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50恼羞成怒

150恼羞成怒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怪鸟手中的婴儿“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并且四分五裂,两只胳膊都掉落了下来,手肘上的肉已经裂开,那是活生生的摔裂的。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这婴儿的身体先前一直泡在血水当中,又是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本来味道也就奇怪,更是强行附体,就连秦沐之前与这小家伙握手的时候,都轻拿轻放,生怕将小家伙给握坏了。此番怪鸟这么一丢,那婴儿的身上便裂了,趴在地上,发出凄惨的哭声。

“哭什么!”怪鸟九个头齐鸣一声,一爪子踩在婴儿的身上,活生生的踩断了那婴儿的脑袋,婴儿的哭声一停,随后再次响起,更胜从前。

怪鸟干脆踩爆了婴儿的脑袋。

紫红色的小脑袋如同豆腐一般,被那怪鸟的勾爪所捏烂,婴儿的眼睛从那勾爪的指缝中,同那些紫红色的烂肉一并,挤了出来,掉在地上,从地上死死的盯着上面的怪鸟,一股浓烈的黑气从那婴儿的身体里迸发出来,一个面带戚色,嚎啕大哭的婴儿从那身体里飘了出来。

整个房间的婴灵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死死的盯住中央的九头鸟,一股宛若实质的怨气,在房间周围的婴灵中,逐渐弥散开来,与那深渊怨气竟然能分庭抗礼,在房间内争夺着地盘。

那怪鸟一不做二不休,其中一个脑袋冲天尖叫一声,巨大的翅膀伸展开来,朝半空中婴儿的灵魂笼罩过去。

秦沐也堪堪出手,判官笔化作一道利剑,朝着那怪鸟的羽翼就射了过去,那怪鸟其中一个脑袋,喷出狂风,吹得秦沐不得不眯起眼睛。

可这丝毫不影响判官笔的速度,依旧笔直的朝着那怪鸟射了过去,那怪鸟暂且不去理会小婴儿逃逸出来的婴灵,连忙躲开。

怪鸟恼羞成怒,另外一个脑袋喷出熊熊火蛇,喷涌开来,朝着秦沐所在处蔓延过去。

那火蛇迅速的缠上秦沐,却被死死的挡在他身前的十公分处,不得近身分毫,一个淡淡的、闪着金色光芒的罩子将秦沐上上下下笼罩个严严实实,那是固若金汤,近乎完美的防御。

秦沐想起曾经无脸人说过这鬼车喷出来的可是三味真火,本想着固若金汤很可能防御不住,却没想到会完美的拦截下来,看来对方也不是全部力量都放在了这里。

那东西有九个分身,这也想必只是九分之一,况且这货也应该损失掉了不少分身,远没有那次在冥河处遇见的厉害,若这东西喷出的真的是三味真火的话,以秦沐现在的能力,所制造出来的固若金汤,怎么可能完全防御下来。

这点自知之明,秦沐还是有的。

“怎么,恼羞成怒了?”秦沐笑着来了一句,躲过狂风,九头鸟还想发动攻击的时候,只见刚刚奔过去的判官笔在空中拐了个弯,再次朝着九头鸟飞奔下来,只听得“噗嗤”一声,那判官笔在九头鸟的身上洞穿,来了个透心凉。

九头鸟九个头齐鸣,发出悲惨的一声尖叫。暗黑色的血液,从它胸口的小洞里汩汩流出,滴落到地上,整个房间的的婴灵爆发出齐齐的一声欢呼。

“你若是跟他们没有关系,为何所有的婴儿看见你受伤,都如此高兴?鬼魂是不会说谎的。”秦沐在手中仔细擦拭着判官笔,判官笔是驱邪之物,这身上,若是弄上秽物,那可就是罪过了。

听着那九头鸟的叫喊,秦沐很是惬意,“曾经有本古书上描写,有鸟昼飞夜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飞鸟,脱衣为女人。今时小儿之衣不欲夜露者,为此物爱,以血点其衣为志,即取小儿也。谓之鬼车。”

秦沐说完,陡然间想起了那回魂魄从冥河回来,突然在梦中梦见的陈年往事,实质上在那个时候,梦境就已经提醒过秦沐,抱养。

他是由重华所抱养的,而那些婴儿,亦是喜爱人类小孩的鬼车所抱养的,而鬼车,正是同秦沐一个房间的烈扬。

只是那个时候,秦沐从没想过,在锁魂渊那种地方,竟然会有鬼车的存在,也从来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在一起,总以为只不过是巧合。

想到这里,秦沐叹了口气,好在现在已经明朗,便悠悠然的看着一脸惊慌失措,胸口还在淌着血的怪鸟道:“若不是刚刚灵光一闪,我是断不会想到这个,鬼车,喜爱在小孩子的衣服上面,留下血滴作为标志,而后抱养人类的小孩。”

“可据我所知,你这样一个在锁魂渊呆了许久的,那深渊怨气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你,使你凶性大发,改变了许多,就好像刚才一样,你明明可以安抚孩子,以安抚的手段让他停止哭泣,可是暴躁的你,采用的办法则是杀戮。”秦沐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可藏在袖口中的右手,已经紧紧的握着,青筋暴露,说明已是愤怒到极点。

“跟着你的,是成千上万快要化成凶灵的恶灵,你这样做,对得起他们吗?”秦·沐环视着众位婴灵,忍不住反问一句。

“是,那些孩子是我抱养的,也是我杀的,可你们不是经常说孝道么?我是他们的父母,难道让他们听话的权力都没有?”那鬼车颇为暴躁,此时越如同悲天悯人一般,蹲下来,看着地上那个让它一脚踩得身首异处的婴儿尸体。

那鬼车软了声音,语气如同一位真正的母亲,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残忍至极:“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你闭嘴而已。”

秦沐的脸色顿时黑得能滴出水来。

“人类的孩子,你一个扁毛畜生怎么可能生的出来,将人类的孩子当做你自己的孩子,并且还肆意杀害,你当真该死!”秦沐说出这么一句,双手迅速的结了个印。

那鬼车只觉得胸口上的伤,陡然间变得很疼很疼,仿佛是什么东西一直在伤口上灼烧一般,那滋味疼得鬼车恨不得倒在地上打滚,可是它不能,因为秦沐在。

秦沐是它的敌人,因着秦沐在,所以它不能倒下,极好面子而又暴躁的鬼车,倔强得不肯挪动一步,可秦沐自己也能感觉的出来,那道伤口,已经开始腐烂了。

判官笔是有克制邪物的功效,由判官笔贯穿而过的伤口,根本就不可能愈合,再加上秦沐的那个手印,一时间伤口强势的溃散开来,疼得那九头鸟儿的几个脑袋都聋拉了下来。

“你……你不能杀我……你忘了……忘了这身体……是谁?”那鬼车故技重施,即便是疼得不行,还要硬撑着,断断续续的说出与上次附体在烈扬身上的时候同样的话,它看得出来,眼前的男人对烈扬还是有几分好感的,况且,秦沐是个心软之人。

秦沐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对了,烈扬,他把这事儿完全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