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8嘘寒问暖

158嘘寒问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土黄色的光芒也没有维系太久,不多时,只听得一声尖叫,震耳欲聋,伴随着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门口那快要凝结成球的雷电,喷涌而出,外头的胖子,和他所带着的人,一时间人仰马翻。爬书网追书必备

还好开始的时候白面道士已经抵挡了不少雷电,否则这一屋子的雷电出去,还不得直接电死几个人。

外面的人似乎很多,碗口粗细的电蛇一路扫荡过去,只是将哪些人点的原地打颤,不像那白面道士,虽然有土黄色的乌龟壳帮他抵挡了一阵,可当那乌龟壳消失之后,电蛇们蜂拥而上,白面道士立马成了黑面道士,就连那百试百灵的拂尘,都被电的卷了毛。

雷电足足肆虐了十分多钟,赵老实也终于缓过劲来,看着满场的人仰马翻,乐得合不拢嘴,“好样的,就是这样,电死那王八蛋,竟然敢掐爷爷我?”

此番赵老实濒临死亡,若不是秦沐及时出手,他会让那道士使出的妖术活活窒息死,就像烈扬经常窒息昏厥一样,想想都后怕。

濒死的感觉不好受,甚至让赵老实的脑筋一时间转不过来,瞅着趴在地上的白面道士,被仇恨弄得红了眼,顿时赵老实恶向胆边生,土匪劲儿也上来了,大摇大摆的走到那道士跟前。

此时的道士,是向着门内趴在地上的,头顶上那个叉烧包已经散了,一头黑发散落开来,这一看上去竟然比烈扬的还要长,秦沐发现,这家伙用的还真的是自己的头发,而不是假发,一个大男人,留着这样长的头发,还真是稀奇了。

比起上次那个不学无术,小王和花街街坊身上的怨气乱整一气的二货道士,看上去确实更像个道士,毕竟人家也是个执事,哪跟上次那道士一样,只是个外围的,某些方面,相比可是专业多了。

赵老实蹲下身来,首先摸了摸那道士手上的拂尘,只觉得摸起来扎手,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靠近道士的时候,他身上传来的那股焦糊味儿,配着不知道什么味儿的一股怪异的味道,直冲赵老实脑门。

摸了摸那道士脑袋上的乱发,似乎有一股浓浓的头油味儿,冲鼻而来,赵老实嫌弃的擦擦手,觉得对方都这副样子了,似乎落井下石又不是君子所为,想了想也没啥好折腾对方的,便拔腿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好像感觉自己的脚踝被扯住了,低头一看,那白面道士,一脸的黑色,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脚踝不肯撒手,任凭赵老实如何挣脱。

赵老实只觉得抓在自己脚踝上的那只手,如同一只虎钳一样,白面道士一脸的黑色,皮肤上也传来焦糊的气味,咧着一口白牙,死命的抓着赵老实的脚踝,从那脚踝上传来骨头与骨头的摩擦声音,赵老实只觉得自己的脚都快断了。

他害怕极了,先前那道士隔着那么老远,能让他有一种快要窒息死亡的感觉,本就是对这个道士有种畏惧的感觉,而在秦沐那样恐怖的雷电下面,他都电成那副鬼样子了,还能活动,这已经激发了他心中最大的恐惧。

这白面道士,在赵老实的眼里,已经跟妖魔无疑了。

无论如何挣脱都无法,他只好弯下身,碗口般大小的拳头如同雨点一样,密集的打在那道士的身上,头上,手上,只是那道士无论受了多少攻击,即便脸上已经血肉模糊,都不愿意撒手。

但还是有些效果的,感觉到那道士的力道已经没那么大,可是眼神依旧凶狠,赵老实先前的拳头还能落下去,后来对着那道士满脸的鲜血,便下不去手,而这个时候,那道士抓着自己的脚踝的力道,已经大减。

几下挣脱了那道士的魔掌,只觉得脚踝的骨头疼痛难忍,一瘸一拐的走向秦沐,脸上带着畏惧,连拳头都在隐隐作痛,带着些许血迹。

他只顾着回来,却没有看见,后面的道士很是怨恨的从怀中艰难的拿出一张符,连着秦沐都没反应过来,赵老实直觉得自己的背后好似火一样燃烧起来,灼伤了皮肤。

赵老实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一瘸一拐的飞奔而来,秦沐行动不便,于修生怕这莽撞的,将秦沐碰倒,半路拦截住赵老实,手指一碰到他的后背,赵老实便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他的后背已经有熊熊烈火燃烧,于修连忙将窗前的窗帘一并扯了下来,直接扑到赵老实的后面,企图直接扑灭那火焰。

可是符火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扑灭,于修将窗帘揉到赵老实的背后,火没有被扑灭,连着窗帘都被点燃。于修手忙脚乱的将那窗帘丢在一边,还好这地板不是木质的,否则整个天地酒吧恐怕都会被点燃。

直到秦沐用判官笔在半空中,画下一道玄奥的符文之后,一捅冷水从天而降,将赵老实里里外外的淋了个通透。

“明知人家不好惹,还凑上去……”于大夫见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呢……”赵老实立马横眉冷目,那道士的眼神叫他心寒,无论身上被打成什么样子,都不肯低头,用那种阴沉森寒的眼神盯着他,不肯撒手。

赵老实摇摇头,仿佛要把那道士的眼神从脑袋中强行删去,秦沐轻轻的吐了口气,这事要说谁都有错,若不是那道士直接踹门,秦沐也就不会在背后画着唤雷符来对付他了。

只是那道士也是颇为倨傲,赵老实只不过议论他两句,竟然要狠心杀了他。每个人生下来都是被别人议论的,上学会被议论,长大了会被议论,成家了也会被别人议论,议论,会伴随着每一个人。

在秦沐看来,根本不算什么,这道士却下了杀手。

那道士手中拿出的防御符文,秦沐很是感兴趣,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但重在携带方便,用法简单。

虽说后世万法皆出自巫祝,可是在某些方面,道家和佛家比起巫祝的那套来,可要方便许多,简单许多了。

“你有种杀了我。”那道士满脸血污,尝试着站起来,只是全身都在颤抖,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那是电流通过后的后遗症。

“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秦沐愣了愣,说道:“至少我不会,在别人议论了两句,就动了杀心。”秦沐说着,便不想再看那道士一眼,撇过了头。

那道士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的仇恨稍减了几分。

“仙师,您没事吧?”那胖子在人群中,受的伤,倒是没道士的那般严重,只是让秦沐动容的是,这厮在自己身上伤刚刚缓过劲来,在他的上司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就跑来嘘寒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