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69威慑

169威慑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舞池中的男人都倒下的时候,空气中像是引燃了一个炸弹,陡然间躁动起来,所有的人都停了手中的事物,一脸惊恐的朝着秦沐这边看来。www.pashuw.com

那红色西装的男人,更是在惊恐中,怒急了,冲着秦沐所在的方向打了几枪,火枪的声音像是一个导火索,如同窗外的雷电一样,撕裂了静谧的夜,陡然间所有人开始恐慌起来。

那男人怒急开枪,没一枪打在秦沐的身上,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浑身颤抖,有的子弹甚至打在他自己的脚边,在黑暗中开出炽烈的花朵。

于修站在黑夜里,看着这个满身散发着冷气的男人,他因为身上的伤,站立的时候身子微微向前倾斜着,左手捂着胸前的伤口,脸上的血迹已干,看上去有些狰狞。

就是这样一个瘦小的男人,竟然将全场的打手都给震慑住,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急忙的射了几枪后,都没有打中的时候,整个大厅内全不安静下来,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前。

其实打不中是因为红衣西装男太过紧张,可这些人直接理解为秦沐的妖术,看着满地耳朵流血口吐白沫的打手,有人承受不住哭喊开来,那声音在这样静谧的夜就仿佛是一个导火索,所有人都开始恐慌。

于修像豹子一样掠了出去,黑色的夹克衫在空中扬起一个弧度,看上去如同一只张着翅膀的大鸟,几个起落,顺手解决了靠近着秦沐的,还呆呆的站立的几个打手,瞬间就来到那红衣男的面前。

对方已经吓傻,不知道是因为秦沐的音爆还是因为于修的快速,于修伸脚便将他踹翻在地,劈手夺了他手中的枪,这货穿的最为精致,又能以一声号令所有人,不是他们的头还有谁?

一枪抵住那人的脑袋,冲着大厅内的所有人道:“都给我蹲下!否则一枪崩了他!”

满室的打手如梦初醒,不少人立马蹲在地上,还有些目光凶狠的看着摇摇欲坠的站在那里的秦沐,又看了看于修手上的红衣男,见于修的眼神凶狠,怎么看怎么像个疯子,在于修的对视下,不得不移开了眼,缓缓的蹲了下去。

“放下手中的武器!蹲下!”于修擒着那红色西装男,感觉到对方始终都在颤抖,不禁暗自撇嘴,就这胆量还出来混。

那个站在原地一脸虚弱的小个子不好惹,没想到站在他旁边的黑衣男子更不好惹,许多打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腿脚一直都在发抖。

比起于修,秦沐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更大,看着秦沐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

秦沐忍着胸腔的疼痛,一点点的挪进舞池。

那缓慢的脚步,在这样静谧的夜里就仿佛催命的鼓点,秦沐每前进一步,周围的打手就蹲在地上往后挪一步,这比于修拿着枪赶他们要恐怖多了。

整个舞池已经变成了修罗战场,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有一些女人还没有死去,强撑着躯体在地上缓缓的挪动着,她们的身上还压着那个进犯她们的男人的尸体,看到秦沐走进来,只得趴在地上缓缓的挪动着。

有的女子在趴着趴着,心脏周围突然出现一个小型的伤口,口鼻上有血液喷涌而出,胸口上的伤口越来越大,直到一双小小的嫩手,扒着那胸口露出了小脑袋。

那些女子惊恐的瞪大眼,口里更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眼见着一点点的虚弱下来,秦沐抬手,判官笔发出一道气劲直指从她体内爬出来的小脑袋,一时间血肉横飞,女人上身还继续往上,手臂向前伸着,好像要抓住什么。

只可惜最后她什么也没抓住,她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更多的还在活着的亦或者是已经死去的女子身上,开始有小小的伤口,紧接着伸出小小的拳头,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

秦沐眼色微冷,这是先前她们吃下去的殉葬,不是说七天以后才会成熟么,七天内只是让躯体更加年轻,怎么现在就爬出来了。

一个完全爬出来的婴儿给了答案,它蠕动着血淋淋的小手,爬到那女子身旁的黑衣男子的尸首旁,抓着那把怪枪,小小的嘴巴迫不及待的咬着怪枪上的“水缸”。

那“水缸”是完全密封的,婴儿没有牙齿,只有软软的牙龈,在这样不断的啃食中,嘴上鲜血一片,脸上紫红色的肉肉也掉下来不少。

秦沐注视着那婴儿,看着它紫红色的,肉嘟嘟的小手不断的用力抠着那瓶子,徒劳。

那婴儿黑漆漆的眼睛里没有眼白,流露出的,都是人类最原始的爬书网,它裸露着它那只有半个脑袋的脑子,小小的腹上被黑色的粗线密密麻麻的缝合着,它早就死了,现在不过是由邪灵控制的小小躯体罢了。

都是为了魂晶,这些东西才过早的出现,看来魂晶这个玩意,不仅对人类有好处,甚至灵魂使用了也有很大的好处。

雄浑苍凉的巫歌从秦沐的口中响起,于修一愣,从心底传来一股没来由的信服,他甩甩脑袋,或许这几日跟着秦沐待得时间久了,那种崇拜的感觉又上来了。这几日,跟着秦沐,那是打心底的崇拜。

最开始的时候,秦沐给他的感觉不过就是一神棍,而现在却是快要成为神明了。他见过会术的道士不少,多是倨傲冷清,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一个,会像秦沐这样,为人亲和,却让人不得不膜拜。

周围的打手们根本不知道站在舞池的人,究竟是何意,可是听着这巫歌,却打心底的觉得不可冒犯,纷纷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低着脑袋。

秦沐忍者胸腔泛上来的血气,开始跳着巫舞,一举一动,仿佛都牵引着天地,隔着厚重的墙壁,却能听到窗外噼里啪啦的密集的雨点,雷点渐渐的弱了下去。

秦沐的周身浮起一层淡淡的金光,这使得他看上去竟然有种圣洁的感觉。舞池内还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女子,不知道为何听见这巫歌之后,挣扎的幅度渐渐的减小,知道最后一动不动,身上也开始浮现淡淡的白光两点,一处在头部,一处在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