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6鬼打墙

116鬼打墙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鬼打墙。www.pashuw.com

秦沐脑海里立马浮现这个词,倒也不急了,走廊两边有供家属或者病人坐的,冰凉的铁质椅子,秦沐随意选择一张椅子坐在上面,鬼打墙的时候,最好呆在一个地方不要动。

鬼打墙本就是小鬼将一块地方做成一个结界,使得人在其中的时候,容易迷路,或者原地打转,尤其在野外或者夜里的时候容易产生。

这医院本就是鬼魂纵生的地界,时不时有一些喜欢恶作剧的小鬼,做一些事情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其实他们死去多年,却还没有投胎,很是孤单,纵使是在这样的鬼差比较密集的地方,依旧有些小鬼是没有办法投胎的,原因有很多,或许是条件上的不准许,这一般都是死法造成,又或许是鬼差收了其他鬼魂的贿赂,将这只小鬼排到后面去了。

这些恶作剧的小鬼其实并没有恶意,他将你困在原处,只是提醒你远方有危险。

再加上秦沐是个大路痴,不出问题,也就奇怪了。

其实秦沐完全可以利用术法,去破掉这个小鬼留下的鬼打墙,只是他想要看看,这小鬼究竟是为何不让他继续前进,前面,究竟有怎样的东西不能去靠近?

秦沐坐在冰凉的椅子上,椅子的冰凉,让他心中定了定。

鬼怪都是很识相的,自从上次自己在病房里发过威以后,几乎他走在医院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听见的都是鬼怪们的瑟瑟发抖的声音,如今还有挡在自己面前,设下鬼打墙的,这种东西,秦沐一秒就能破掉。

一声突兀的婴啼让秦沐一愣,最先听见这婴儿哭的时候,是在与烈扬换了床位之后,那窗户上怪异的婴儿嘴脸,还有窗台上的婴儿尸体。

在解决了窗台上的婴儿尸体以后,秦沐以为这个事情就已经完成了,解决了,虽说不是完全,或者圆满的解决了,但是已经发现了婴儿的尸体,剩下的,都是警察的事情了,警察会将案件的后续一点点的揭发出来,倒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虽说现在让李文华搅合得一塌糊涂,但是秦沐这点上,对于于修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

本来,医院里出现婴孩的啼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尤其是妇产科,打胎的时候,那冤死的婴灵可是成群结队的,偶尔听见几声婴啼也是非常正常的。怪就怪在,这声婴啼,跟秦沐最先听到的那声一模一样,秦大官人的直觉上,就直接认为是原先那个婴孩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头顶上的灯光陡然之间暗了下来,先前是淡淡的粉红色,而如今,这样的粉红色竟然在一点一点的转变,先是粉黄色,然后变成黄绿色,最后则整个头顶一片绿油油的,连着空气,也不知道何时变得潮湿粘稠,秦沐深呼一口气,总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得紧。

秦沐随手在自己胸前画下一道简易的符文,寥寥几笔,周围空气的粘稠感顿减,连秦沐头顶那个绿色的灯都变得淡了起来,仿佛要回归原状,只是这些变化皆在,以秦沐为圆心的一米范围内,而在这个范围外的,却一点点的变化着。

看着天花板开始滴落粘稠的液体,墙壁上,地上,皆是湿漉漉的,秦沐伸手沾了点,借着那淡绿色的灯光,看到手上的,竟然是血一样的东西,随手捻了捻,还是有些不确定,最后干脆放到嘴边尝了尝,闻着周围越来越重的血腥气,胃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一般,差点吐了出来,这玩意儿,确定是血无疑,可是不是人血,就不知道了。

这是要干嘛?若是只是平常的鬼打墙,看到秦沐在此等待,撑死也就是前来慰问一下,可眼前这位似乎要给秦沐送下一份大礼啊,周围的环境都跟着变了不说,还这样大的阵仗,秦沐悄悄的在手上画着缚灵符,打算对方一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扔过去,先束缚住再说。

可这个念头也只限于想想,因为等对方来了以后,秦沐就彻底傻了。

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婴啼,渐渐地,整个走廊仿佛是一群婴儿在大哭开始的时候声音杂乱,后来则渐渐的并成一个声音,好像就是一个婴儿在那里使劲的哭,声音已经不能用洪亮来形容了,那简直就是噪音,刺耳得紧。

秦沐突然发现,这婴儿要是布下这鬼打墙的阴灵的话,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说清楚,

这个念头刚起,借着那绿油油的光,仿若看见远处有个什么东西,正一点点的爬了过来,婴儿的哭声一停,感觉就像是腰斩了一般,突然间卡壳了,不管是哭的猛的,还是哭的弱的,统统销声匿迹。

周围静谧了大概不到十秒的样子,伴随着稀稀拉拉的、小小的、伏在地上的、不断爬动着的黑影,越来越多的时候,周围传来的是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就好像在地上爬着的声音一样。

开始的时候,声音小,秦沐周围所出现的那种小小的黑影也少,只是在左右两端的走廊尽头,依稀得能看见一些小小的黑影,渐渐的,这些黑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一点点的包围着秦沐的时候,秦沐才吃了一惊。

那包围秦沐的,正是一个个小小的婴儿,那模样,跟秦沐发现的婴尸,一模一样:头顶上是没有头盖骨的,仿佛被突兀的切掉了,切口平滑,露出白花花的脑子,整个肚子是敞开的,如同一件披在身上的风衣,趴着的时候,被一分为二的肚皮,翻着红色的粘膜,湿哒哒的拖在地上。

有些婴孩的内脏都没有,而有些婴孩仅有一小部分,一大截肠子拖在后面,爬一路,拖一路,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被那放符是成千上万的,如斯这般的婴儿汇聚在一起,声音越来越大,面貌也越来越清晰,一点点的包围着秦沐,仿佛是踏着死亡的鼓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