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10抓住

110抓住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干脆蹲下来,手指点了点那地上鲜红的血迹,居然还没有干,粘在手上黏糊糊的,秦沐随便捻了捻手指,此时值班室里两个人也反应过来,那个瘦瘦的大夫不再关注电脑,站起身来。看书神器爬书网

“晚上了有什么事?”这大夫倒不像那胖护士一般惊慌,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很是冷静的说道。

“我找他。”秦沐一手指着值班室睡觉的地方。

“那里没有人。”黑框眼镜医生看了看值班室睡觉的地方,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只是一闪而过,随机便公式化的应答道。

“这么大个医院,值班室只有两个医生,你蒙谁呢?”秦沐说着就直接朝那个值班室睡觉的地方走了过去,胖护士“腾”的站起来,像一堵墙似的,死死的堵住秦沐的去路。

“那里真的没有人。”黑框眼镜生硬的说道,看着胖护士上前拦路,却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这里有血迹,知道这血迹怎么来的么?”秦沐没有回答,只是指着地上殷红的血迹说道。

胖护士下意识的摇摇头,又点点头,看着秦沐的表情很是惊恐,下巴上更是一阵通红。

秦沐一手放在那胖护士的肩膀上,“你不知道是吧?你知道?呵呵,我告诉你,这血迹,是我打的。”秦沐应该感谢这医院食堂的食盘如此坚硬,竟然将对方砸出了血迹,一路追寻而来,秦沐都发现了地上零星的血迹,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只是医院没有来得及打扫干净,现在看来,却很有可能,是那个掐自己的王八蛋流的。

也许是秦沐的表情太过狰狞,或者是秦沐的这则消息让胖护士有些畏惧,在秦沐的推搡下,她很容易的就让了道路,若不是她自己让开,估计以秦沐现在的身体状况,推开这么一堵墙,还是要一定难度的。

一脚踹开里面的小门,一个穿着大夫衣服的男人捂着脑袋背对着秦沐.

秦沐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扳过对方的身子,还没看清楚,眼前就一花,一个拳头冲着秦沐的面门就来。

秦沐心中一惊,后仰着,堪堪躲过,对方一击不成,连忙窜身逃逸。

胖护士奔着看戏的心思,在秦沐进入房门以后还探着半个身子张望着,眼瞅着那大夫直挺挺的撞了过来,都来不及反应,秦沐躲过一击以后,迅速的扫了下四周。

这是一间供休息的值班室,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张单人床,桌子上放着电话和手提电脑,床上放着一支手电筒,只是扫了一眼,秦沐就确定了自己的武器,一手拿着床上的手电筒,连忙跟了过去。

胖护士根本没料到,里面的人只是一个照面,就飞快的冲了出来,一个躲闪不急,与先冲出来的大夫撞了个结实。

胖护士不愧是吨位上有先天优势,先冲出来的那位还有惯性和速度上撑腰,两两相撞,那胖护士都只是退了一步,而那个大夫则是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胖护士惊呼道:“老于!”

抓了手电筒而来的秦沐,恨不能用那老式手电筒,在对方脑袋上狠狠的来两下,那大夫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倒地的时候不忘了抱住头部受伤的部分,结果是手肘先着地,疼得直哼哼。

秦沐开了手电筒,直接冲着对方的眼睛照了过去,对方条件反射的眯了眼睛,没有受伤的手挡着秦沐的强光,疼得哼唧个没完。

“你要干什么?”那瘦瘦的黑框眼镜大夫,终于过来帮忙,看见里面这个样子也是一惊,秦沐却根本不理他。

“果然是你,于大夫。”秦沐的声音从牙缝里挤着出来,一字一句的在那人耳边说道。

对方被认出来,停下了继续挣扎起身的动作,只是躺在地上哼唧,像是受了重伤,胖护士连忙跑了过来,秦沐觉得这吨位跑起来,地面都在颤抖。

“怎么了?于大夫,你支撑住,小高,赶紧联系急诊室……”胖护士的专业素养倒是不错,只是捏了于大夫的那只受伤的手肘几下,便知他受了伤,连忙冲后面的那个高瘦的大夫叫道。

“这叫什么事儿啊……”小高根本不想去的样子,懒懒洋洋的准备拨打电话。

“快点,一会再玩你那游戏行不行?”胖护士这话虽然是对小高说的,却是瞪了秦沐这个罪魁祸首一眼。

秦沐暗笑,原来是个游戏迷,高声道:“谁都不许打电话!”惊得那游戏迷手上一哆嗦,电话筒都差点掉了。

“你!”胖护士怒视着秦沐。

秦沐看也不看她一眼,地上的于大夫哼唧了半天,终于不哼唧了,躺在地上装死,秦沐冷笑一声,伸手在对方身上一掐,“别装死了,事情总要面对的。”

于大夫不为所动,依旧不肯起身。

“你不说话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么?大家都是医生,你说过,医生让一个人死的方法有很多种,我虽然专业上跟你有所不同,但让你开口的方法也有很多种。”秦沐贴着对方的耳朵说道,突然一个音爆,惊得胖护士都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更别说首当其冲的于大夫了。

于大夫直接一个哆嗦从地上坐起来,秦沐这次的音爆只用了本身的力量,连灵力都没用上,若是参上半点灵力,这于大夫能让秦沐一嗓子给吼傻了。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于大夫话都说不溜,看着秦沐的眼神满是惊恐,就是一旁的胖护士和小高大夫都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秦沐。

“呵呵,”秦沐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而且心情极好:“我都没有问你,你都会抢答了?”

“你打电话给我,不就是问我到底干什么了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真的!”于大夫很是激动的说道,牵动了头部的伤口,连忙捂住,指缝间缓缓流出血液。

“你不是说你在家么?”秦沐一手电筒抡在对方受了伤的手肘上,疼得于大夫发出一声类似于杀猪的嚎叫,秦沐微笑着听他笑完,才道:“这就是你家啊?你家就这个样子啊?有能耐做,就有能耐承认,懂么?”

秦沐的声音极其轻柔,于大夫等着眼睛满头都是汗的看着秦沐,一脸惊恐,看着秦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