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4婴冢

154婴冢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所制造出的净化结界一点点的崩坏,先前由鬼车发力将秦沐轰出结界,所留下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洞,从那个洞的边缘,一点点的溃散,最后直至整个结界。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鬼车依旧是伏在地上,那九个脑袋却直立起来死死的对着秦沐,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深渊怨气,比起婴儿们所凝聚出来的怨气更加的浓重阴沉,一时间倒也与那些婴儿所凝聚出来的怨气分庭抗礼。

婴儿们所组成的同心圆中,最外围的婴儿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模糊起来,就好像快要消失一般,从最外层开始,一层,两层,三层……直到最中心的那个同心圆。

身形模糊的婴儿们发出一声怒吼,震耳欲聋,随即彻底消失在原地,化为繁星点点。

最中心的同心圆好像受到了什么能量的加持一般,从外围消失了的婴儿开始,一种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开来,一瞬间从外围积聚到中心,从中心圆的那个婴儿胖乎乎的手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万箭穿心,齐齐没入鬼车的体内。

鬼车那十八个大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在那光芒射入体内的一瞬间,感觉心脏都要被冰封,惊得18个血红色的大眼睛眼看着都布上一层黑色,然而一时间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离着最近的同心圆内的那圈婴儿,眼色暗了暗,对着秦沐的那边,眼神中带有些许祈求之色。

秦沐不顾眼前一片血红和身上的剧痛,挣扎着坐了起来,却看到的是,那一圈婴儿身体如同被风化了的建筑物一般,渐渐消失,只在空气中留下些许白色的亮光。

于修长大了嘴看着这一幕,满室的婴灵,凝聚最后的力量攻击鬼车,然后全体消失,整个房间内布满了白色的亮光,好像星辰大海,浩瀚宇宙。

秦沐的眼角湿润,流淌着的泪水混着眼里的血水冲了下来,在他那张满脸鲜血的脸上格外狰狞。

鬼车九个脑袋哈哈哈的大笑三声:“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一帮无用的小鬼,纵使燃烧过全身的魂力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不……这是怎么回事……不……”

鬼车开始的时候还有心嘲笑,可不到三秒,他的全身就开始迸发出白色的光芒,那些光芒从他的体内一束束的透射出来,好似万丈剑光穿心而过,这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多,最后整个房间内都是这样白色而炽烈的光芒。

开始的时候还能听见鬼车的惨叫,可渐渐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整个房间笼罩在白色的强光下,秦沐三人不得不闭上眼睛,赵老实甚至还用自己的手挡在眼前,三人的眼里都满含泪水,一闭眼,便不断的流出。

最难为赵老实,一东北老爷们儿,哭得跟个娘们似的,在这样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极为突兀。

一直歪躺在地上的于大夫似有所动,在这样的白光中勉强的睁开眼,模模糊糊的似乎看见一个心头熟悉的倩影。

光,渐渐的弱了下来,秦沐睁开眼睛,整个房间回归原状,就连桌子上的两杯殉葬都不见了,唯独一个孤孤单单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婴儿,双目流着血泪,眉头紧锁,低着头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这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婴孩的哭声在这样的房间里显得更加的孤单,赵老实被那哭声一抵,渐渐的弱了声,看着房间中央的那个躺在地上的美女,以及美女身边的……等等,烈扬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了?

秦沐也注意到,鬼车消失后,鬼车所占据的烈扬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可是婴儿们的攻击太过霸道,烈扬的身上布满了伤痕,像是被万剑穿了心,只能微弱的呼吸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飘零。

于大夫一手抓着烈扬的手,一边哭得泣不成声,他是医生,他知道这样的伤,大抵是没救了。

秦沐挣扎着站起来,赵老实连忙在一旁扶着,于修看见于大夫的清醒,好似身上也忘了疼痛和麻木,霍然起身,站直了身体,可下一秒又直接趴在地上。

长期的身体麻痹让他暂时性不适合站立,只得匍匐着过去。

而秦沐则是让赵老实搀扶到烈扬身边,这整个房间内,也恐怕就只有赵老实一个人能正常行走了。

烈扬的情况很不好,于修和赵老实没有天眼,无法察觉到周围的变化,除非秦沐想要他俩看见,可是秦沐却看得一清二楚,烈扬的魂魄已经散魂,一个个虚影在她的身上窜来窜去,频率之快,就是连着有了天眼的秦沐都看不清楚。

“秦大夫,你来了……”烈扬的声音虚弱,秦沐连忙用判官笔为其固魂,强行压下胸口上涌着的血气,灌输灵力于笔尖,一个符文刚刚画完,在印刻于烈扬的魂魄身上时,却溃散开来。

秦沐一愣,眼角处滑下一颗眼泪,不知道是为了烈扬而留,还是为了刚刚那群以自身魂力燃烧为引,去消灭鬼车的那帮婴儿。

不信邪,再度握住判官笔,一道道符文再次成形,只是那些符文每每印刻在烈扬的魂魄上时,无一不溃散。

当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红光,自烈扬的脚踝处,慢慢的朝烈扬的头顶移动着的时候,秦沐脑中只剩下三个字,没救了。

她的魂魄已经开始溃散,在承受了秦沐的万千,加上婴儿们用十分暴力的手段,去驱赶那鬼车,她的魂魄虽然不是首当其冲,但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如今,若那圈红色的光没至头顶,那么即是魂飞魄散,大罗金仙都没辙。

“没用的,大夫,我感觉得到。”烈扬的眼角流出眼泪,握着于大夫的手紧了紧,那笑容有些纯真,“你来了,真好。”

这话不是对秦沐说的,而是对一旁泣不成声的于大夫说的。

“我对不起你……”男人低下了头颅,泪水遍布了他整个脸庞,紧紧的握住烈扬的手,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