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3毁容?

153毁容?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鬼车晃了晃身形,在秦沐殷切的目光下,嘴角流出一丝红黑色的血迹,黄色的如同鸟类的眼睛瞪得溜圆溜圆,愣愣的看了一眼秦沐,忽然面目朝下的栽倒下去。www.pashuw.com

还停留在半空中的小婴儿的魂魄完全看傻了,直到鬼车栽倒在地上才回过神来,在半空中伸出两只小胖手,想要去扶,忽而又看见了自己那个被鬼车捏碎了的身体,愣了愣,扭头看着秦沐的眼中陡然间蓄满了泪水。

秦沐最见不得人哭,在鬼车倒在地上的时候,他也松了口气,这才把目光放到那小婴儿的身上,见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顿时也没了脾气。

挥了挥手,那小婴儿就如同被秦沐丢出去一般弹出结界。

秦沐这才小心翼翼的上前,站在那鬼车的跟前踌躇了很久,最终迈上一小步,伸手探了过去。

手还没到鬼车的跟前,那鬼车突然抬起了九个头,十八只谈黄色的大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谈黄色的喙裂成了数块,堪堪得吊在上面,并且有血红色的血,从嘴上汩汩流出。

秦沐一惊,后退一步,任谁突然被十八个血红色的灯泡突然照着也是不舒服的。

只是对视了不到三十秒,秦沐就败下阵来,对方的眼睛个数却是比他多,且一个个红得充血,这样的强光下,秦沐不得不败退,可这才刚刚闭了眼睛,舒缓一下,就感到面前能量聚集,心中有种特别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是秦沐有生之年的第二次,第一次是重华为了给秦沐开天眼,气急败坏的将其灵魂扔进地府。

秦沐抬眼,只看到一片斑斓的光,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忽然就感到胸口剧痛,紧接着自己就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口中气血上涌,吐出些许鲜血,眼前更是一片模糊,只觉得胸口气血难平,疼痛难忍,一时间竟然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一片白茫茫,然后这片白茫茫之间又多了人影憧憧,且渐渐的染上血色。

且说秦沐倒飞出去,一头撞上的是赵老实,赵老实皮糙肉厚,正好为秦沐做了人肉垫子,接了个正着。

“哎哟我艹,这什么……”正在与于修闲聊的赵老实,只是依稀的听见了风声,正疑惑着这房间内哪来的风,一个巨大的东西就如同陨石般砸了过来,丝毫不给他时间反应,被砸了个七荤八素。

直到有湿湿凉凉的东西掉落在额头上,赵老实一手抹去,竟然是殷红的血,触目惊心。

“秦沐,秦沐!你怎么了?”看着手中的血,赵老实还以为是从自己身上流出来的,正要发怒,却听得于修慌忙的在那喊,这才将完完全全砸在自己身上的秦沐放置一边,只见秦沐满脸满头的血,额头上有个伤口正汩汩的流着血,随便碰上一下,都沾染了一手。

于修立马扯了自己的衣衫,整理一下就缠绕在秦沐的额头上,死死压紧,段不能让这血液继续流下去。看着秦沐满头的鲜血,于修有些担心这算不算是毁容了。

秦沐眼前的景色渐渐的清晰起来,只是皆呈现出一种怪异的血红色,于修的嘴巴一张一合,而他所能听见的只是嗡嗡的轰鸣声,好像在水中说话一般。

于修着急坏了,他正与赵老实闲聊,本想着秦沐会安然无恙的出来,却没想到安然无恙的是那只怪鸟,当秦沐如同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时候,于修瞄了一眼秦沐身后,只见那怪鸟趴在地上,九个长脑袋从地上立起来,就如同就根执着的仙人树,立得笔直,脑袋上的毛就如同仙人树身上的刺,根根直立,怒瞪着18个红色的大眼睛,9个喙微张,从其中喷射出五颜六色的东西,风,火,雷,电,水等等各种东西从它那九个头里面喷出来,带着五颜六色的光华,齐齐的冲向秦沐。

而秦沐,就是被这样的东西打过来的。

看着秦沐一头一脸的血,于修就是再傻,都知道对面那个口吐五颜六色的九个脑袋不好惹,连忙拖着秦沐跟着赵老实移到一边。

“巫祝,”那九个脑袋说话了,齐齐开口,好像是放了立体音,整个房间内甚至还有回音,震耳欲聋:“我承认你很强,确实重伤了我的分身,你这样的强者,遇上我,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我不会让你愧对于强者之名,我所有的分身如今都在这里。”那九个脑袋的声音似男非女,断断续续,好像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秦沐渐渐的能听见声音,却听见那鬼车这样说,若不是身上还虚弱,秦沐真想跳起脚来骂娘了!这货还要脸不?自己重伤它一个分身,这货竟然直接把剩下的分身都弄过来,不就相当于本体么?

这么想着,忽觉得不对,且不说鬼门未开,就是开了,这货的本体不是在锁魂渊么?多少年了,有几个深渊恶魔能从锁魂渊里面出来,还不要说一只上古凶兽,修炼了几万年,分身的魂力却还及不上秦沐。这凶兽究竟有何本事,能从锁魂渊万千关卡中跑出来,还跑到了这个界面。

难道说……

秦沐头昏脑胀,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却什么也没抓住,正是懊恼之时,只感觉到周围的怨气剧增,由于秦沐的血液流进了眼睛,看什么都是一片血红,这片血红中,有无数个小婴儿练成一个个同心圆,一层又一层,将那鬼车死死的围在中央。

所有的小婴儿都是趴着、头朝着鬼车,胖乎乎的小手向前伸展着,唯独那个被秦沐弹出结界的小婴儿,还在漂浮在空中,好奇的朝着底下的婴儿张望着。

只见这些婴儿胖乎乎的小手不约而同的结出一个手印,从最里面的那个同心圆开始,升腾起一层怨气,朝着外面的辐散开来,每一个婴儿的怨气都集中于自己那两只小胖手的上面,一点点的凝聚,越来越重,越来越浓。

那两只小胖手也不知道是结的什么引,竟有一种压抑的感觉,一点点的从周围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