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200恶鬼

200恶鬼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事实证明释然还是颇有远见的

就在老道为了快要到口的肥肉被人抢了而愤怒的时候沒想到那抢了冤魂的男人突然嚎叫一声释然连忙拉着秦沐闪开

只见那男人手上的缚灵符突然炸开将男人的半只手都炸沒了这还不算完那冤魂简直都要实化了此时也才看清那冤魂竟然只有一个头一个如同水桶那么大的头嘴巴有脸盆那么大头的地下挂着一堆肠子这是它的内脏

这是地狱才会有的恶鬼因为生前贪欲过重死后行刑之时要除去身子所以他的嘴巴极大不管吃下多少东西都无法消化直直的从脖颈处掉落下来五脏六腑都挂在自己的脑袋下面这东西本在地狱行刑完毕之后会送去锁魂渊自生自灭怎地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在一个鬼头蝎身上出现

秦沐阴沉着脸右手习惯性的准备绘制符文释然却一把拉着他:“别过去还沒完”

只见那恶鬼张着腥臭的大口冲着那男人嘶吼口水腥臭难闻那味道就是离着还较远的秦沐都想找个坑将自己埋进去还不用说那个男人了只要他鼻子沒坏基本上这味道能把他熏死

在众人被那味道熏得眼泪横流的时候那恶鬼突然张大了口一口咬住那男人的头绿色的口水顺着他的肩膀一点点的滴落下来就是掉落在地上都能腐烂掉地上的一块草皮

释然突然撇开秦沐冲了出去

右手的佛珠在自己的拳头上绕了好几个圈一拳打在那恶鬼的眼睛上金黄色的浑厚的光圈自释然身上亮起这道光芒完全隔开了恶鬼被打一拳后所流出的绿色腐液使他身上沒有受到任何伤害

老道却在那边幸灾乐祸他也不想想若不是这男人劈手夺了他的冤魂那么现在被蕴魂所吞噬的就是他了还有心情在这里乐呵

看着释然这个和尚在这费力抵挡那老道竟然劈手一道符箓朝着释然的顶上丢了过去秦沐警觉手持判官笔在半空中轻轻一点一团火焰在空中爆裂

竟然是火符

老道的攻击被拦下面色不善的看着秦沐和释然

“道友是什么意思这人抢我冤魂还帮他作甚”老道沉声问道

秦沐哪里肯跟他废话一道唤雷符还施彼身这是那几日在家中日日练习的成果

那老道神色不变高声一句:“来的好”

紫金拂尘在急急挥动所伴随着的灵波一圈圈的朝着四周散发开来秦沐那张符前进的趋势立即被阻拦甚至还一点点的朝着秦沐的方向推进

秦沐暗骂一声这玩意还不如现画的好现画的时候使用的是灵力哪还容得他前后推进当初那宋玉不就是拂尘一甩导致几张符停留在半空么

当即也懒得去抱怨手中判官笔轻点那符文直接在半空中炸开一道脸盆大小的雷光束竟然如同射线一般直直的朝着那道士奔了过去道士一看就傻眼连忙躲开左半边胳膊不幸中招只留下半截

全场哗然就是释然看着秦沐的眼神都闪烁不定大概是沒想到刚刚还能起死回生的华佗突然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修罗无法适应吧

连红莲都有些傻眼怎么了?难道就有这样大的仇恨上来就用这么粗的雷电他是想要拆了这园子么

道士连忙在自己左胸的几个穴道上点了点止住了血若不是他闪得快恐怕这东西就会在自己的胸口开一个大口子到时候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沒想到这一群乌合之众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手倒真是小看了

失了一臂这老道士竟然沒有表现得多委顿甚是脸色都沒变一下好像那断掉的胳膊不是他的似的

由于他闪开后面的那辆林肯算是彻底报废了要说原先蝎子的毒液只是让它腐蚀掉一点点而现在是整个都报废了林港生来不及心疼只是有些惊恐的发现他似乎找来了一群的暴脾气这还沒救人呢自个儿就先打起来了

秦沐则是汗颜他拿错符了

本想着拿个碗口粗细的唤雷符吓唬吓唬对方得了毕竟之前老道也是用碗口粗细的雷符灭了鬼头蝎秦沐是想着总不能比他小让他对自己有个忌惮可现在弄过头了这就不是忌惮了看着那老道的眼神秦沐觉得这梁子是结大了

释然愣愣的看着秦沐看得秦沐莫名其妙虽然秦沐是好意可他自己都觉得血腥了作为一个善良的和尚释然应该是受不了的可这货看了老半天了这才憋住两个字:“牛逼”

呃果然是武僧喜欢暴力直端的东西

只是那道士脸上竟然丝毫不惊慌让秦沐好生疑惑释然只是愣了一下继续对那恶鬼发动攻击他每一拳都打在那恶鬼的眼睛上专挑人家的弱点下手要是这恶鬼会说话估计现在已经开始骂娘了

这样的恶鬼在锁魂渊属于底层的存在几乎遍地都是认得贪欲与生俱来只是有些人可以抑制住有些人则像个无底洞欲壑难填尤其是末法时代这样贪婪的人比比皆是生前做过伤天害理的基本上死后都会受到这样的刑罚然后扔进锁魂渊让其自生自灭直到变成锁魂渊里毫无用处的石头

释然一手抓掉了那恶鬼的内脏这恶鬼吃痛这才放开了嘴里的人它口里的带有腐蚀性的毒液已经沾染了那人的一头一脸脸上的肉都已经腐烂周围的人表现则是更加的事不关己在那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更多的人朝着后面退去除了释然这个和尚沒有人肯上前一步

秦沐连忙上前准备恢复巫歌为其疗伤在他看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能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可还沒靠近释然一把拦住他摇了摇头道:“迟了”

话音刚落地上还在抽搐的人就爆炸了如同一团爆炸的泥浆血肉四处飞溅到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