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63焦脆香嫩

163焦脆香嫩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于大哥过誉了,”宋玉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倒是对于修毕恭毕敬:“谈不上什么指点。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想必巫祝也想起来了,什么是道家的炉鼎……”

说到这里,宋玉笑笑,倒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也算不得什么上了台面的东西,哪及得巫祝手上的判官笔和阴阳鼎,判官笔以攻击御天下,而阴阳鼎则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刚在门口之时,一看巫祝的符文画法,贫道便知,这次是载了……”

秦沐微微一笑,令人如沐春风,心中却是对此人愈加警惕几分,老话都有说,知人知彼,百战不殆,这厮对自己这样了解,巫祝平日里又不高调,不轻易出手,再说多少人将自己手中这管判官笔认成普通的毛笔,怎的一拿出来,这道士便说得那样准?连着自己手里有阴阳鼎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道士身后还有人,且是一个极为熟悉巫祝的人。

“既然巫祝问起,那么贫道就献丑了。”那宋玉笑得有些腼腆,甚至用手很自然的拂了一把挡在额头前的头发,那模样若是忽略了性别,与女人并无一二,在一旁一直盯着的于修等人都快要吐了。

于大夫的眼神在秦沐和宋玉两人间逡巡了许久,终究觉得,宋玉所说的看上了秦沐的能力只是一个借口,他真正看上的,是秦沐这个人啊……

“制作魂晶的质量好不好,要看炉鼎好不好,若炉鼎比较年轻,有活力,那么所制作出来的魂晶也就越好,这里不是说炉鼎越年轻就越好,要看其阳寿有多长,这种东西,是天定的。”那道士娓娓道来,却丝毫没注意到秦沐愈发冰冷的眼神。

“是天定的。”秦沐附和一句。

“是啊,天命不可违,”宋玉冷笑一声,不知是感叹还是嘲笑:“如今这个末法时代,会修炼的,有本事修炼的,已经少之又少,这……本该属于我们的时代,却让普通凡人所代替,岂不是悲哀?”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宋玉站起身来,有一种挥斥方遒,坐拥天下的意味,只是他说出的话,却叫人心寒:“那些普通的凡人留来何用?一只小小的僵尸就能灭了他们,一场小小的疾病或者车祸就能要了他们的命,疾病,天灾,爬书网,这些东西都可以随意的要了他们的性命……”

“而修炼者则不同,可是在这个时代,有修炼资质的人少之又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渺小的凡人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世界上……他们的作用,是为更为强大的人提供精进的材料……这才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那宋玉兀自说着,秦沐抿嘴不发一言,赵老实和于大夫眼眶微红,那模样看着宋玉好似看见了仇人一般,因为宋玉所说的,没有用处的凡人,这房间内,除了秦沐和宋玉,便是他们了。

“所以,即是炉鼎么?”秦沐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如何发出的。

“巫祝,你太仁慈了……”宋玉看了秦沐一眼,便知那纠结表情的缘由,他的脸上一片潮红,似乎是太过于激动:“贝尼托·墨索里尼曾经说过,只有鲜血,能推动历史的前进。”

他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我们所研制出的殉葬,利用婴灵的凶狠,将一个人所有的精华浓缩在一起,形成魂晶,寿命越长,所凝练的魂晶则越纯净洁白,越短,则凝练得越透明,有些甚至只是一滩水而已。”

秦沐霍然起身,双眼投射出愤怒,那宋玉状似疯狂的看着他:“怎么,巫祝有何意见?”

秦沐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冷笑道:“墨索里尼?那个推动y国二战的小矮子?你的信仰还真是多变,炼制这样的东西就不怕天谴么?”

“不愧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宋玉的声音悠然而飘渺:“天谴什么的,你见过么?这世道如此,人都是要死的,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而且这样的人,是相当脆弱的,为什么以前的人能上天入地,而现在的人却手无缚鸡之力?”

“人类的历史上不需要废物,等待废物的只有一死,与其让他们在天灾爬书网中悲痛的死去,不如让他们作为我的炉鼎,快快活活的死去,同样都是死,作为我的炉鼎,更有价值……”

那宋玉呼吸起伏不定,似是兴奋不已。

“荣耀之门即将开启,唯有被选中的人,才能活下来。”宋玉朝着秦沐伸出手:“巫祝,我们邀请你,一起开创修炼的新时代。”

“做梦!”秦沐站在那,就仿佛是一根出了鞘的剑一样,站得笔直,手中判官笔笔尖上白色的微光闪动,那是注入灵力的表现。

“哈……”那宋玉不怒反笑:“巫祝可是不答应了?你要想清楚,你,只有一个,而我们天月教……”

宋玉还没说完,秦沐的唤雷符已经覆了上去,此次符咒一气呵成,仅一秒就已勾勒完毕,且不在符纸上,而是在半空中。

那道士慌忙拿手中的拂尘抵挡,可惜那拂尘先前让秦沐电得毛都卷了,根本派不上作用,况且这次秦沐就是防止他单纯的将符纸定住,而采用了凌空写符,根本没办法阻挡。

那符文直直得朝着宋玉覆盖了过去,他想要逃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一回头,秦沐不知何时弄出一条长长的符文链,将他的四肢牢牢的锁住。

这样的攻击,那道士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凌空的符文就算了,居然还能把灵力具象化,做成符文链,这完全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那碗口粗细的雷电从那道士身上灌顶而入,于修三人和那胖子都忍不住闭上双眼,不忍去看,深怕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团血肉模糊。

那道士一头卷曲的长发根根直立,看上去就跟个大刺猬一样,全身上下皮肉翻卷,焦脆香嫩,甚至还带着些许肉香味儿。

那道士站在原地,保持着最后逃跑的样子,一动不动,不知死活,站在一旁的胖子看着房间这个架势,慢慢的移到门口,突然怪叫一声,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