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1你又奈我何?

151你又奈我何?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脸色不变,秦沐无所畏惧的说道:“你以为同样的事情我还会上当么?你难道忘了上次我是如何回答你的?”

那鬼车丝毫不惧,哈哈一笑:“巫祝,我知道你狠,即便是烈扬死了,你也能够去地府抢人,可是你别忘了,那是在烈扬的魂魄存活的情况下,若是她魂魄也被消灭,你又奈我何?”

秦沐没有说话,因为鬼车虽然疯狂,她所说的,却是真的。去眼快

若烈扬的魂魄消失,就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

鬼车见秦沐没有答话,只是阴沉着脸色,便知自己已经猜对了大半,冷笑一声:“秦大夫,我说的可对?”

一边是烈扬要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这天地间,一边是万千婴灵被害,变成凶灵,孰轻孰重,秦沐亦分得清楚,可想到烈扬曾经笑靥如花的样子,再看看满地的婴灵,秦沐突然发现,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都在犹豫。

最后索性一闭眼,秦沐的语气中带有悲痛的意味:“若是烈扬此番会烟消云散,那么秦某人只好立下衣冠冢,年年祭拜。”

说着手中的判官笔轻轻一扬,一道唤雷符一气呵成,前后不过数秒,一形成便朝着鬼车的头顶笼罩下去。与此同时,秦沐开始围着那鬼车夸张的跳起了舞,一边跳,一边唱着巫歌的第十三篇章——万千。

万千是属于巫歌当中最为难唱的一首,这个难唱与那三篇禁咒的难唱不同,禁咒是因为秦沐的修为低下,灵力上无法同步,因而难以为继。然而万千则是因为唱法怪异,若是在秦沐体虚之时,根本无法驾驭。

万千的效果是让对方有一种被万千刀痕割裂过身的感觉,就好比古代的一种刑罚,凌迟处死一般,只不过这个“凌迟,身上是不会留下任何伤痕,但是精神上所留下的伤害根本无法抹去,听的人,会以为自己全身都受了伤害,最终导致魂魄的灭亡。

这也是秦沐想出来保护烈扬魂魄的办法。

理论上并不难,可实际操作的时候却是很难,秦沐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在魂力上,压对方一头,若是鬼车的魂魄上比秦沐强大,那么唱完这首巫歌后,他的魂魄只会是重伤,而不是灭亡。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秦沐才辅以巫舞。

这还不够,为了保险,秦沐围绕着鬼车开始跳舞的时候,双手也不闲着,一串串细细的符文链,开始缠绕着那鬼车,那是有净化作用的符文链,如同圈地一般,将鬼车牢牢的圈在原地。

由于秦沐是背朝着鬼车,来绘制符文链的,所以,这用来圈地的符文链,也将他本人,同那鬼车圈在一起。这也是秦沐故意为之,因着他的巫歌是无差别伤害,除了他自己,基本上在场所有的人,都会受到巫歌的伤害,无论是婴灵,还是呆在门口已经全身麻木的于修。

所以,秦沐才将自己与那鬼车包围起来,自巫歌开始响起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符文链还未真正成形,于修也就受到了点影响,只觉得心中郁闷难忍,仿佛有无数道小刀在心上狠狠的刮着,疼痛,却又不见伤口。

随着符文链渐渐密集起来,就如同先前将古永笼罩着的那个净化结界一样,通体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球形,将秦沐和鬼车死死的笼罩在里面,外面的于修和婴灵们也便听不到了。

于修深深的吐了口气,此时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在抽痛,但好在是身上也不再那么麻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稍稍活动了下筋骨,尝试着站起来。

周围都是长相十分可爱,可是身上却伤痕累累的小婴儿,在秦沐挥动判官笔的时候,于修也将房间内的情况尽收眼底,差点吓得晕了过去,这不亚于活人硬生生的变成鸟,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大。

想着或许是之前烈扬就已经为他带来了视觉上的冲击,这次他竟然没有直接晕过去,也算是难得了,此时的于修抓着身后的门,尝试着站起来,心里的痛加上半身的麻木,他是尝试了几次都没能顺利的站起来。

身后却传来了敲门声。

于修看了秦沐一眼,那符文链已经完完全全的将他隔离了,此次的符文链极多,比起上次古永的,要夸张了许多,古永那次,于修在外面,还能依稀得看得清楚里面的动静,然而这次,是彻底看不到了。

若是这房内的情形传出去,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外面的敲门声响了许久,都不见里面开门,似乎是急了,狠狠的拍起了门,靠在门上的于修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个力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熟悉,他把耳朵贴到门上,依稀得听到赵老实的声音竟然在门外响起。

“头儿,开门呐,快点啊!”外面确实是赵老实,只不过他还抓着另外一个人,那人如同烂泥一般,完完全全的靠在他的身上。赵老实一手拎着人家,一手在门上使劲拍着,周围喧嚣的音乐几乎淹没了他的声音。

这货不是跑回去通风报信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于修有些愤怒得挪了挪,反手将门拧开。

赵老实连忙推门,只是这门推开了一个,刚刚能容纳一个人侧身而过的样子,就推不开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一般。

赵老实只得硬生生的侧着身子,手中抱着靠在他身上的那人,挤进了门。

赵老实费力的撅着屁股,为自己留下多点的空间,刚刚进门,便将手中如同烂泥般的人往地上一丢,而后才顺手关了门。

于修本来坐在地上,硬生生的让赵老实挤得往前挪了一步,正想开口训斥,这赵老实直接丢下来一个人,身上是藏青色的西装,那打扮如同要去相亲的小青年一般,可背上已经侵染了血迹,连着袖口上,领口上都是斑斑血迹,头发凌乱。

赵老实随意的将那人丢在地上,那人“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赵老实也不怕将人摔坏了,那人软软的翻了个身,面庞正好对着于修,口中的训斥正想冲口而出的时候,又生生的咽了下去,因为于修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庞。

于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