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21准备出院

121准备出院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正思索着,烈扬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秦沐思考的时候皆是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烈扬怯生生的看了秦沐一眼,没有说话,便背过身去。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秦沐思索了一阵,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头,这烈扬何时松绑了?他走之前防止烈扬发疯,将对方捆了个结实,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她怎么可能出来?

秦沐想到这一点,猛然间朝烈扬所在的床位上看了过去,女孩只是背对着秦沐,秦沐伸出手来对着烈扬隔空一点,女孩周围的空气仿佛出现了一丝涟漪,又恢复原状,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秦沐走至烈扬身边,伸手推了推烈扬,叫道:“烈扬,烈扬?”

女孩一点反应都没有。秦沐自知是刚才自己的隔空一点,用灵力直接催眠了烈扬,这手法,虽然看上去容易,可耗费的灵力却委实不少。

秦沐这样做,一来也确实是太晚,二来今晚也真够折腾的,好在之前超度完毕之后,恢复了些许灵力,所以能耗费灵力解决的事情,他坚决不想去动手。

看烈扬确实已经被催眠,秦沐迅速的将其扳过身子,让其平躺,轻轻的解着她的衣扣,不一会,就露出她那略显丰腴的身子,跟之前一样,里面并没有穿内衣。

纵使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是烈扬现在左ru上的那颗黑痣还是让秦沐吓了一跳。

只见那东西已经扩散到巴掌大小,略呈一只手状,若是远远的看,则感觉好像是一只黑色的手抓住了,烈扬的左半边ru房。

秦沐心中悚然一惊,原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他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了那已经扩散到小半边ru房的黑痣,果然,如同一个硬生生的长出来的硬壳一样,断没有先前那番柔软了。

秦沐只是看了一眼对方小半边ru房,便一丝不苟的替对方,重新扣好了衣襟。

随后,秦沐迅速的在烈扬的身上,连点七下,一颗颗白色的,如同繁星般的符文,没入烈扬的身上,每进入一个,那烈扬全身变颤抖一番。

这算是加强那天对付深渊恶魔所用的七星阵当中的七星禁制,这样的禁制不知道能管多久,对方的恢复能力实在是太让秦沐惊讶了,仅仅是脱离身体的一部分就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本尊究竟强到什么地步呢?

秦沐也终于能理解,书籍上所记载的,在道士和和尚满街跑的那个年代,人类对付一只深渊恶魔所耗费的代价,比起寻常500年内进行除妖所正常陨落的修士,还要多上30%左右。

随后,竟是一夜无话,秦沐也终于撑不下去,疲惫的上了床,这一晚上,可真够折腾的,这也坚定了秦沐赶紧回家养病的决心,在这里养病,这到底是养病呢,还是加重病情呢?

待秦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烈阳高照,床边围着小白和司空露。

本来小白正坐在床边削苹果,见秦沐苏醒,忙不迭的起身,凑了过去,“沐沐……”

秦沐刚睁开眼睛,便不适应外面这陡然间晴朗的天气,又眯上了眼睛,司空露见状,连忙跑到一边,拉着窗户的床帘,秦沐摆摆手,好不容易能在这样越来越冷的时节,见到这样的天气,也算是一件喜事,遮住那阳光干什么?

司空露拉得起劲,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秦沐的动作,小白只得出言提醒,那姑娘虽然动作上停了下来,但却没有将床帘重新打开,只是遮了一多半。

那阳光透着床帘,斜斜的照射了进来,正好照在秦沐的床位上,秦沐眯着双眼,感受到了窗外太阳光的热度,侧过了身,这才睁开眼睛。

“沐沐……早上要吃点什么?”小白见秦沐醒来很是高兴。

秦沐摆手,气息有些虚弱,看了一眼烈扬的床位,小丫头一大清早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并不在床上,有些好奇,指着那边的床位问道:“那边的病人呢?”

“你说那女的啊?”不同于司空露的皱眉和欲言又止,小白倒是毫无忌讳:“刚刚她的家人将她接走了。”

“接走了,”秦沐小声的重复两声,心中有什么东西陡然间变得空空落落,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半晌,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那七星阵的禁制还在,虽然距离较远,倒也还能感应到,秦沐闭着眼睛感受和确认了一下这种联系,若是七星阵有任何异动,他这边都能第一时间接到反映。

“我要出院。”秦沐睁开眼睛,缓缓的说道。

“就出院?”小白惊呼一声,这完全是没想到的,原想着秦沐因着离魂,再加上巨力符的副作用还没有过去,总要多休息个一天两天的,怎么就想着回去了?

而小白并不知道,这家医院表面上看来并无异状,一到晚上那叫一个群魔乱舞,若不是这医院周围有好几对黑白无常,以此能稍微收敛一番,不然,这房顶都要让别人给掀了。

“我去安排。”小白虽然疑惑,但也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连着就奔了出去。

她前脚刚走,于修就急急火火的闯了进来,一进门便道:“怎么了?昨晚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沐一怔,随即苦笑,这货倒是关心自己,只是他在看了于大夫的样子后不知道还关心不关心的起来。

于修见秦沐不说话,只是苦笑,有些急:“昨晚你给我打电话要于大夫的电话,干什么?难道你身体上有什么不适?解决了没有?”于修说着,揉着头顶上那乱糟糟的头发,头发上还沾着些许灰尘,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赶过来的。

秦沐一看于修那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就有些内疚,毕竟他把人家表弟欺负成那样,第二天于修还这样嘘寒问暖,他微微的侧过头:“我把于大夫……收拾了。”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说是打吧,也不合适,他那手段只是单纯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