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6不知悲喜

156不知悲喜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许是于大夫所说的话太过震撼,房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孤独的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婴儿,在哭泣了好久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在半空中可爱的打着瞌睡,小手小脚蜷缩在一团。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在一阵剧烈的喘息声过后,于大夫终于渐渐的平静下来,这才缓缓的说道:“那一次,我也以为烈扬活不成了……”

“早在我们交往的时候,烈扬就表现出很强烈的x欲,尤其是那颗痣,若是被男人触摸,或者被亲吻,她的心脏都跳得很快……”于大夫喘息了半天,从口里吐出一口鲜血,带着一颗牙被吐到了地板上,看着地上的那颗牙,嘴角上还有血的于大夫无声的笑了笑。

“你一颗痣长在ru、房上面,就是一男人亲一下你也心跳加快……”于修忍不住冷嘲热讽,看见于大夫吐出那颗牙,这才住了口,愣了愣,偏过头去。

于大夫自嘲的笑了笑,之前同于修掐了那么久,早就没了力气,也懒得去辩驳,继续说道:“这是平常我跟烈扬呆在一起的时候发现的,在那次烈扬昏迷了整整一个月的时候,她的心跳越来越缓慢,并且一度停跳,状况越来越危急……他们都告诉我,烈扬没救了,没救了……可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那个时候我守在她旁边,突发奇想,摸了她的那颗痣……果然她的心跳开始变快……我越摸她就跳得越快,但是还没有苏醒……后来我舔了那颗痣一下……烈扬这才醒过来。”于大夫说起这个的时候,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微笑。

“然后呢?”秦沐听得入迷,不禁问了一句。

“后来我查找了很多医书,都没有找到根源,或许根源就在那颗痣上,在接受到异性的触碰之后,它会激动,会兴奋,它就像蛰伏在烈扬体内的一个恶魔,一个无法磨灭的恶魔……”

“渐渐的,我的触碰,已经不能引起那东西的兴奋了,它需要更刺激的触碰,或者是别人的触碰,更能让那东西兴奋,在这样的兴奋下,她的心脏,才不至于停止跳动……”说到这里的时候,于大夫渐渐的埋下头,心里似乎是守着极大的委屈。

是了,他那么爱她,那么爱他,她知道,所以当着他的面放纵,也因为他那般深刻的爱,便去包容她的一切,他以为她会回来,依偎到他怀里,地老天荒。

可是她依旧决绝的离开,任他伤痛。

“于是她就堕入风尘,周旋于各种男人身边,是因为生存么?”秦沐小声问道,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于大夫。

“如果不这样,她的心脏就会渐渐停止跳动。”于大夫深吸一口气,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女友承欢于别人的身下,可那颗痣,那个梦魇,就如同一个恶魔一样,让烈扬越来越不像烈扬。

秦沐却是知道是为什么,这女人是鬼车的后裔,鬼车性情残暴,嗜血,且极为好色,这黑色的痣,就盘踞着鬼车的血脉,不知不觉中影响了烈扬。

一直与烈扬一起的于大夫,发觉到她的变化,且烈扬与之分手,直到再一次遇见烈扬,于大夫都装作不认识,可那晚上在看见秦沐身边的两个小女生,受了刺激,想到过往种种。

“所以你那天,是打算掐死烈扬的?”秦沐想到这里,轻轻的问道。

“我不是要杀了她!”于大夫怒吼一句,怒视着秦沐,爬到那图腾旁边,用手将那些黑色的颗粒,聚集到一起,装填到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能装的地方都装下去。

“我只是要杀了那个恶魔,若是没有那颗痣,没有那个恶魔,那么烈扬还是烈扬,她会回到那个与我在一起的时代,而不是让一个恶魔所操纵着,做一些违背她内心的事情!”一边将那些黑色的颗粒装填着,一颗不剩。

于修想要帮忙,却让于大夫一手拍开,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管是不是她的本意,她不要你了,这是事实,难道谁去更改这个事实了么?她不要你了,不要你了!你还这样守着她干嘛?”

“这是我的事,跟你无关,你不要碰烈扬!”于大夫死死的保护着那些黑色的颗粒,一颗不差的揣进自己的怀里。

于修被于大夫噎了一下,看着于大夫漏了风的门牙,嘴角还带着猩红的血,状若疯狂,于修摇摇头,不再理会。

“她选择离开你,或许只是因为不想让你看到现在的她。”赵老实在一旁听着,突然插上一句。

“可是没有她,我更难受。”于大夫叹了口气。继续捡着地上那些黑色的颗粒,颜色如同黑曜石般,碎裂的,晶莹的颗粒。

烈扬身负鬼车血脉,若是那鬼车不会突发奇想,要皆由她的身体,从锁魂渊出来,那么这血脉也就没那么糟,只是一颗比小小的痣,跟一般的人长的痣没有任何区别,鬼车的血脉,还能够让烈扬的身体更为健康。

只是那鬼车若想顺利的从锁魂渊出来,若是它有分身在外面,就很容易出来,但是在它没有分身在外面的时候,只能去找自己的后裔,尽管过了上万年的时光,它依旧有后裔在外面,并且灵魂上,身体条件上,各方面都符合它的要求。

它可以在地狱的锁魂渊,那样遥远的地方,附身到烈扬的身上,然后渐渐的磨灭掉烈扬的魂魄,夺舍重生,唯有这样,它才能从锁魂渊那鬼地方出来,只是这样对于它的消弱亦是不小,可这跟自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没有秦沐遇见了烈扬,并且多番与鬼车交手,最后灭杀掉对方,那么烈扬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魂飞魄散,身体完全由鬼车所占据。

可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虽说鬼车被灭杀,可是烈扬也没能侥幸的活下来,秦沐望着于大夫在地上捡着的黑色颗粒,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那落单的婴儿,在半空中随意的漂浮着,秦沐从贴身的怀中拿出一打符纸,判官笔微动,一道缚灵符便跃然纸上,然后随意的叠了叠,一只崭新的缚灵袋就这样做成了。

原先在桌子上的两杯殉葬,也因着那些小婴儿自愿的燃烧魂力,而消失得干干净净,秦沐想着或许是那些婴儿的魂力迸发的时候,捎带着一同带走了,而眼前的这只,许是漂浮在半空中不谙世事,也就此留了下来。

手中的缚灵袋一扬,那只小婴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沐吸入缚灵袋当中,轻飘飘的落在秦沐的手上,被他小心翼翼的放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