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9脸红心跳

119脸红心跳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新来的鬼差去了老半天竟然都不过来,老的鬼差觉着奇怪,就跑过去看,只见指定的那片区域内,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鬼孩子,他们普遍都是只有半个脑壳,露出白花花的脑子和开了膛,没有任何内脏的胸膛。爬书网追书必备

这些鬼孩子簇拥着那个新来的鬼差,在他的身上爬上爬下,嬉笑追闹,而那个新来的鬼差,则一脸傻笑的看着这些鬼婴。

“轰——”的一声,地府算是沸腾了,各式各样的鬼差跑来看热闹,每个鬼差抱着一两个鬼婴忙不迭的往阎王殿赶,此时负责登记和分类的鬼差们一个个是焦头烂额,这些孩子的去向成为冥界每个鬼民都感兴趣的话题。

茶余饭后,遛弯逛街,无时无刻的不在讨论这个话题,然而巫祝这个名字又一次被地府众人给提及,因为经地府的负责登记的鬼差清点过后,发现这巫祝,竟然一次性超度了近万的鬼婴,功德值一路飙升。

这些孩子被送往阎罗殿,一部分选择继续轮回,还有一部分选择成为冥界的居民,不少鬼民还没等阎王下了命令,就争相前往,想要收养这些孩子。

正在自己行宫里胡吃海喝的黑珍珠,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仔细想想这巫祝,大概说的是重华吧,就是秦沐,他倒是有这个心,没这个力,一次性超度这样多的魂魄,就算只是最容易超度的婴灵,也得累趴下。

无脸人站在那一成不变的冥河水旁,他的身边,是一个身穿土黄色长衫的中年男人,静立了一会儿,无脸人道:“怎么,你教出来的徒弟如此能干,还让你不高兴了?”

“我哪有不高兴?”中年男人紧盯着冥河一成不变的水,说了一句让无脸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对岸的曼珠沙华快开了罢!”

无脸人盯着远处那排猩红,一脸莫名其妙,话说,曼珠沙华什么时候谢过?

以上这些,都已经是秦沐在超度完所有魂魄的好几天后。

而现今秦沐超度完所有的鬼孩子,感觉灵力已经透支,他的嗓音已唱的嘶哑,艰难的完成最后一个巫舞的动作,秦沐一屁股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尼玛,这婴儿真会坑人,秦沐想过这些婴儿的数量不算少,可没想过还真不少,9400多个,都快一万了,这医院就是从解放前开始开办,这死去的婴儿能有这么多么?而且还是按照这个方法死去的。

在超度这些婴儿的同时,秦沐也感觉到,自身的功德值在一点点的膨胀,这种东西,自己也是看不到究竟多少数值的,只是功德值在升高的时候,给主人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普通人,在做了好事,也是会增长功德值的。

这些功德值添加的都是无形的东西,对于秦沐来说,以后他的修炼路途会更加平坦一些,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则表现更为强烈,比如说平安。

相对于现实当中,更为功利的东西来说,平安或许算不得什么特别的奖励,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一生平安应该是所有人一生最重要的财富。

修炼之人亦是如此,尤其是道家,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坏了功德,在后续的修炼里定会步履维艰,难上一层的。

功德的上涨,给秦沐的精神上带来巨大的愉悦感,但却不足以弥补身体上的透支,他扶着那冰凉的铁质椅子,周围的环境亦在慢慢变化着。

先是头顶上那盏绿油油的灯,变回原样,从灯开始,一点一滴的扩散开来,周围墙壁上的黏糊的液体也消失了,一切的一切,又回归于正常的样子,这时间,不过几十秒而已。

秦沐知道是婴儿们布下的鬼打墙的结界,散了,气息也稍微均匀了一些,不再气喘吁吁,却是好奇为什么在自己全部超度完的时候回归原状,按理来说,婴儿们能够支撑这么大的一个结界,除了鬼力以外,更多的应该是数量上的支撑。

在秦沐超度走一大片婴儿之后,数量上已经缩水了那么多,这个结界竟然还能够抵挡,真是奇了。

秦沐扶着墙壁缓缓起身,脑子里开始有些糊涂,眼睛不由自主的要闭上,意识恍惚,脑袋里面杂七杂八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抬头,冰凉的铁质椅子对面,就是一间扮演着门的病房,而在小婴儿的鬼打墙里面,秦沐的对面根本就是一堵墙,哪里有这道门。

看着这门,秦沐脑中终于清醒了些,这正是他的病房,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至门口,忽听得一阵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男女媾和的声音,女的声音亢奋,娇喘吟吟,男的时不时发出一声发泄般的怒吼,秦沐好奇,贴着门听着,似乎还能听见身体与身体的撞击声,啪啪作响,连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噗嗤噗嗤的声音,那些声音秦沐在诊所住着的时候,经常听见小王和段姿家里会响起,还有一些不良小电影里面会有。

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秦沐就知道这房间里面的人在干什么了,整个儿一副吞了苍蝇似的的表情对着门口,纵使是他再路痴,他也确定这个病房就是他的那个病房了,因为刚刚在贴着听墙角的时候,门微微的让他推开了一个小口子,刚好看到了小白他们给他带的水果篮……

一霎间,秦沐的表情变得很精彩,这是他的病房,他走的时候,病房里面只有一个烈扬,如今却又多了一个人,难道是摸进来猥亵妇女的臭流氓?

可就是流氓,烈扬的声音上,也是欢愉的啊,没有半分拒绝。

秦沐有着几分不确定,他才出去多久啊,就算是烈扬的老情人来了,这俩要产生爬书网的摩擦,也不用这样光明正大啊,难道就不怕自己突然回来吗?

烈扬对秦沐做过的事情,让秦沐对这个女人有些诟病,但看着烈扬那张清纯的脸,又总是下意识的给自己找借口,仿佛要硬说得自己对烈扬讨厌不起来。

在门外听着这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秦沐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愤怒,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秦沐站在门外,脸绿了白,白了绿,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退一步,一脚踹开病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