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4得罪土豪

144得罪土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些都是婴儿的尸体所浸泡出来的酒,喝下去,会迅速要了人的性命。去眼快”烈扬顿了顿,说出一句让赵老实和于修瞬间变了脸色的话来。

“哈哈哈哈……”秦沐笑了,手中的殉葬晃动着,几滴酒液挥洒出来,滴落到白皙的手指上,显得其手指格外的苍白,“你说的,确实让人无法相信,蝎子说了,这不过是调酒师调制出来的血液而已。而且这种事情,你一个做……”秦沐顿了顿,难以启齿,怕直接说出来会伤了烈扬的自尊心。

不过想了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多心了,笑贫不笑娼,做都做了,还有什么提不得的,”作为一个在酒吧里的坐台小姐,你觉得这样机密的事情,老板会说与你听么?是不是胖子,说你是个高级货色,是个公主,你就相信了?”

秦沐刺耳的话说得烈扬脸色一白,无奈的闭了闭眼睛,有些乏力:“你不相信就算了吧。”

“我信。”于修一脸凝重。

赵老实恨铁不成钢:“头儿,这样漏洞百出的话你都信?啊?就这酒,若是一开始就能要了人的性命,那哪里还会有那么多人追捧,都说是狂欢一夜,年轻十年……而且古永也年轻了……你也发现了……”

“可是你没发现,当古永吐出来那个婴儿以后,他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就算古永是个娃娃脸,可你跟他工作那么久了,连他的气息都没分出来么?”于修烦躁的转过身来,他是受够了赵老实了啊,这迟钝的个性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只是觉得这货经常“老实点,老实点”的叫的异常给力,从没发现是个木讷的人啊。

秦沐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这……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赵老实讷讷的说道。

“这就说明,那东西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喝下去的时候,明明不是婴儿,而吐出来的时候,却是一个婴儿尸体?”于修眼色犀利的看着赵老实。

“这个……其实这杯子上是做了手脚的,我想,秦大夫应该知道的吧。”烈扬将这个包袱踢给秦沐。

其实秦沐一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他好奇烈扬出现在这的原因。

此番让烈扬提起,遂笑了笑,捉着手中的殉葬,一手也不见得他做了什么,在上面轻巧的一抹,整个杯子已经变了模样,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这样的味道,就是秦沐都皱眉,将那杯子嫌弃的搁在桌子上。

杯子里面是一抹非常浓重的血色,血色里面有个椭圆形的东西在里面浮浮沉沉,看不清楚是什么玩意,秦沐离得远,双手结印,以灵力灌输与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右手以剑指,在半空中迅速的画下一个“古神语”,即符文,那符文在杯子中一闪而入,而秦沐则端着一个烟灰缸在一边等着。

正当于修疑惑想要开口询问什么的时候,那杯子里的血水突然沸腾起来,由于那味道实在是爬书网,几人都不敢靠近,烈扬好像是司空见惯,也被这味道熏得靠后,眼里却流露出一瞬的不舍,只是很短暂的一闪而过,也让于修捕捉到了,觉得莫名其妙。

于修也是捂着口鼻靠后,至于赵老实,恨不得整个人就化作门板,跟个蜘蛛侠似的,都贴到门上去了,要知道,那门可离着茶几是最远的,要不是有任务在身,于修都怀疑这货会毫不犹豫的开门冲出去。

沸腾的血水一点点的分开,渐渐的从里面升腾出一个血红色的玩意,这玩意的味道也愈发的难闻,就好像一条臭水沟很臭,而秦沐直接将臭水沟内最臭的东西给拿出来了一样,整个房间,霎时间弥漫出一种腐烂的味道,闻着直达头顶,让人作呕。

这个玩意在上浮到杯子的上空后,秦沐又是一道符文打进去,那东西身上所带着的血污一点点的退散,露出原本的样子,那是一个皮肤暗红的婴儿,蜷缩着小手,紧闭着双眼,身上的伤痕,与原先古永吐出来的那个婴儿一模一样。

秦沐这才拿着烟灰缸放在婴儿的下面,那感觉就好像捞鱼似的,将那婴儿放置于手中的烟灰缸中。

那真的是一个人类的婴儿。而非胖子所说的由调酒师调制出来的东西。

紫河车就是婴儿的胎盘,本草纲目曾经记载,紫河车有滋养补气的作用,而小婴儿更是在一些古书上记载,有滋补的作用,就是在现代,也有人花高价吃小婴儿的。

“禽兽。”赵老实看着烟灰缸里的那个婴儿,也顾不得那味道难闻了,直接冲口而出,冲到茶几边上,看着这小婴儿,眼睛湿润。

而秦沐则望着这婴儿发呆,这玩意就是在一些城市里面,也是卖着高价,让一些富人食用,说是可以延长寿命,保养皮肤,网上就曾经流落出一组吃小婴儿的画面,那是采用炖补的方式,小小的婴儿的皮肤都已经煮成了紫褐色。

说是那些婴儿都是采用的是一些在母体已经死亡了的婴儿,可究竟如何谁又知道呢?那种东西,就是在现代也要卖上个高价的,这天地酒吧,竟然免费赠送,在活动日当天那么多人都是免费喝下去的,只有后来追捧的时候,才是要付钱的。

而且是消费曾经超过一千万的客户,所谓的钻石会员才有几率得到这殉葬酒,宁城有几个有钱人不说,如果这酒真的像烈扬所说的,会迅速的夺取人的生命,那么天地酒吧的老板,是脑袋被雷劈了,要去得罪这些土豪?

“这种东西……真的能让时间逆转,年轻十岁么?”于修盯着秦沐手中的烟灰缸,阴沉着脸问道。

“若是单纯的婴儿,我告诉你,可以有滋补养气的效果,但是年轻十岁这样猛的药力的,没有。”秦沐端详着手中的烟灰缸,看着婴儿的肚子,由于这婴儿是蜷缩着身体的,就好像胎儿在母体当中一样,所以看得不大清楚,不得已,只好伸出手来,拨弄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