗篷里的人慌慌张张的出现了一开门就见和尚已经摆好了姿势连忙往后一缩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和尚拍了拍裤腿上并不存在的灰说道:“让我们进去看看只是看一看而已”

兴许是和尚这踹门的动作已经吓坏了对方只见那人头一缩一脸的惧怕又将房门关上那模样定是不肯了隐约还传来那人的说话的声音“你们……还有沒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私闯民宅……”后面隐约得都听不清了不过看这情况估计那人是要打电话报警的毕竟和尚这一脚实在是过于凶悍

别墅的大门是那种外面用铁皮所抱着的一整扇的两个大门这两扇大门看上去极为结实毕竟并不是那种仅仅是外壳用铁皮所抱着的大门这大门外面可是采用十足十的合金显得十分的坚硬当然好忽略掉和尚刚刚踹得已经凹下去的凹痕的话

踹坏了一扇门看着再次紧闭起来的房门和尚后退了两步果然一个小跑过去直接又是一记穿云踢比起刚才的那一声显得更加的大只听得一声巨响那房门便摇摇欲坠这次和尚的一记穿云踢是直接踢在两扇门的中央导致整扇门都变了模样两边很严重的翘起中间深深的凹了下去留下一个明显的凹痕

红莲和小升面面相觑看向和尚的眼神已经是万分的忌惮若不是秦沐强调过这和尚正是当年救了他一命的了空大师的徒弟就这等恐怖分子红莲一早就不会让他这样轻松惬意的闯进来

有了和尚这个暴力狂任何门都不叫门任何阻碍都不算作阻碍被拆了门的别墅里面穿着黑色斗篷整张脸都笼罩在斗篷下带着的黑色斗篷帽子的男人如同女人一般的惊叫起来他的手上还拿着座机的电话“你们……想要……干什么……来人呐杀人啦”

那黑色斗篷的男人竟然如同女人一般的尖叫起来不仅动作上相似而且声音还能够有某种相似的感觉这让人十分的郁闷原本这货的声音应该是低哑暗沉的可和尚硬生生的踹开门的这个动作实在是太过粗犷让对面的黑蓬人都直接吓得女性化

尖叫声回响在整个房间里面秦沐这才注意到这个房子可真的不是一般的阴森不说一进去就感觉视野受到了干扰整个大厅中纵使开着灯都觉得暗沉明明还有窗户外面还那样亮堂的情况下

大厅的正中央也就是正对门的地方设了一个堂口自然摆放着那个猫头的雕像周围还有一些长长的黑色的盒子左右靠墙陈列让人感觉上如同棺材一般当然这盒子的长相还是跟棺材有区别的可秦沐一眼看过去的时候直觉上认为那就是棺材

整个大厅里弥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儿很是奇怪奇怪的是这味道的源头究竟在哪里周围沒有一样东西应该会是这源头的所在地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立着的铜雕像秦沐总觉得这雕像的动作似乎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了”小升对于这样阴森的房间并不是喜爱所以只站在门口秦沐回头看的动作刚好也在看向她很是疑惑开口问了句

秦沐沒有说话眉头紧锁

“什么事”红莲看了一眼小升不明所以

“总觉得……身后的那个铜雕像的动作好像变了”秦沐愣了愣沉吟了一会用一种很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毕竟刚才自己仰着个头看了老半天还是有点印象的只是那玩意儿是不折不扣的铁疙瘩一个嗯就算是铜的如此已经浇筑好了的东西怎么可能再改变动作

小升脸色一变看了一眼身后那位于院落中的雕像一脸的莫名其妙:“你丫的就别吓人了沒有任何变化好吗”

秦沐正要说什么黑蓬人一脸惊恐的说道:“你们……究竟要干什么……再不说话我就报警了……”

秦沐回过头发现和尚一脸的闲庭信步的走向对方所设立的堂口那人吓得惊叫连连:“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那个不能碰那个不可以碰”黑蓬人冲了过去死死的挡在和尚的跟前而和尚的恶魔之手已经伸向了堂口旁边所靠墙放着的黑色盒子

这黑蓬人虽然声音暗哑低沉可胆小如鼠尤其是面对和尚的时候简直让人提不起欺负人的劲儿和尚从头到尾一脸的莫名其妙不就踹个门么至于这样大惊小怪么

“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那个沙比镇长”和尚一脸古怪甚至不知不觉中爆了粗口因为这黑蓬人始终挡在他的面前很是烦人他很是好奇周围的几个黑色的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啊

那黑蓬人被和尚推得一个趔趄咳嗽了两声咳嗽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弯成了虾米似乎很是难看的样子这个时候秦沐才注意到虽然让黑蓬罩得严严实实可那偶尔露出的苍白脸上还是显露出了主人的虚弱

“我是猫城的镇长”那人咳嗽了老半天之后才憋出这么一句话简单的一句话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力气说完就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粗粗的喘着气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每一个进来的人让秦沐一行人脖子一凉

红莲向前跨出一步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动作文能红莲业火灼烧人武能一脚踹门定乾坤的红莲竟然平地上一个趔趄差点在刚跨出去的时候栽一个跟头红莲脸色一红怕是她自己都沒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失误失误”

一句话让秦沐的视线移开嗯谁沒有个失误呢况且只是差点摔了一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