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75我即是天

175我即是天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空气再一次变得潮湿起来,小白泪眼朦胧的看着天空,这天空怕是不将秦沐活活整死,是不可能善罢甘休。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这近几日秦沐做了什么小白不知道,可也知道到现在,秦沐身上所累积的功德也是不少,这样的人,除非修为顶天,达到传说中的飞升的程度,是不可能降下雷劫的。

这种东西,也就在神话传说中,或者一些小说的描写中可以见到,至少是在人类有记载的历史当中,除开那些模糊不清语焉不详的,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周围的空气愈发的难受起来,离着最远的赵老实,连滚带爬的从他的宝贝摩托上爬下来,天空的异样让他两腿发软,隐隐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可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赵老实咬着牙,挺着硬往前走,可不消走了两步,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膝盖骨跌得发麻,却好似毫无所觉,索性四肢着地,咬着牙,朝着秦沐所在处匍匐着过去。

越往前,就越能够感觉到周围空气所带来的压力,这样的压力下,饶是赵老实这样的铁汉子,都忍不住嘴角流血,匍匐的速度明显的降低了下来。

并且他身上开始颤抖,像是一叶扁舟,在大海的浪涛声中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覆灭。

赵老实离着秦沐还有三米左右的样子,就忽然感觉周围的压力顿增,陡然间达到一个他难以承受的地步,当即也停了下来。

只觉得以秦沐为中心,出现一股推力,硬生生的将赵老实推回巷子口,连着小白都被秦沐推搡到离诊所门口不远的地方。

在小白泪眼朦胧的视线中,秦沐硬撑着已经摇摇欲坠的身体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背后的衣服飞快的剥落,从后背开始,一大片焦黑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在那片焦黑的皮肤中,隐约可见黑红色的肌肉纤维,甚至秦沐的背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正汩汩的淌着黑红色的鲜血。

秦沐硬撑着站直了身体,这个动作使得他付出极大的代价,尽管极力隐忍,还是隐隐约约能听见他咬牙的声音,他的身体摇摇欲坠,身上许多衣服碎片掉落下来。

秦沐右手微微颤颤的伸了出来,此时的他全身黑得跟个炭似的,那才叫一个真真正正的外焦里嫩,周围满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肉香。

他右手直直的指向天际,天色则愈发的阴沉,在小白惊讶的目光中,秦沐的灵力透过右手直直的冲向天际,像是一道白色的光束,狠狠的击入头顶那片乌云当中。

那乌云正在聚集,被秦沐这样一打断,反而变得更加的急躁起来,就好像生孩子生了一半,让人活活憋了回去。

眼见着秦沐的灵力束奔进了云层,将那云层微微打散了些,没有刚才的凝实,可还没让小白来得及高兴一秒,下一秒,那黑云便又凝实起来,黑云当中的紫色电蛇,闪烁得更加兴奋,仿佛随时都可能落下。

秦沐的右手软软的放下来,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却强撑着站直了身体。

“贼……老……天……”秦沐每一个字都停顿许久,带着不甘,仿佛耗尽了他一生的力气。

秦沐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道井盖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伴着小白的惊呼声和赵老实的抽气声,秦沐瘦小的身形完完全全的淹没在白色的电光里。

如此重的雷电,还是有三道,直接的打在秦沐的身上,第一道有固若金汤顶着,可也只坚持了一分钟便烟消云散。

而第二道,或许是秦沐的体质特殊,还抗的过去,可是这第三道……小白捂住嘴巴,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的洒落,再也不敢继续想下去。

这道雷电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秦沐瘦小的身影在其中被淹没,开始的时候,还能隐隐约约在薄薄的电光中看见一丝人影,可到后来,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当泪光散去的时候,小白紧紧的捂住嘴巴,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场中的情形也让它惊了一跳。

那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身着古装剧才能看见的红色抹胸长裙,简单的挽着一个发髻,发髻上簪着一根碧玉蛇纹玉簪,一抹翠绿隐隐于发间,衬托着脖颈上的雪白。

手持一把长剑,那长剑被她举着,像把牢牢的屏障,横亘在半空,将所有的雷电都死死的挡在外面。

“愣着干什么,速度回屋。”女子皱着眉头一扫屋外,秦沐已经昏迷过去,被她像是抓小鸡一般随意的抓着。

小白眼泪汪汪的看着女子手中抓着的秦沐,便知道刚刚是这女人替秦沐抵挡了所有的攻击,心下也便郁解了几分,尝试着动了动,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白色狐狸身上不断闪烁着的电蛇,那女人面无表情,甚至是有些残酷的说道:“十五代巫祝的第一位侍灵就是这个样子么?”

小白被她说得心中一窒,拼着最后一点力,站直了身体。

“滚回屋呆着去,少在这碍手碍脚。”那女子看也不看小白,冷声说道。

小白四肢一颤,眼中的泪险些掉落下来,艰难的迈动着前爪,却全身都在颤抖,仿佛下一秒就可能倒在地上。

那女人实在是看不下去,小白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女人身后好似一条鞭子似的东西袭了过来,轻轻一扫,那小狐狸如同炮弹一样直直的射入屋子。

只听得屋内咣当直响,在某个尽头,终于停了下来,女人满意点了点头,收回身后的东西,速度快得竟不可思议,若是仔细观察,这东西竟然是一条不逊色于小白的尾巴。

再看了看天空依旧凝聚在一起的乌云,眼色深了深,右手中的剑直指天际:“敢问是哪位,竟敢如此冒犯巫祝,就不怕遭天谴么?”

“天谴?”那云层中竟然传来一个声音,非男非女,在黑色的乌云笼罩下,根本分不清这声音究竟从什么地方传来。

“我即是天,我即是天谴。”那声音无比张狂,即使不见面,女子都能猜到其那副惹人厌的嘴脸,就如同400年前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