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66木讷人

166木讷人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人皮符就是最好的佐证。去眼快

那女人定是小茹,半脸人的徒弟,半脸人断不会有如同少女般的声音,人皮符又是半脸人专用,能使用这符的,不是她徒弟,还有谁来。

秦沐记得当初答应过白叔,若第一次碰上半脸人,定会放她一马,也算是尊了重华的旧情,但是第二碰上,将不再留手。

这么想着,秦沐就直接冲了出去。

于修三人面面相觑,立马反应了过来,跌跌撞撞的跟在秦沐身后,于大夫还不忘把地上几瓶魂晶捡来,不过他的口袋都塞满了烈扬身体所化成的黑色颗粒,只得将玻璃瓶悉数抓在手里,跑在最后头。

于修也暗暗佩服,秦沐在被鬼车打伤了后,一度虚弱到只能靠着赵老实扶着,如今却这样直直的追了出去,支持他的,究竟是怎样的精神和信念。

于修哪里知道,秦沐的伤口恢复能力本就在一般人之上,除了内伤,比如上次巨力符所带来的后遗症,恢复得慢一些,皮外伤的话,几乎恢复巫歌一哼唱,就消失了个干净。

包间外面的情况比秦沐想象的更糟。

到处都是一片狼藉,人群惊恐的奔跑,毫无目的,毫无路线,人影憧憧,秦沐这路痴,一出门便没了方向感,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这才找到了方向,不急不缓的走着,偶尔飞快的窜过去一个惊慌失措的影子,大多数人的表情木讷,行走缓慢僵硬。

在酒吧里黑暗的角落中,仿佛还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蛰伏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蹦出一个奇形怪状,秦沐飞快的掠过,偶尔在角落中听得男女欢爱的声音。

仔细看过去,往往是些年轻的少女,看年纪还青嫩,秦沐摇了摇头,在这样大多数人都惊慌失措的环境里,还有功夫去放纵青春,这样的人也算作是奇葩了。

于修倒是皱着眉头的跟在后面,秦沐的路线,似乎是在找出口,只是这出口的方向,为何会有那么多惊慌失措的人,飞快的从他们身边掠过,往相反的方向跑去,更多的人,则是以一种非常缓慢的节奏,行走着。

赵老实跌跌撞撞的跟在身后,撞到了一个木讷的人,那人“轰”的一声倒在地上,像是什么古老的器械突然停止了工作一般,在这样凌乱吵闹的酒吧的夜里,竟然格外响亮。

那人像是一团老旧的零件,倒在地上的时候“哗啦”一声,散落四处。他的脑袋“咚咚咚”得滚落至一旁,四肢如同散落的零件,咕噜噜的滚至一旁。

赵老实停下脚步,彻底傻了。

“干什么停下来,你……”因着走廊的狭小,又黑暗,紧跟其后的于大夫直直的撞上了赵老实的背,手中的魂晶差点要握不住掉落了。

然而话还没说完,这俩家伙就已经让地上的人给吓呆了。

这样散落一地,身上却还没有任何血液流淌而出,这人莫不是机器人吧?

旁边走过的人群,好似没有看见那人的身体一般,直直的踏了上去,一时间鲜血飞溅,那人的身体,就好像一个装满了血的血袋一样,任何人踩上一脚,都能溅得一头一脸。

一滴鲜血溅到了赵老实的嘴角,这货下意识的舔了舔,还是温热的。

鲜血的刺激让赵老实陡然间清醒了过来,这东北大老爷们儿陡然间惊慌失措的叫喊了起来,在那本就狭窄的走廊里,显得极为突兀。

走在最前面的秦沐脚下一顿,不甘心的看了前方一眼,听赵老实叫得这样凄惨,生怕出了什么事,又硬生生的转了头,返了回去。

等秦沐和于修到的时候,赵老实和于大夫已经完全吓傻,哦不,近乎于吓疯。

赵老实趴在地上抓着一只带血的胳膊,往那个连头和四肢都没有的“豆腐块儿”身上徒劳的插了上去,因着使的力气过大,那躯干的肩膀处的伤口,鲜血溅了赵老实一头一脸。

于修飞奔过去,一脚踹开赵老实,和一旁以同样的方式,握着一条腿往躯干上插上去的于大夫,两人滚落至一旁,赵老实还碰到了一个行走木讷的人。

如同之前的那个一样,赵老实面带惊恐的撞倒那人,那人全身零件突然散了架,鲜血在黑暗的路面上,根本看不清楚,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机器人,突然散了架,零件掉到四周的样子。

那人的头“咕噜噜”的滚落至秦沐的脚边,正好面对着秦沐,本是木讷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如今却面带诡异的笑容,活灵活现,仿佛秦沐再靠近一点,就会突然咬了秦沐的脚。

赵老实已经疯狂了,他指了指后来散落一地的木讷人,又指了指先前那个,哈哈大笑,先是笑,而后是哭,一把将那滚落在秦沐脚边的木讷人的人头,抱在怀里,呜呜的哭着,惊天动地。

于大夫的情况倒是好点,没有赵老实这样狂躁,只是呆愣的站在原地,一脸的不可置信,嘴里喃喃的好像在说什么,突然间拔了手中装着魂晶的玻璃瓶盖子,跪在赵老实面前,从那个已经是泣不成声的赵老实手里,抢夺了人头。

狠狠的掰开那人头的嘴,而后一股脑儿的将那魂晶倒入那人的嘴里……

秦沐也想上前一把踹开于大夫的时候,而于修却没有阻拦自家表弟的疯狂行为,而是张大了嘴看着周围……

秦沐这才抬头,发现周围不知道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先前那些神色木讷的人,他们皆是贪婪的看着被于大夫死死抱着的人头,确切的说,是看着那人头嘴里的魂晶。

看着这些人的脸庞,秦沐突然很是血腥的抓起一个最近的,只是轻轻的一碰那人的脑袋,血,就如同水龙头一般喷涌而出,在地上流了一地,脑袋也咕噜噜的滚到秦沐的脚下。

看着那温热的猩红液体倾泻而下,就是秦沐这种见惯了地狱十八层的景象的,都忍不住想要呕吐,更不要说,巴巴的看着他的几个大老爷们儿了。

于修还好好点,于大夫毕竟是医生,只是愣愣的看了秦沐好一会儿,这才哇的一声,丢掉手中的人头。

而赵老实这个令人不省心的,直直的干呕起来,也不知道刚才这货是为谁哭得那样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