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84爱情或者其他

184爱情或者其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于大夫后退一步才堪堪站稳,晃了晃脑袋,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四周,似乎是在确认什么,最后把目光放在秦沐的脸上,好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不过,好在他现在的表情,已经没有原本的狰狞了。

突然表情正常,秦沐也觉得不适应,这倒是不能怪了秦沐,就好比突然看见一只沙皮狗变成了中华田园犬,换了谁都觉得不适应。

秦沐凑上前去,用手在于大夫那发直的眼睛前面晃了老半天,这于大夫那发直的眼睛才有了点微动,朝着秦沐直直的看了过去。

“我……”于大夫的眉毛都快打结了,秦沐两只眼睛亮亮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嗯?”

“东西我会给你。”似乎是在斟酌着词句,于大夫说话的时候不安的绞着手指,“……谢谢你。”

秦沐无声的笑了,点点头:“那就把那瓶子拿来吧。”秦沐一指放在床头的那只玻璃瓶子,之前于大夫倒在地上,手里也不忘了捧着这瓶子,可见宝贵,于修随手就收在那边病床的床头柜上。

于大夫点点头:“那是自然,都在这里了。”说着便将那玻璃瓶从桌子上拿来,捧予秦沐。

“都在这吧,一粒不差?”

“一粒不差。”于大夫手中有些抖,秦沐忙不迭的接了过来,有些诧异的看着于大夫,他只是解开了于大夫被封住的记忆,并没有做其他的什么,这货的手怎地就抖成了这样?

秦沐将那玻璃瓶抱在怀里,于大夫立马撤手,将手背在身后,一副纠结的模样盯着秦沐怀里的玻璃瓶。

“这东西,放在你那里,没用。”秦沐抱着那颗粒,神色莫名。

于大夫立马纠结的问道:“你能救活她?”

“都这样了你问我救不救得活?”秦沐苦笑一声:“我也想我能救活,可是我救得了她一次,两次,救不了第三次,我说过,我救不了石头。”

“我希望她活,可是心里却有个念头是恨不得她死了。”于大夫此时的表情甚是淡漠:“她将我的记忆完全封起来,其实在高中时代,我就……那一次,真的是我的记忆,那些话,是我说的,可是我……”

于大夫说不下去了,拖了好半天也没拖出个结果,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说明白的话比起现在来说,要好很多,烈扬体内积了个那种东西,必然会导致性格上的变化。

对烈扬来说,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人,必定是她最为珍惜的人,然而这样珍惜的人,却在高中的时候终究受不了她的病,打算提出分手,也难怪她发狂直接将鬼车招出来,将于大夫的记忆给封住了。

让他对她的爱,永久的停留在最炽烈,最完美的时刻。

爱情,并不是永恒,随着时间的变化,会一点点的加重,就像醇香的酒一般,时间越久也就会愈发的陈酿,只是这样的风味,只会在一个最美好的时刻后,渐渐的变浅,有时候会变成其他的感情,也会一点点的消失。就是酒,也是慢慢发酵出来的,难道说酒一开始酿的时候就是酒吗?

若是醇厚弥久的感情,绝对不是爱情。爱情只能是炽烈的,是燃烧的,奔放的。然而久远的,亘古的,只能是亲情或者是友情。

随着鬼车的彻底死去,烈扬原先在于大夫脑中所留下的那道封印也是越来越松动,直到干脆让秦沐解了封,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爆发出来,憎恶的,懊悔的,深爱的,各种感情积压在同一处。

“我的脑子很乱。”于大夫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希望她活着,可是有一个却说希望她死了。”

秦沐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同情的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

“干嘛?”

“叫你闭上就闭上,哪那么多废话。”秦沐不耐烦的道:“是看你这个样子可怜,如果你不是于修的表弟我还懒得管你呢。”

于大夫无奈,秦沐这颗胶囊脑袋凶狠起来还真有点看不下去,勉为其难的闭上眼睛。

“放空你的脑袋。”秦沐的声音仿佛有了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照做。

“你现在脑中第一个念头是什么?”秦沐万分好奇的问道。

“吃饭?”于大夫睁开眼睛,颇为意外的道。

“我知道了,”秦沐额头浮出三道黑线,这吃货,拍拍他的肩膀:“回去睡上一觉吧,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

“这……”于大夫还是不信,“我心中还是有一种……”

“人死不能复生。”秦沐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现下说什么都是多余,就这样了。好好休息,明天又是一天。”

“不是,这就这么完了?”于大夫被秦沐一点点的推出门外,在门口的时候,不死心的扒着门框,伸着脖子的问道。

“基本上没你什么事儿了,回去你看看是调整下情绪继续上班呢,还是先上班完事回家再调整,都随你便。”秦沐最后在门口留下这么一句话,“砰”的一声关了门。

“喂……我……”于大夫似乎还想说什么,也想起来这么厚的门,估计对方没听见,就是听见了,秦沐这一个劲赶自己出门的劲,倒是不小,于大夫二丈摸不着头脑,怎的就这样着急的赶自己走了?还有很多疑问呢。

“有什么疑问,回去做心理辅导,这事我不擅长,自己看着办。”秦沐不负责任的丢出这么一句。

秦沐扯出一个哈欠,虽说帮于大夫,耗费不了多少灵力,尤其是全身上下绑得跟个粽子似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非常辛苦的,如今终于把这人给送走了,他能做个好梦了。

至于小丫头带来的吊针,秦沐压根打也没打,从手上解开些许绷带,那白色的绷带下的皮肤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反而比起从前更胜一筹,光洁如玉,从前外面那层“焦”壳,已经脱落得干干净净。

顺势将身上所有的绷带都拿了下来,当初也不知道谁出的一个搜主意,将自己绑得严严实实,跟个粽子似的,颇为不方便,如此一来,倒是舒服了不少。

红莲所打入的力道皆已蔓延全身,不管是身体里面还是外表,都恢复得不错,秦沐伸了个懒腰,爬上了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