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5你认识烈扬吗?

115你认识烈扬吗?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见两个鬼差都已离去,于大夫最先松了口气,也不再做壁虎了,很是惬意的在秦沐所画的“圈”的范围内,转来转去,魂魄离体以后,他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新奇感受,就好像人置身于失重空间一样,且与失重空间不同的是,变成魂魄以后,他可以做出许多以前做不到的,高难度的动作。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比如将身体缩成一个西瓜大小的球形,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杂技团都不能做到,此时的身上没有任何负担,病痛,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让秦沐一把从身体里揪出来之后,所产生的那种痛苦分离的感觉,让他颇为难受以外,而之后,简直就如同磕了药一般的舒爽。

于大夫在那一方小空间里玩的不亦乐乎,一会变圆,一会变扁,甚是有趣,若不是秦沐一早就怕他飘到不知什么地方去,而设下了这个狭小的结界,恐怕于大夫得上天了。

国外的一些科学研究表明,人在处于短暂的死亡状态之后,一旦适应以后,就变得极为不想回到自己的身体,这于大夫也正是这样,玩得很开心,压根忘了之前是怎么痛苦的让秦沐从身体里给扯出来的。

正玩得开心,于大夫忽然感觉到周遭一冷,很是疑惑的抬头一看,正好对上秦沐那双阴沉的眼睛,登时想起来刚才的痛苦,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把身上的一个魄给甩了出去。

秦沐此时看着家伙居然玩得这样欢腾,倒不是秦沐不准许于大夫这样玩,只是这样使劲的扭来扭去,以他现在的状况,是非常有可能把身上的魂魄给甩出去的,到时候,三魂七魄凑不齐活,估计这货还得变植物人,上床上躺着去。

“你从前认识烈扬?”秦沐想了想白无常最后留下的话,开口询问道。

“认识……啊……不……不认识……”在秦沐一询问完,于大夫就顺口回答,但又立马改口,秦沐眯起了眼睛。

“到底认识不认识,说清楚。”秦沐右手抬起,在半空中以白色的灵力为引,画下一道符咒。

于大夫自是清楚这符咒是干什么的,登时吓得身上的七魄差点离他远去,这东西便是之前一直折磨他的东西,就算他自己忘记了,他的三魂七魄,会永远记得。

“之前……之前不认识……现在……现在认识。”于大夫哆哆嗦嗦的说道。

秦沐皱着眉头,这厮应该对这符文刻骨铭心的害怕才对,怎么在这样害怕的情况下,秦沐还是能发现他眼中的狡黠呢。

纵使知道此时的于大夫说了假话,秦沐都没有再让其体会散魂之苦,他现在的这个状况,已经不适合散魂了,再散下去,可能以后都不用散了,搞不好直接就剩下一魄,其余全飞了。

叹了口气,也不再为难他,从于大夫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只是有些事情,一辈子都不想被提及。

秦沐散去手中那个符文,换上一个固魂所用的符文,在于大夫惊恐的表情下,悉数排进对方的魂魄当中,于大夫见秦沐的动作,以为又是之前的招式,吓得紧闭双眼,在符文进入魂魄之后,却又觉得一身清爽,那种虚弱的感觉一扫而空。

于大夫看向秦沐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感激和歉意。

秦沐却没管这厮,刚让这厮体会了比嗑药还要舒爽的事,直接拎着于大夫的脖子,从结界中抓出,一甩手扔进于大夫的身体之中。

于大夫只觉着眼前一白,身体上的痛楚又再次传来,他的灵魂,本能的有一种不想回到身体里的感觉,只是那身体仿佛产生了某种吸力,生生的将他吸住,死死的困在身体里,直到痛感渐弱,一种强烈的眩晕感传来。

于大夫睁开眼睛,头上的伤口早就结了痂,此时正痛着,再加上之前进入身体的那股眩晕感,于大夫愣是在地上挣扎了半天,都没办法坐起来。

恍惚听到,秦沐在那若无其事的来了句:“于大夫,都是做大夫的,我劝您一句,医者父母心,不要再做那种昧良心的事了,烈扬大病初愈,我也是,你把我们掐伤或者掐死,医院是要负责任的。”

于大夫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像是要辩解什么,只是秦沐却也懒得听他解释,对于一个差点将自己杀死的混蛋医生,若不是看在于修的面子上,今日的修理可就不止抽魂这样简单了,淡淡的扔出一句:“夜深了,我要回去睡觉了,于大夫自重。”

于大夫睁开一只眼睛,努力翻个身,侧卧着看着秦沐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隐匿在黑暗的走廊中,什么也看不见。

医院的走廊里装的是白炽灯,可现在却泛着的是却是红色的光,两只灯之间又相隔太远,只照着一小块,其余的地方,皆是一片漆黑。

秦沐慢慢的走在这条走廊上面,隐藏在周围黑暗处的不少小鬼怪,在秦沐走过来之时,撒腿就跑,带动整条走廊上不少的声音,在走廊上传去好远。

医院的确是最乱的地方,但是有巫祝存在的地方绝对是个真空地带,除非修为特别厉害的,或者脑袋给门挤了,存心来找茬的,一般情况下,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鬼怪会上门的。

值班室离秦沐的病房并不远,秦沐走了不消多远就能回去,只可惜这二货居然忘了自己究竟是哪个病房,明明记得自己出来的时候是没有关病房门的,按理来说,按照大致的方向,很容易辨认出哪个是他所在的房间。

可是秦沐站在昏暗的走廊上,两边皆是病房,每间病房都房门紧闭,好像此处就是一条昏暗的,没有任何东西的走廊而已。

秦沐站在原地想了一会,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的病房在什么地方,索性原地返回,他记得值班室里有一张床,此时的秦沐也颇为疲倦,快速朝值班室跑去。

原想着不消多久就能回到值班室,秦沐直直的走了半天,还是在昏黄灯光下的走廊上走着,远处因着看不清楚而一片黑暗,周围的病房紧闭,一切,好像跟刚才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