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54又该如何?

254又该如何?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注意到在第六世的时候小升并沒有提到那个牛鼻子老道士道士和众多同行一样修为越高活的时间就越长不过道士们还是有一定的界限的比如金丹期的修士寿命就会增加两百年而之前的炼气期的修士寿命能到100就已经很不错了这道士要么是已经挂了要么就躲起来继续修炼了

以小升之前所说那道士一直追到现在那么只能是后者那道士到了瓶颈暂时沒空理会小升

而第六世的时候小升显然已经“肥”了起来原本植物除了少数自身本就带有一定攻击力的之外其余的在攻击上是如此的疲软但是有了蝎子精本身所带着的毒相信小升也并不是很弱况且小升活了这么多年修为本就精进那道士要是知道了更加不肯善罢甘休了

“第七世道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本来第六世的时候他沒来找我我还以为他死了呢沒想到又冒了出来第七世的时候他竟然变成一个小乞丐对自身沒有任何记忆对未来沒有任何的企盼但是他身上特有的那种东西还是让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时候他小小的瘦瘦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的眼神依旧是澄澈的如同前几世一样那个时候他濒临死亡是我一手救下他”

“那时兵荒马乱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整个城的人都在逃亡满眼是妇孺的血泪同战士的尸体而这个小小的乞丐却因为救下一个将士头领并且渐渐的取得了将士头领的信任一步步的从最低微的士兵成为那将士头领的左右臂膀少年将军”

“可我沒有想到我仅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次他就能记住我记住我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救助过他可是他从来沒有把我当做一个女人而是当做兄弟知根知底交心交流他最终娶的是将士头领的女儿那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他说他喜欢她的刁蛮任性这是我身上所沒有的”

“第七世他爱的依旧不是我跟他在一起的也依旧不是我”小升缓缓的说道她的语气不知道是悲伤还是无奈:“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苦苦追寻了那么久都无法得到他的爱无法跟他在一起可是那个道士依旧对我穷追不舍当他发现我能够释放蝎毒的时候欣喜若狂那道士不知道何时知晓小乞丐的真正生世竟然是邻国的世子那场兵荒马乱也因他而起”

“道士以这个来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跟从他他就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将士头领我见过太多的人类的尔虞我诈纵使我知道就算我跟了那道士他都不可能放过他只是我若是答应便可以为他争取时间逃走于是我同意道士的要求同时告诉他让他远走高飞”小升的语气不悲不喜连释然这个榆木疙瘩都听得津津有味房中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便是老人悠长的呼吸缓慢的心跳代表他还活着

“只可惜我终究还是看不透他在我告知他之后他选择了自杀将一份陈情书交予将士头领用那把将士头领在他做将军之际送予他的战刀狠狠的刺入自己的胸膛他说自己虽然是邻国的世子做了将军亲手屠戮的是自己国家的人他的心从未改变只是命运太过戏弄将军头领焚烧了他的陈情书对外只说他是病死的”

“可是我总觉得他并不是不爱你”秦沐忍不住插上一句:“他虽然娶了别人可是他的死却是因为不想为难你那道士提出来的要求很是过分吧这样过分的要求你都肯答应只是为了他而争取一定的时间我相信他会感觉到的他爱你很爱你第七世第六世第五世生生世世”

小升沒有继续说下去她的眼泪随着秦沐最后的几句话慢慢的蓄满了眼眶在秦沐慢慢的说出那句“生生世世”之后满眼的泪水掉落下来悄无声息的砸落地面散落一地的水花

秦沐突然想起在给和尚看相的时候能看到和尚的前世今生于是干脆握起那老人的右手定睛朝着对方手腕处看去却是一片白色什么都沒有

秦沐一愣苦笑不已想起自己那是时灵时不灵的术数真觉得有点郁闷好在在出行的时候还随身携带了点符水秦沐的术数是不咋地可是有了阴阳鼎所炼制成的符水就不一样了

从贴身的口袋中拿出一瓶大概只有成年人两个指节大小的瓶子顺手将放在大厅里的干净的烟灰缸拿了过来将瓶中的水倒在烟灰缸里说来也奇怪那瓶子明明只有成年人两个指节大小可竟然将那烟灰缸装的满满的甚至这个时候瓶子的水依旧是一半的样子

“须弥芥子”释然眼睛一亮看向秦沐的眼神尽是崇拜沒有人不崇拜强者纵使秦沐刚刚黑过他心爱的佛祖

“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秦沐顺手收起那瓶子右手状似随意的在那烟灰缸里的水上点上两点一个诡异的波纹从烟灰缸的中心向四周辐散开来仿佛源源不断

右手的符水在手心中点三点再到老者手中点三点老者咳嗽一声呼吸变得更加绵长与此同时烟灰缸里的波纹也停了下来好似一面镜子小升好奇的凑了过去只见那老者的年轻的面容出现在烟灰缸里的那面“镜子”中只是这个时候的他所穿着的却是古代的青色长衫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坐在他的身边一脸幸福的望着他

“不”小升尖叫一声一脸惊恐:“如何会这样这不是他这不是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妖法你让我看见这些根本是想我打消掉念头对不对”

小升的眼里再次流出泪水顺着脸颊缓缓的流淌只是她再哭闹秦沐都无动于衷始终淡淡的道:“这就是他第七世的样子其实他根本沒有第十世这是他的第九世你单凭人的味道来辨别那颗为你档风雪的大树可曾想过若是辨别错误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