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43别,千万别

143别,千万别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胖子一走,于修立马锁上了门,这还不够,还四处观望着,查看着一切可能藏有隐蔽摄像头和窃听器的地方,不多时,就找出了四个。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赵老实也加入了排查,而秦沐却紧盯着那个站在角落里手足无措的女人,就是烈扬都惊呆了,她从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秦沐。

在一靠近天地酒吧的时候,秦沐就感觉到了自己在烈扬身上所下的印记,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道是烈扬来这种地方消遣的,毕竟,如烈扬这般的美女,偶尔出门消遣一下,逛逛酒吧,是很正常的。

可他也没想到,他与烈扬的见面方式,竟然是这样,烈扬出现在这里根本不是消遣,而是为了生存。

在秦沐说出,让烈扬脱了衣服的话之后,烈扬就低着头站在那里不再言语。

“脱啊?!”在于修认真排查并以各种遮挡方式或者清理方式,清理掉这些暗中在观察着的“暗雷”的时候,秦沐冷不丁的一声让他差点栽了个跟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沐,话说印象中秦沐不是这么好色且又猴急的人啊。

烈扬躲躲闪闪的看了秦沐一眼,没有动作。

“你给我解释,你为什么在这里,嗯?”秦沐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火气:“难道你要告诉我,不这样你就没法生存?还是要告诉我一个悲情的故事?”

烈扬撇了撇嘴,还是没有说话。

于修觉着这对话似乎有些不太对,这烈扬其实他倒是认识,可是也没听说过她与秦沐有过什么啊?如果有过什么,也只是在那次住院的时候,住在同一个病房,可是,以他于修对秦沐的了解,这秦沐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那种地步。

“在这里,你能得到什么?金钱?还是地位?”秦沐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对一个可以算得上是陌生人的人说上这么多,也许就是因为他救过她?她曾经是他的病人,就好比,一个雕塑家,一个艺术家,不管他的作品多烂,他自己可以去糟践,去破坏,但是绝对不准许,别人对他的作品糟践。

这种感觉就好比,自己的娃自己打,绝不允许别人插手一样,当然这个比喻有点过分,却是现在秦沐的心情。

秦沐觉得自己出手救过她一次,她就应该好好的,如今,烈扬出入这种地方,而且听那胖子说,还是酒吧中所谓的高级货色,难怪那天那么早就出了院,原来是为了这个么?

想到那天烈扬诱惑自己,还有那晚在病房外听见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原来这女人就爱好这个,就喜欢在各种各样的男人之间游走,这难道是职业病?

于修排查完“暗雷”觉得这气氛不对,走过来安抚下秦沐:“你先坐着……”双手压着秦沐的肩膀,硬生生的将秦沐压在座位上,斜睨了站在角落手足无措的女人一眼,随意的指了个椅子:“你也坐着。”

秦沐不情不愿的坐下,他不知道为什么,胸腔里总有一股火焰想要喷涌而出,灼烧大地或者所有的一切。

“秦医生……”烈扬颤抖着开口了,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救了你,就是让你糟蹋自己的么?”秦沐冲口而出,好像自己心爱的艺术品被糟蹋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救。”秦沐别过头,不再看那烈扬,于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不知道俩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这语气,好似秦沐曾经出手救过烈扬啊。

烈扬被秦沐说得脸色一白,随即又笑了笑,见秦沐别过了头,依旧紧紧的盯着秦沐,轻轻的道:“是啊,终究是要辜负医生的心意了。”

“你……”秦沐突然拔高了声音,却也只吐出一个字,看了烈扬一眼,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口干舌燥,着急上火,顺手端了桌子上的殉葬,看也没看,眼见着就要喝下去。

“别!”

“别!”

于修和烈扬异口同声的道,秦沐一惊,手上的殉葬晃了晃,滴出两滴红色的酒液,察觉到手上一凉,这才低头看向手中的杯子,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晃了晃,那杯子里面的暗红色的婴儿在缓缓的浮动着。

于修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这秦沐吵架归吵架,可别把要带回去研究的样本给喝了,虽说有三杯,可怎么看都是非常珍贵的,要说,可是两千万呢,虽说蝎子现在没问他们要钱,可这种地方,若是不付钱怎么可能走的出去。

况且他们这次只是要暗访,怎么也没有由头直接抓人的。

烈扬则是一颗心堪堪得落了地,看着秦沐的目光越发的柔和起来,这种目光,饶是反射弧颇长的赵老实都能看出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饶是秦沐反应再迟钝也能感觉到烈扬那含情脉脉的眼光,于修叫他不要喝下去还情有可原,毕竟从一开始,他们就怀疑这酒有问题,可是,烈扬作为一个酒吧里的“高级货色”也劝他不要喝下去,这就显得奇怪了?

“为什么?”秦沐对上烈扬那含情脉脉的眼光,烈扬尴尬的转过头,秦沐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你知道什么?”

于修此时也反应过来,连忙添了一把火:“你放心说,这房间里面一共28个摄像头和窃听设备,全让我给排查掉了。”说着,像是献宝似的,露出手上一堆黑漆漆的东西,秦沐听得惊讶,回头看了他一眼,而赵老实则是佩服,他才找到6个而已。

烈扬嘴唇启了启,似乎想要说什么,看了眼于修,终究什么都没说。

“怎么?”秦沐对女人的目光很是惊讶,却最终见她什么都没说,捉着一杯殉葬:“为何这个东西不能喝?”说着,便朝自己口中倒去。

“别!”眼看着那杯子靠近秦沐的嘴唇,烈扬惊呼出声:“别喝……千万别喝……”秦沐看着她,没有答话,只是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那烈扬的眼里突然蓄满泪水,快要哭出声来:“医生,你就别逼我了……纵使我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

秦沐放下了杯子:“你说说看,说不定,我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