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82你这有问题!

182你这有问题!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黄粱一梦虽说只是个梦,可到底也算是一床美梦,纵使令人唏嘘不已,也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甚至说还带着一丝美好的向往。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只是于大夫这梦,秦沐能感觉到隔壁床位上,某人直射过来的两束目光,赶紧闭着眼装睡,其实他也不大清楚为何于大夫的梦境会是这样。

梦,是按照主人的意志所发展的,主人怎么想,梦境就会如何反应,所以古言早有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秦沐是看着于大夫这样可怜,干脆送他黄粱一梦,纵使不能改变什么,了却一下心中的执念,也是好的。

可没想到这厮的梦里,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别装了。”于大夫咬牙切齿道:“你的睫毛一直都在颤动,你根本没睡着。”

秦沐立马睁大眼睛,于大夫的那张黑脸近在咫尺,秦沐可不想让一个男人老盯着他的睫毛看,若是旁人突然进来,定是要误解的。

正这么想着,病房的门突然开了一下,由于于大夫挡着,秦沐也没看清究竟是谁,只觉着一个小脑袋瓜子伸了进来,又迅速关上,发出“啪”的一声。

于大夫和秦沐都朝着门的方向观察着,只听得好像是对赵老实颇有意思的那个护士,站在门口喃喃的的念:“我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于大夫同秦沐大眼瞪小眼半晌,最后还是秦沐轻咳了一声,于大夫正要移开目光,只听得背后一声:“哎,不对啊,我说于大夫……您……也不至于这样的饥不择食吧……”

说话间,那小丫头已经走到了两人的中间,朝着于大夫微微鞠躬:“我要给这位病人打针了,您看是不是该……”

“我来。”于大夫迅速的说道,看也不看小丫头一眼,劈手从她手上夺过药水等物什,黑这个脸,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瞪着秦沐。

“这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看着于大夫继续对秦沐“含情脉脉”的注视,小丫头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连忙闪人,甚至还贴心的为两人关上了门。

看着小丫头离去的背影,秦沐冷汗直冒,这哪跟哪儿?下次生病再也不来这个医院了,这丫头一出门,估计整个医院都知道了,天啊,他的名誉!

不过眼前的于大夫已经是冒火,秦沐刚刚对上他的眼睛,这货就劈头盖脸的问,吐沫星子溅了秦沐一脸:“你不是说让我去完成我未完成的心愿么?我还以为你会让我重生呢,啊呸……不过是做个梦,还是个噩梦!”

秦沐一脸苦笑,顺手将满脸的吐沫星子都抹干净,于大夫那个要是个美梦哎,说不定就不会喷他一脸的吐沫星子,不过这人,这心理他倒也能够理解,只是没有直说,反问道:“你信这世界上有后悔药么?”

一句话问得于大夫剑拔弩张的脸有些松弛,准确的说应该是颓废,他身上立马浮起了先前的忧伤:“是的,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本来,就不应该相信你的无稽之谈。”

“……但是,”秦沐小心翼翼的问道:“梦里的事情会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发展,也就是说,”看着于大夫亮起的眼神,秦沐顿了顿说道:“你在梦里就是主宰,你想让他怎么发展,他就怎么发展。”

“也就是说,开始的时候,在梦里都能够觉得疼痛,确认这是重生,而不是仅仅只是一个梦,那种现象,也是我自己的意识了?”于大夫倒是不笨,只听得秦沐说了一次,便明白了过来。

相反秦沐这二货却对于大夫的这话听了个迷迷糊糊,只听得最后说是“自己的意识”,这才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啊呸!”

“我靠!”秦沐一抹脸上的吐沫星子,也有些火了:“你当你洒水壶么?”

“我信你才有鬼了,你就是一神棍,神棍!”于大夫怒不可揭。

“你能侮辱我的人格,可是你不能侮辱我的专业水平。”秦沐一脸凝重。

“屁!”于大夫跳脚大骂:“梦里要是我能主宰一切,为什么到最后跟烈扬说话的时候我会说出那样的话?!我……我是那样喜欢她……我……”

于大夫激动得语无伦次,青筋直冒,双手捉着秦沐猛摇:“可是我对她却说出了那样的话,嗯?无论我的意志力如何,我的嘴巴就跟管不住似的一个劲的说这样的话,你知道么?你知道我是有多爱她?”

秦沐淡淡的推开于大夫,双手如同两只铁钳一样,将于大夫活生生的推到一边,而这货也在感叹秦沐的大力气,只见秦沐的目光显得颇为古怪:“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我根本不觉得你有多爱她。”

“你……”于大夫气得脸颊通红。

秦沐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身后的窗户。他这次住院,依旧是住的上次的房间,甚至还是同一个病床,是靠着窗户的那个,所以于大夫所对着的正好就是那面窗子。

于大夫定睛朝那窗子看去,秦沐跟指点江山似的,指着窗户上,那个脸一点都不陌生,可是表情陌生的男人,“你自己看看,你端着这么一个表情,还在说爱她,如果说你恨她,我也是信的。”

窗子上的男人的倒影,正是一脸仇恨和阴郁,刚才的于大夫就是保持着这么一副表情,冲秦沐一再重申,说自己有多爱着烈扬。

从前的时候,于大夫讲到烈扬时,表情和自己口中所说出的话还能对的上,可是刚刚梦境结束以后,他再次提起烈扬的时候,表情变得非常的阴郁和可怕、

端着这么一副不共戴天的表情,还口口声声说着我爱你,怎么叫人信服?

秦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右手无名指轻轻叩在大拇指上,以这样怪异和别扭的姿势在于大夫的额头上点了三点,这三下,是使用了灵力的,隐隐约约可见三个白色的光点,在于大夫额头上一片黑气笼罩的范围中熠熠生辉。

“果然,你有问题。”秦沐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看着于大夫。

于大夫似乎是让窗子上的那个狰狞的倒影吓傻了,脸上僵硬的挤出一句话:“哪里有问题?”

“你这儿有问题!”秦沐右手恢复正常,在于大夫的额头上轻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