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20流氓

120流氓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没有电视上演的,捉奸在床时候的惊慌失措,或者是一踹门进去就看见两个赤条条的身体,怒吼着、对门外的人大叫着。去眼快

房间里面出奇的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确切的说是,什么都没有,在秦沐踹开房门的那一刻起,所有的声音都销声匿迹,仿佛一切从来都没出现过。

秦沐快步走到自己床位旁边,发现烈扬只是换个姿势继续睡着,露出一只穿着病号服的胳膊,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秦沐环顾着四周,他总觉得哪不对,刚刚的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竟然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这才叫人疑惑。

秦沐在四周检查了一番,一切都很正常,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顺便看了一眼静静的挂在墙上的电视,捉起扔在烈扬床头柜上的遥控,随意的摁了几个键,电视没有丝毫反应。

秦沐眯着眼,走近了那电视,发现电视的电源灯都已经关闭,他仔细想了想,好似自己睡觉之前就没有关电视,而后来被于大夫一掐,追着就出去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由于电视是挂在病房的西南角,离着地面还有不小的距离,秦沐无法,只得搬了旁边的凳子垫脚,站到上面细细观察。

仔细的瞅了半天,秦沐很是无语的在电视后面找到了一根已经断了的黑线,据秦沐的判断,这似乎就是该电视的电源线。

不会真有谁这样无聊吧?趁秦沐睡着的时候剪了电源线,然后还细心的帮忙关了灯。

秦沐站在椅子上这样想着,突然电视画面竟然一闪,一片灰色的雪花出现,跟着就是嗡嗡的电视声音,秦沐一愣,难道刚才那截断了的线头不是电视的电源线?

用手上去使劲的拍了两下,那电视上面的雪花翻了个页,一阵震耳欲聋的哈哈大笑声传来,听上去是位男子,中气十足,秦沐事先没有料到,电视里竟然在没有图像的情况下,突兀的传来这样清晰的大笑声,差点失足从椅子上掉下来。

这哈哈大笑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秦沐连忙摁着遥控器,欲关了电视,却没有丝毫反应。

妈蛋,这个时候失灵。秦沐心中烦躁,差点把遥控器给丢在地上,连续按了好几个键都没有反应,秦沐怀疑,自己用这东西砸过人,是不是给砸坏了?

秦沐伸手在电视机上寻找开关,未果,电视机里的那哈哈大笑的声音根本停不下来,好像在不停的嘲笑秦沐似的,秦沐心头没来由的冒火,伸手绕到电视机后面,对着那团乱七八糟不知道干什么的线,胡乱扯着,总想着扯断某根线,它就安静下来了。

然而尝试了几次都未果,秦沐听着这声音烦躁的不行,顺手在电视机上画下一道简易的唤雷符,符文刚成,只见一道拇指粗细的雷电“噼啪”一声打在电视机上。

那电视闪了两下,从顶上冒出一股黑烟,直接黑屏了。

秦沐这才收回手指,一阵暗爽,心道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电视机上所飘出的那股黑色的烟,秦沐因着离着近,吸了个七八分,顿时被熏得差点从椅子上直挺挺的栽倒下来,然而又隐隐的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秦沐一愣,还没想起来是什么,便打了个冷颤。

缩了缩脖子,这秋冬的天气是一点点的变冷了,刚刚对着那么多的婴儿倒是不觉得,可如今都打起冷颤来了。

一回头,烈扬不知道何时醒了,以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秦沐,那模样就好像看见了一个神经病。

秦沐觉得,刚刚那个冷颤,跟这女人一直这样阴测测的盯着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

“怎……怎么了……”烈扬见秦沐看了过来,有些畏惧得朝后面挪了挪:“那电视惹着你了?”

秦沐不确定这女人究竟看到了多少,只是看她现在如此惧怕,有些哭笑不得:“没什么,这电视很吵。”

“不吵啊,”烈扬一愣:“我一直都没有……都没有听见声音……”

秦沐一惊,一直都没有听见声音,这烈扬耳朵聋了么?不知道为什么,提及耳朵的时候,秦沐下意识的想到了值班室的小高大夫,拥有的是阴风耳的通灵能力,所以他能够听见一些寻常人听不见的东西。

而眼前的烈扬就是寻常人,她无法听见的东西,是不是就说明,这个东西是寻常人听不见的?

也就是说……秦沐面色凝重,也想起了那股黑烟,为何会让他觉得熟悉,因为这东西的味道,跟鬼魂身上的死气一模一样。

甚至可以说,这东西,跟烈扬原先身上的深渊恶魔的深渊死气,有些相像。

“我……我怎么会在这个床上?”烈扬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秦沐,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脸色一白,看着秦沐的眼神也变了,变得极其冷漠和警惕:“我以为秦大夫是个君子,没想到也会做些下三滥的事。”

秦沐一愣,脸上有些挂不住:“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秦大夫不知道么?”烈扬反问了一句,“秦大夫趁我睡着,将我从那边移到自己的床上,意欲何为呢?”

秦沐差点吐血,这姑娘讲不讲道理?明明是她自己爬上他的床,还企图勾引,如今却又倒打一耙,真真是有理了?

若不是无奈至极,又怎会只得以换床的方式来解决尴尬,若是没有换床,被掐死的可能就是烈扬了,自己帮着她挡了一劫,却还这样不知恩图报。

“秦大夫,我听说,医者父母心,您就是这样的父母心的?”这姑娘不怕死的又回了句。

秦沐冷笑,这丫头还上瘾了?想就此说教一番?

“呵,姑娘真是没理,我出去散心,到现在才回来,而你莫名其妙的睡在我的床上不说,还要指责我这,指责我那的,难道你以为,是我将你从你的病床上移到我的病床上呢?若是我真的对你意图不轨,何必做那等麻烦事,直接……”秦沐瞅了烈扬一眼,欲言又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烈扬脸上一红,像是信了秦沐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我自幼就有梦游的毛病,我以为……”

秦沐摆手,表情极冷,表示不愿意再继续听下去。

他让着烈扬,是因为他看烈扬的表情,怕不像是说谎,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烈扬,并不是眼前这个烈扬,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的。

秦沐明明记得,这女人身上那深渊恶魔已经被自己伤到,就算不是重伤,也不应该恢复得这样快,这么快就能破掉秦沐在那女人身上所下的禁制,出来溜达了?

=====================

本书17k,我知道好多盗文的--但是我希望大家来17k点击一下,给予支持。或者投个鲜花,加个收藏什么的,或者给个评论。这些都是免费的,每点击一下,就是给幽幽的支持,最大的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