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88不请自来

188不请自来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去眼快秦沐放下手臂多天不剪指甲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的长度脖子周围被指甲划开的地方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仿佛是刚刚才开始似的轰轰烈烈大滴的血液从脖子上滴落在地板上一抬头白叔纠着眉毛看着秦沐一脸诧异

“要是我晚点来会不会在地上发现一具尸体”白叔慢悠悠的说道站在秦沐旁边席地而坐跟秦沐一样

看着在原地不断颤动着的阴阳鼎白叔一脸惊诧:“你手上的书是邪物”说着劈手夺了秦沐手中的书一个个符文满天飞白叔看得眉毛皱起来:“似乎是符文”

“是师父教给我的符文的书”秦沐老老实实的回答

“可我看你看得很是着魔”白叔将书丢给他:“该不会有什么邪佞吧咦这是什么”白叔这才发现地板上多了个黑色的小木偶顺手捡起来木偶脸上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有些凶悍一股生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就是白叔再傻也知道这玩意有问題了

“你怎么来了”秦沐顺手合上书页书页上就单单有那么一个符号依稀的记得重华曾经说过这个符号非常凶悍大抵也就是自己看到的那部分内容代表着杀戮和死亡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不要命似的冲出去秦沐心中更多的则是震撼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符文木偶上面也有这个字

是什么意思

这东西原本是在婴儿的体内出现通过殉葬这种酒每个人身体内便有了一个婴儿这小婴儿凝聚人类的魂魄成为魂晶在被取出之后婴儿也就灭亡在头脑中理了一遍秦沐毫无头绪

当然他不得不承认魂晶确实有很大的功效甚至说是逆天都不为过

白叔席地而坐:“想什么呢我来也不迎接一下”

秦沐这才恍若惊梦从冥想的状态中惊醒过来咧了咧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爬起来撅着屁股在床底下摸索了半天才从一只布满灰尘的小盒子里扯出一瓶沒有标签的白酒

正转身准备去找杯子的时候手上的白酒被人劈手夺了过去秦沐愣愣的看着白叔“啪”的一声掀了瓶盖火急火燎的朝着嘴里一倒烈性的酒味散开扑了秦沐一脸

秦沐后退一步哭笑不得:“你说你几时这样急过”

“都是你小家子气还赖我”白叔砸吧砸吧嘴:“你这混小子消失这么久老子一直在这里留守着容易么我”说着又是一大口白酒两口酒下去白叔显得有些飘飘然站都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酒瓶一脸酒鬼样

秦沐挨着他坐下淡淡的问道:“有事”

“沒事就不能找你么卧槽”近日里多在阳间走动白叔的话里也开始带着流行词:“就是你这混小子白眼狼有了美女忘了叔你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

秦沐愕然这老小子费尽心思爬上来就是为了闲聊

看着秦沐一脸呆滞的样子白叔气不打一处来:“整个地府都闹翻了你丫的竟然一次性招了那么多婴儿魂魄回去虽然是婴灵凶魂却离厉鬼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要不然成千上万的厉鬼能让地府忙死”

敢情是来抱怨了

秦沐脸上堆着笑:“这不拿着好酒来孝敬您了嘛?还满意不”

白叔陶醉的喝了一口惬意的眯着眼“要孝敬也是重华的心思就你这小不点我可不指望你能酿出这‘鬼见愁’罢了我今天来其实就想问这东西你见过沒有”白叔说着从身上摸出一个玻璃小瓶里面放着些许纯白色的晶体刚刚打开木塞子一股异常美味的香气便在整个房间内弥漫开来

连阴阳鼎都发出“铮”的一声轰鸣似乎很是兴奋

“哈哈哈哈连你都知道是好东西不错了”白叔笑道将瓶子递于秦沐:“这玩意最近才在坊市里流传开来也不知道何人定价的竟要一颗鬼灵石”

“数量很多”秦沐摸着瓶子皱着眉头道

“稀奇古怪的东西我见过不少这玩意不属于阴间只可能是阳间了数量嘛不算多这样成色的卖的相对高一点不是纯白的卖得价格就低了你也知道坊市里什么样的怪物都有而卖这样的东西却是几个活人”

看着白叔眯着的小眼秦沐把近日来发生的事情都说与一遍换来的却是白叔的久久沉默

“你看这东西身后的符号代表杀戮或者死亡这种古神语只有在巫祝一脉所流传过巫祝一向是一脉单传除了那半脸的女人还有谁来况且这次我还遇到了那婆娘的徒弟”秦沐说着周身不断散发着怨气

“这个……还是要去禀报上面”白叔拿不定主意:“你就别怨了谁不会在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犯点错呢你也知道重华那命鳏夫命”说着白叔一拍大腿哈哈一笑:“下次遇见你就不用拘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相信重华应该不会怪你”

“卖魂晶的人还会出现么”

“阳间的事情我们插不上手你去坊市问问就清楚了”白叔砸吧砸吧嘴一昂脖将手里剩下的酒水喝了个干净将空瓶子递于秦沐嚷嚷道:“就这么点还让不让鬼活了去再拿一瓶来”

秦沐一愣一脸无奈:“这东西你三天只能喝一瓶多了要你的命”“鬼见愁”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有一定的寓意的一方面它确实是众位鬼魂颇为向往的味道实质上这味道跟路边的二锅头差不多只是鬼魂去品尝的时候能品出不同的味道这个便是重华后来的加持所造成的

“鬼见愁”沒有坏处只是一场的浓烈这种浓烈还是看在喝酒的鬼魂的道行来的道行越深则影响力就越小道行浅的可能一闻就能够晕死过去白叔已经喝下一瓶了若是再来一瓶真晕死了过去阎王若是有什么事要交代他却喝醉了可不是要了他的命么

白叔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有些尴尬环顾了一下四周起身有要走的意思却还挑三拣四:“瞅瞅你这破屋该休整休整了师父什么样徒弟什么样还有你那楼下的百八十条魂魄你要让我一并带走还是你自己超度”

坊间总是流传着被法师们超度过的魂魄会有很好的前程所谓的前程就是投胎的路实质上跟被白叔带走是一样的法师们只是一个引路人只有横死或者枉死的鬼魂难勾魂这类魂魄若是有个法师来超度一下做个引导就和被鬼差带走差不多毕竟白叔是个负责的鬼差于下辈子什么样得看这辈子的好歹跟超度不超度的关系不大

能省着点灵力便省着点秦沐一挥手:“带走吧”

白叔沒说什么他们两个的关系也用不着客套拍拍屁股走人挥一挥衣袖带走一票的魂魄因为小七的魂魄不全暂时留在了秦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