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5两千万冥币

145两千万冥币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一接触,只感觉触手冰凉,好像一块没有温度的冰块一样,又是那样的柔软,只是微微的拨弄,便让秦沐看了个清楚,那婴儿的肚子上,果然一圈密密麻麻的黑线。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或许这个,还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秦沐看得那黑线,收回了手,冷笑一声,正当此时,那婴儿的眼睛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瞪得大大的,看着秦沐。

此时离着最近的赵老实“啊”了一声,惊得一个倒仰,差点栽倒在地上。

秦沐手上突然多了判官笔,一道缚灵符直接打入婴儿的体内,那婴儿的眼睛眨了眨,又再次缓缓闭上。

“妈的,吓死我了……这东西刚刚……”赵老实惊得倒吸一口冷气,直到秦沐让婴儿的眼睛闭上,他都还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心有余悸的看着那小婴儿。

“无妨,只是婴灵而已。”秦沐皱着眉头,手中的判官笔微动,在婴儿身上刻画下了净化的符文,依旧是蝇头小字,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灵力的损耗,而现在这婴儿的灵魂等于是刚刚被秦沐开了封印的那种,早在这娃娃死的时候,就已经化成凶灵了。

早夭的婴儿,特别容易化成凶灵。

那杯子中的血水,和婴儿腹中的那个怪玩偶,都有某种抑制婴灵的作用,否则,这样一杯东西,还没有被做成酒拿出来卖,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一旦这种东西进入人的体内,血水就会被人体强大的胃给消化掉,而剩下的那个婴儿,则在人的体内迅速的化为婴灵,对于人来说,确实是不宜的,但是那个迅速年轻十岁的反应,又是怎么来的呢?

“那些喝下了酒却年轻了十岁是怎样的?”于修甚是疑惑,看着角落里的烈扬,此时的烈扬正偷偷的朝婴儿的方向看过去,令人奇怪的是,这女人竟然眼含泪水,眼里闪着温情。

于修看过去的时候,两人正好对视,那烈扬一愣,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擦了擦眼泪,说道:“这其实只是在燃烧喝下去的那个人身上所有的生机而已。”

秦沐脑袋一丝灵光闪过:“你的意思是,这东西喝下去好像是年轻了不少,确实燃烧掉喝下去的那个人身上所有的寿命,以此来换取一时的容光焕发么?”

“是这个意思,”烈扬看着烟灰缸里沉睡着的婴儿,眼里透着一丝不忍,这表情落在于修的眼里的时候非常奇怪,这女人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她看到这些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就是再同情,再悲悯,都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拥有这样的表情,搞得好像这孩子是她生的一样。

“会……维持多久?”于修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

“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第一批参加了酒吧活动的人,都会陆续的死去。这个要看个人的寿命有多长,寿命越长,所维持的时间就越长。”烈扬说这番话的时候沉寂如水,可听在于修耳朵里的时候,却如同炸雷。

于修晃了晃,险些倒在地上,下意识的摸出手机来,强撑着问出最后一句:“你们这样做,不怕警察上门么?参加过酒吧的人都会死去……”说话间,已经将烈扬与那胖子归类为一类人。

“上门?”烈扬看着于修,似笑非笑:“你们不是已经上门了么?况且,酒吧里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组织,那些参加过的人,在一个星期以后都会死于非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秦沐皱着眉头,判断着这烈扬说这种话的真实性。

“你不相信我?”烈扬看着秦沐,眼睛突然湿润起来:“这些孩子,以后会怎么样?”

“会进入轮回,由我引导。”秦沐看了看手中的孩子,也察觉到烈扬在看到自己手中的婴儿的时候,情绪会变得很奇怪。

烈扬双眼含泪,微微的点了点头,让秦沐觉得更加奇怪,甚至有了和于修同样的念头,只是让他超度过的婴儿颇多,就是有了这念头,也觉得不可能。

正当烈扬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赵老实一愣,连忙移到门口,却也不开门,只是低沉着说道:“谁?”

“啊?是我,我是蝎子,您看,能不能先把帐给结了,这个……小本生意……”秦沐哭笑不得,这中途打扰,竟然是来讨钱的。

赵老实却慌了神,看着烟灰缸内的婴儿悄声问道:“怎么办?那桌子上……”

这赵老实还没说完,只见秦沐单手在桌子上一抹,那桌子上已经大变了模样,一切都好像原先的样子,三杯殉葬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未洒出一滴,那烟灰缸里面也是什么都没有。

于修冲呆愣的赵老实点了点头,示意他开门,这二货傻呆呆的看了秦沐老一阵,直到外面响起了拍门声,这才慌慌张张的开了门,一开门,那胖子便挤进门,诧异的看了烈扬一眼,然后搓着双手对着秦沐道:“哟,公子,还没开始呢?怎么,是不是这妞太烈不符合您胃口,要不要蝎子给您张罗着换上一个?你也是知道,有的时候啊,这小姐,就喜欢玩些烈的。”

烈扬听得这胖子这么一说,显得有些害怕,朝着秦沐隐晦的使了个眼色,秦沐从怀中掏出一张卡,递给胖子:“拿去刷,本公子就喜欢烈的,哥就好这口。”

“我懂,我懂。”胖子连忙将那卡接过来,准备出门,秦沐告知赵老实密码,这厮连忙跟在那胖子后面,不一会,便拿了卡回来。

“秦大夫,您这张卡上,还真……”赵老实吓了一跳,这秦大夫住着那么一个破屋,原来竟是这样有钱的人,不过这卡上一共就两千五百多万,这一下子就剩下一个零头,就是赵老实,都替秦沐心疼。

或许是感受到赵老实的心疼,秦沐无声的笑了笑:“不过是两千万冥币,你这副心疼的模样,是做给谁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