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9你是凶手

149你是凶手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冷眼看着烈扬长出羽翼,随着烈扬身上的衣服的剥落,当全身的衣服都离开她的身体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鸟,是棕红色的羽翼,勾嘴,黄色的大眼,冲着秦沐怪叫一声,头很是诡异的左右摇摆着。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离着最近的于修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先不说一个大活人变成鸟是有多么的怪异,就是一个正常鸟儿,会左右摇摆着脑袋么?

那鸟儿左右摇摆着的头颅渐渐在空气中留下虚影,好像一时间有多个脑袋一样,于修那个位置又是刚好对着那鸟儿的眼睛,这怪鸟怪叫一声以后便什么声音也不发出,只是站在那里兀自的摇摆着脑袋。

秦沐怕于修靠的太近出事,毕竟这鸟儿周围都是深渊怨气,连忙跳下沙发,拖着于修的后衣襟就往门口跑,目测门口大概是离着烈扬最远的地方,将于修往门口一放,此时的于修根本无法动弹,这样的事情已经完全跳出了他的世界观。

秦沐安置好于修,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那鸟儿已经停止了脑袋的晃动,确切的说,它就算想晃动脑袋,也晃动不成了。

因为它现在不是一个头,而是,九个头。

九头鸟!鬼车!

秦沐立马想起了那次被重华离魂,生生的拉入冥河,所遇见的,也是九头鸟,虽说和眼前的这东西还是有点区别,但也差不离了。

“怎么,老朋友见面,不兴奋吗?”黄色的勾喙上下张合,淡黄色的眼珠里满是戏谑,那鸟儿发出的声音竟然是烈扬的,周围是秦沐身为熟悉的深渊怨气,秦沐亦被这东西吓得呆愣了,相互看了好半天,脑袋里才轰鸣一声,反应过来。

上回烈扬身上的那个东西,也带着深渊怨气,而且那个东西还没有完全出来,只是暂时性的霸占了烈扬的身子,而现在,那个玩意竟然完全占据了烈扬,使其完全鸟化,原来,在烈扬身上的深渊恶魔就是重华让自己去看的鬼车,早在一开始,重华就已经提醒过自己。

秦沐心里头一次产生了恐惧,那玩意给他带来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就是当日联合着无脸人,都没能搞定对方一个分身,到最后还弄得那样狼狈,如今他又不是灵魂状态,法力大大削减,且身边也没有无脸人,反而要分心照顾于修……

秦沐觉得,怎么看都没有胜算。

“你不兴奋,我可是兴奋的很呐。”那鬼车看着秦沐,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自从上次冥河一别,我可是一直念叨到现在的。”此时它的声音又再次变化,是一个彻头彻尾男人的声音,秦沐听上去有些耳熟。

“怎么,还没想起来么?”那男人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还带了些许女性化的特征,听上去显得极为妖媚。

秦沐脑袋轰鸣一声,这声音,他听过,就在那次帮着一群婴儿超度后,在病房门外听得的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那声音,与现在的男音是一样的……

秦沐脑袋混乱了,他突然发现,或许自己本以为帮了烈扬,实质上是害了人家,本身烈扬只是身上有一半长了怪痣,影响了美观而已,而现在却是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明明七星阵已经将那怪痣给压制了下去,为什么……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吧?”那鸟儿似乎看出了秦沐所想,此时那小婴儿扭动着小屁股,爬到了那怪鸟旁边,蹭了蹭,怪鸟便弯下腰,将那小婴儿一把抱在怀里,亲昵的逗弄了几下,这才道:“我有九个分身,本是在锁魂渊下里的一只凶兽……”

“冥界的锁魂渊当中向来只有鬼魂,何时会有凶兽?”秦沐虽然还在愣神,但是一听那怪鸟诉说,立马开始反驳。

“你怎知没有?你去过锁魂渊?”那鸟儿不屑的反问道。

“我没有去过,只是听说。”秦沐被那鸟儿噎了一下,有些讪然。

“你这自以为是的态度,跟你的师父是一样的。”那鸟儿怪笑一声,“自从上次动乱之后,再次醒来之时,我就莫名其妙到达了锁魂渊,连你都知道锁魂渊只有冤魂,没有凶兽,那么凶兽为什么会在里面?我只是想要出来,我有错么?”

“可你也不应该利用别人的身体出来,烈扬何辜?”说到这里,秦沐的情绪有些激愤,脑中灵光一现,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后面一句话,别说那怪鸟,就连门口那于修和趴在怪鸟胸口的婴儿都觉得莫名其妙,因为秦沐说:“那些天真善良,活泼可爱的稚童何辜?要因为你那样惨死和命丧黄泉?”

“你说这话我就不懂了,”那鸟儿抚摸着手中的孩童:“我怎么对不起他们了?从头到尾我有做什么呢?”

“本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成千上万的婴灵会以同样的方式惨死,成群结队的在医院等待超度,为什么他们身上会有浓重的怨气,后来有了殉葬,我更加想不明白,这些婴灵,不留在失去生命的地方伺机报仇,却出现在医院?完全不合情理,”秦沐说此话的时候颇为激愤,指着那怪鸟说道:“直到刚刚灵光一现,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医院。”

“你这么多想不明白,又何以要赖我了?只不过巧合遇上几个和他们一样的孩子罢了,或许人家是在医院就已经断了气,所以停留在那里呢?秦大夫,你说这些话之前,有没有好好的思虑一番?”怪鸟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手中的婴儿。

“是么?我开始的时候也不明白,可是当你出现在这个房间后,我就渐渐的明白了……”秦沐指着那怪鸟,脸色瞬间诡异起来:“难道你没看见,跟着你的万千婴灵么?”

秦沐手中的判官笔在半空中一挥,整个房间已经变色,房间内变得更加的昏暗,天花板上的灯已经变成了黯淡的黄色,仿佛随时都可能熄灭,整个房间内,地板上,墙壁上,茶几上,沙发前,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婴儿,他们统一的只有半个脑袋,裸露着脑子,小小的肚皮上还有黑色的线头,胡乱的缝在上面,有的是聋拉着肚皮,有的是完全敞开,看得清里面空空荡荡的腹部,以及暗红色的血块。

他们旁若无人的在地上,或者墙壁上和家具上快乐的玩耍着,时不时的发出一声笑声。

从烈扬第一次出现在秦沐的视线中,秦沐就在窗户上看到了鬼脸婴儿,窗台上甚至还有一个塑料袋所包着的小婴儿的尸体,再到医院走廊上建立起鬼打墙,只求秦沐超度的成千上万的婴灵,最后到这烈扬出现之时,房间里慢慢聚集起的婴灵。

秦沐早就该想到,这些婴灵始终是跟着烈扬的,婴灵会执着的跟着一个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是杀害他们的凶手。大抵有仇怨的鬼魂皆是如此,执着的跟着凶手,等待对方虚弱之时,再伺机而动。

纵使那鸟儿说自己是凶兽,看到这幅场面,忍不住倒退一步,惊得将手中的婴儿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