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56都什么时候了

256都什么时候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老人翻了个身突然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次的醒来比起刚才更为虚弱这一次整个脸上已经变得灰败和惨白只有即将死去的人的脸上才会有这样的颜色

小升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连忙奔了过去死死的握着老人的右手:“你不要说话”

“不……我要……说话……”老人的眼里依旧清明眼角划下一颗泪:“不要……再为我……做什么了……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可我……不是……不是……他……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怕你知道……知道……就不再理我了”老人断断续续的说道每一个字都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不……不管你是不是他我都不会让你死……”小升泣不成声

秦沐大吃一惊打断道:“你疯了为了留住他搭上你数万年的修为还不够还要搭上这条命你才甘愿这又是为了什么”

小升沒有说话只是一味的留着泪

“你是个……好孩子……”老人的眼里也有了泪水:“可是我……活够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累……疼……每天都这样……我不要再这样了……让我睡吧……”老人说话不仅极度轻微而且断断续续说完这些便头一歪闭上了眼睛永久失去了呼吸

小升的痛苦仿佛一下子倾泻了出来“哇”的一声埋在老人的胸口哭得伤心不已不管这个老人是不是她苦苦追寻的可这个老人毕竟也爱过他虽然他对她的爱只是父女之爱却让一个孤独了数万年的妖怪感到了温暖这也是为什么就算小升知道那老人不是她一直等待的人可依旧出手留下他性命的原因爱不分界限

淡淡的魂魄从老人的身体上离开眼见着就要分散四处秦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半空中绘制好一张定魂符在那魂魄还在四处张望一脸迷糊的时候秦沐一手将那个满脸迷糊即将涣散的灵魂捏在手里另外一手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仙纸鹤……哦不应该说是符纸叠的鸭子将老人的魂魄顺手往那鸭子里面一塞接过一旁红莲递过来的红色布包连忙装好

“这……”亲眼看见秦沐手中即将涣散的魂魄逐渐的凝实起来女孩喜极而泣

红莲只是看了一眼便撇过头去嘴里却还不依不饶道:“哼一点雕虫小技就感激成这样果然是小门小户的妖怪沒见识……”

话还未说完只感觉腰后有人重重一抱女孩贴在她的后背上小声说道:“谢谢你”

红莲的脸色似有缓和反手握住她的小手:“你无事就好”

“这红布袋子……”秦沐挠了挠头扔给了释然

“我”释然如同捧着心肝宝贝一般生怕有所怠慢在秦沐随意的抛出红色布袋的时候小升的目光已经要吃人了他哪里敢怠慢恨不得当祖宗一般供着这少女生气起来的表情真真是可怕

“对就你全场就你一个和尚不找你找谁”秦沐随意说道:“找个好时间唱一晚上的大悲咒和往生咒送这灵魂上路”

小升一听看向和尚的眼神已经是殷切让和尚不得不答应刚到嘴边拒绝的话又活生生的吞了下去可嘴上却少不了抱怨的:“你是巫祝万法之源怎的不自己来”万法之源四个字让他咬得死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秦沐有什么血海深仇这样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挤出来

“我不擅长这个”

“那你擅长什么”

“我擅长的东西你不擅长你擅长的我不擅长巫祝是万法之源不错可这源头终究是源头由源头所开发出来的各种缤纷才是这万千世界不可忽略的一部分所以我不会这万千世界的某一特长很是正常”秦沐幽幽的说了一大段就连和尚都听得云里雾里

你不擅长和尚的眼珠子怕是要瞪出来了鬼才信要知道他可是武僧要说不擅长最不擅长的应该是他才对一想到念经还要一个晚上和尚就脑仁子疼

看着小升企盼的眼神和尚实在想不出找什么理由来拒绝只得点了点头:“小僧自当尽力就是请施主放心”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小升的眼光太过灼热

多年后和尚问起为何当初秦沐会想到让他念经来超度的时候秦沐总是打着哈哈说直觉使然可释然始终不信若真是直觉那一切都是缘分顺其自然不是更好吗

其实让和尚念经都是走过场最后秦沐还是要跟白叔事先打个招呼的毕竟像老人这样的特殊存在就是了空这样的得道高僧一场法事一做人能不能转世还是个问題这玩意得要看看地府肯不肯给面子否则就是佛祖念经都沒用秦沐心中腹诽着却不想当着释然说出来要是让这个家伙知道秦沐又在心里黑他心爱的佛祖了估计要好几个星期都不肯和秦沐讲话

小升走到老人的尸体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谢您对我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我不是您女儿您或许一早就知道可是您依旧把我当做女儿来看谢谢您给我的温暖……”

秦沐看着这一幕同红莲相视一笑

与此同时那卷闸门发出“碰”的一声巨响秦沐第一个反应就是那泼妇又上门了就是红莲的眼里都闪过一丝厌恶倒是小升不禁苦笑:“这女人可真够……”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

可她话还未说完紧接着又是更大的一声“碰”整个龙升旅馆都为之抖三抖夸张得甚至天花板上都掉落下来一块块的墙皮秦沐一抬头这危房常年让雨水浸泡过的天花板东一块西一块的墙皮暴露着并起着夸张的泡秦沐不禁道:“乖乖这房子该翻修了”

红莲顺着秦沐的目光看去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尼玛都什么时候了这厮还有空关心这个该仔细想想如何应对门外那泼妇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