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39毋庸置疑

139毋庸置疑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古永应了一声,见秦沐好似真的不怪罪自己了,便颤抖着想要站起来,旁边的赵老实连忙上去扶了一把,顺便很是疑惑的说道:“俺不知道你在那个球里,跟秦大夫发生了什么,只是……你有必要样么?”

那个球里……秦沐脑袋上划下三条黑线。爬书网

古永没有说话,借着赵老实的力,站直了身体。

“接着就进入了派对的狂欢,这里我要说的,是一种酒,”古永顿了顿,脸色白了白,捂住自己的胸口,像是有些不适:“若是秦大夫不及时赶来,我可能早就命丧黄泉,虽然这次是个任务,但是我为我的懵懂无知道歉。”

说罢,就朝着秦沐鞠躬,秦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看着两人像是打哑谜一般的对话,赵老实的胃口却一直被吊着,便显得有些不耐烦:“我说你俩有完没完,到底是咋回事啊,什么酒?是不是血腥玛丽?”

古永诧异的看了赵老实一眼,笑道:“看来你们之前已经遇到过一个参加过酒吧派对的吧?都知道这酒的样子像血,可不仅仅是像血,而且十分粘稠,这粘稠的琼液中,还有一团好似婴儿一样的东西,悬浮在内壁,远远的看去,就好像是婴儿浸泡在血水中,这样的酒的名字,叫做殉葬。”

秦沐静静的听完,皱起眉头,语气急躁,有些咄咄逼人:“既然,你都能看见血水中浸泡着一个婴儿,怎么还会义无返顾的吃下去?”

这么说着,脑中却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能,这古永不会是一开始就冲着那婴儿的滋补而痛快的吃下去吧?

“我们当时也问了,并且这酒血腥的气味非常的大,我们都担心是人血,纵使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他都应该有享受法法律保护的权力——只要这杯子里的东西是人,他们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并且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古永小声的说道,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

“可是主办方却告诉我们,这个殉葬是调酒师调出来的酒,这里面的东西只是外貌比较像,而只是一些调味剂,所凝固成的块状物,并不是什么婴儿。”

“主办方甚至还做了一个实验,将那东西拿出来尝了,只是看上去和婴儿有些相像,实质上是更加浓稠的酒而已。”古永的脸上透着一丝古怪:“可是后来在被大夫救下,我吐出很多血块一样的东西,最后吐出来的,竟然真的是一具婴尸。”

这句话让赵老实和于修都吓了一跳,对秦沐的性格稍有些了解的于修,猜测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古永对秦沐坦白或者秦大夫自己掐算了一番,而知晓古永竟然吃下一个婴儿,这不要说秦沐了,就是于修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揍他。

听了古永的话,秦沐则是紧皱眉头,猜测着应该是某种障眼法所致,其实这帮孩子吃下去的,本就是婴儿的身体。

而赵老实则直接脱口而出:“你小子胆儿真肥啊,你就不会不喝么,万一那个时候是煮烂了呢?你怎就知道那东西就一定是粘稠的酒了?你不也后面吐出来的是血块和婴尸么?”

什么叫“煮烂了”,这赵老实说话一向大大咧咧,压根没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小白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啥,一瞬间想到的竟然是上回自己在厨房煮面的时候,被丢进煮锅里的那个死人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看着那东西还真的不是婴儿,也就放下心来。”说到这里,古永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回味:“说实话,那酒的味道真的还不错。”

“当然不错,而且还很滋补,不然怎么能让你年轻个十岁。”秦沐冷笑一声,说得口若悬河的古永微微一愣。

“如果不是婴儿,怎么可能会有那样强力的返老还童的效果,紫河车,也就是婴儿的胎盘,本就是美容圣品,不管是在华夏古代还是在现今,这玩意一向是有价无市,而且滋补和药用效果极高。虽然不至于让你夸张的年轻十岁,但也是有返老还童的效果的。”秦沐解释道。

“那怎么解释他开始挑的时候,并没有婴儿,而只是一个酷似婴儿的娃娃,还是用粘稠的血液所组成的。”古永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出声询问。

“实质上是有两个可能的,第一个就是他拿来做实验的酒,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后来给你们喝的酒里面,才在里面放上了真正的婴儿,这样的说法,绝大多数人都能够理解。”秦沐点燃一根烟,也不避讳这满屋子的人,甚至还有两名女性,只是埋头狠狠的抽了两口,就随意的丢在地上,踩熄。

“还有一个就是本身酒里面就是有婴儿的存在的,只是在让你们喝的时候,采用了某种障眼法,让你们看不出来,这在江湖上,有个专有的名字,叫做腥术。”秦沐娓娓道来,也并不是随意的信口开河,一时间,房内的诸人都听得沉默,只是古永一人的脸色不大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总是忍不住干呕。

“什么叫做腥术?”于修倒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一时觉得新鲜,开口问道。

“腥是指靠“江湖十三簧”骗人,尖术是指真才实学。腥尖之术都属于疲门当中的一种。说白了,腥术,指的就是些骗人的把戏。”小白科普了一下,又转头问秦沐:“那刚才都是在收拾那个婴灵么?”

秦沐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这个地方我们一定要再探一次。”秦沐说道,屋内霎时间冷却下来,落针可闻,只听得他缓缓的道:“这一次,我要去。”

于修本来还在纠结着第三次谁去,进去一个一个就不正常,警察局本身就没几个人,如今连着好几个住院的住院,人手已然不够,如今听得秦沐如此说来,心中更是一大块石头落地。

“我也去。”于修和赵老实异口同声的说道。有了秦沐去,顶多这趟旅程也就是惊恐一些,跟原先没什么区别。

秦沐点了点头,目光触及小白和司空露,后者一脸期翼的看着自己,秦沐揉了揉眉心,吩咐下来,“你和司空小姐就留在警局照顾这些染上尸毒的人。”语气,竟是前所未有的毋庸置疑。

司空露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秦沐眼神寒气逼人,只得在小白大声保证声中,无奈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