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81梦醒时分

181梦醒时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还在一间屋子的两人,从未想到自己会被偷窥,尤其是于大夫,直接将秦沐捧成了神仙般的人物,却不想自己始终是在梦里,根本不曾“重生”过。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烈扬背对着于大夫,虽然声音是烈扬的,可这样的重逢让于大夫喜不自胜,也甚为疑惑,这女人为何这个时候不好好呆在教室里上课,会出现在这里。

“烈扬,你……”于大夫的一颗心此时是七上八下,根本不曾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异样,听上去颇为冷淡,这与他如同烈火一般激荡的心情有些不符。

就连一旁当做大灯泡的秦沐也一脸纳闷,这厮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要复活烈扬,说要对烈扬好么,怎么给了他回到过去重玩一把的机会,反倒羞涩起来了?这样冷淡的声音,让秦沐这个爱情白痴直接理解成羞涩,要是于大夫知道了他的此时所想,一定会吐血。

他明明非常激动的好不好?

激动的于大夫说话说一半就激动不下去了,因为烈扬已经脱了上衣,背对着于大夫的,是半截光滑的背,在脱衣的时候还微微颤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光洁的悲伤隐约可见的两颗调皮的红色小痘痘。

秦沐忍不住流鼻血了。

不是说烈扬在那次发病昏迷之后才性子大变的么?怎么这会子应该不是她发病之后,而是她发病之前,这女人怎么会这样豪放?

于大夫也明显的是被惊着了,“我我我……”了个老半天,没“我”出个结果来,倒是烈扬回眸一笑,于大夫直接背过了身子。

“不知羞耻。”正当秦沐都觉得于大夫的反应好笑的时候,没想到背对着烈扬的于大夫,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叫我来,就是让我看这个的么?”于大夫冷冷的说道,可是他的内心,也就是年逾三十的于大夫却愣住了,十几秒后,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似的,心中那是一万匹草泥马咆哮着,奔腾而过。

为什么他的嘴巴开始不受控制的说出这样伤人的话?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的,烈扬那光光的背脊很是好看……圆润而有光泽。

“我……”烈扬的眼里很快的就聚集着泪水。连一旁的秦沐都看不下去了,要不是于大夫根本看不见秦沐,估摸着这会子,秦沐想跳出来杀人的心都有了,这烈扬难过的表情是我见犹怜,皱着眉头,转过来委屈的瞧着于大夫。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么?”烈扬委屈的说道,她转过来之时,秦沐也吓了一跳,这女人的校服下面根本没有其他的衣物,此时两只玉兔直接裸露在空气外面,左胸那块如同人的手掌一样抓着她的左边ru房的黑痣令人震惊。

“现在不一样了,”于大夫微微喘息着,好像在极力的平复着什么,转头瞄了一眼烈扬,说道:“一切都结束了。穿上衣服吧。”

“什么?”这声是烈扬和秦沐同时惊呼出声的,只是秦沐的声音于大夫还听不到。

“我说,都结束了。”于大夫微微一笑,有些自嘲:“我在想,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你?你就是一怪物知道么?怪物!”于大夫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转过身来,左手很是粗暴的捏着烈扬左半边ru房,那力道让烈扬惊呼出声。

“已经结束了,你和我。”于大夫恶狠狠的说出这句话,随即放开了手,擦了擦手掌,笑道:“你看看你自己,你还有个人样么?”

烈扬的眼里突然涌出泪水,大颗大颗的打在于大夫的手上,于大夫有些嫌恶的蹭蹭手,背过身去。

秦沐有些看不下去,若不是他不能去刻意的干扰于大夫的梦境,还真有想把于大夫掐死的冲动,他怎么就没看出来,于大夫是个精神分裂呢?还有个第二人格?

其实不止秦沐,就是于大夫都有想掐死自己的冲动,只是现在他的情况很是怪异,说白了,他现在就如同一只孤魂野鬼一样,完全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好像有另外一个东西在控制着这幅身体,而自己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只得心痛的听着烈扬小声啜泣。

烈扬这哭声几不可闻,却还让于大夫挑着刺:“别哭了,烦不烦!我妈妈也不会同意我去娶一个怪物回家的,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嗯?”

“你不喜欢我什么,我可以去改。”烈扬的眼泪不止,好似流不尽一样。

“改?你怎么改?”于大夫突然转过身来,粗暴的将烈扬抵到墙上,一手粗暴的捏着烈扬的左胸:“是这里也改?你出生就长的东西,你能弄掉它么?就算你能弄掉,你改得了你现在的性格么?你知不知道这个东西一直影响着你?将你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只知道阴荡的怪物。”

“不……你怎么会这样说我……怎么会……”烈扬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的砸了下来,悄无声息的没入地上尺把厚的灰尘里。

烈扬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于大夫还在继续着说些什么,秦沐却在一旁大摇其头,这原本的计划不是这个样子的吧?于大夫怎么提前改戏的呢?这完全不按照剧本的来,一通话说下来,不仅仅是烈扬,就是秦沐,自己都晕菜了。

于大夫背过身去,再也不看哭泣着蹲在地上的烈扬,正要走出小屋的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背后一紧,好似有被狼盯住了一样。

愣了愣,转过头来,烈扬已经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一只紫红色的,拥有九个脑袋和长长的凤尾的动物,那动物也不见得有多凶,只是长着九个脑袋,快可怕的。

于大夫是第一次这样靠近的观察着这只怪异的鸟儿,心中一突,果然,那鸟儿冲着他所在地方,直直的俯下身来,九个脑袋都张得开开的,有的脑袋甚至还挂着一丝可疑的水,也不知道是这鸟儿多年不刷牙了,九个脑袋一出来的味道嘛那叫一个难闻。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在一旁削苹果的赵老实,沉浸了老半天后,爆出这样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喊。

秦沐亦是两眼一黑,神识回到了身体,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