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9追凶

109追凶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愤恨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回到了房间,“啪”的一声开了灯,跑去厕所照了镜子,果然,脖子上是一片乌青,两个很是清晰的指印在上面,看得秦沐心里发憷。看书神器爬书网

若不是自己及时醒来,可能就要直接让人掐死在睡梦中了。如若不是秦沐这几天实在是太累,太虚弱,不然怎么会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点警醒都没有,换做是平常,断不会这样。

秦沐小声的唱着巫歌,一边唱,指尖一边在自己脖子上画着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只见秦沐脖子上的那些青紫色的印记,随着秦沐的吟唱,逐渐开始消失,直至最后什么也看不见。

这也不过一小会的功夫,秦沐做完这些后,也没有急着回床上,而是拨通了于修的电话。

“何事?”虽说于修的电话一年四季都必须保证开机,这也是职业的需要,只是这么晚了,谁不是在梦中,于修接电话的时候,都掩盖不住语气中浓浓的疲倦感。

“把那于大夫的电话给我。”秦沐喘了几口粗气道。

“他?”于修一愣,许是迅速反应过来打电话的是谁,连忙问道:“怎么了?可是不舒服了?按床头那个铃儿就可以……马上有护士可以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不要动,我马上来……”

听及至此,秦沐猛地按了床头的铃铛,与此同时,对着对面电话里不断传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道:“没什么事,就找你弟弟而已。速度把他电话给我。”

这次于修没有废话,立马应了一声挂掉电话,不多时,就发来个短信,上面写着于大夫的电话号码。

秦沐气得不行,这于大夫是脑袋被门挤了,在自己医院里行凶杀人,若是秦沐真莫名其妙死在病房里,也不想想第一个需要担下责任的是谁?

电话拨通了,彩铃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在这静谧的夜里,这样声音的铃声显得格外清晰,彩铃响了一大半的时候,于大夫才接了电话,听着对方气喘吁吁的声音,秦沐眯起了眼睛。

“谁?半夜打电话?到底是谁?”对方连续问了三遍,于大夫的声音都微微的打着颤,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得太狠,肌肉抽搐了。

秦沐没有说话。

“不说话我挂了啊!”于大夫显然没有于修那么好的脾气,一接电话就暴躁,说了这话之后还骂骂咧咧的夹杂着方言,秦沐虽是自小在宁城长大,可重华并不是宁城人,秦沐的语言功能不咋地,一般的方言也就算了,特别古老点的方言,连对方说的是不是中文,都搞不清。

而于大夫的嘴里就是这口古老的宁城腔,骂骂咧咧了老半天,秦沐隐约听懂了一点,好像是埋怨自己这个电话,这么深更半夜了还打电话。

对方即将挂下电话的时候,秦沐吼一句,“孙子,你跑什么跑!”

于大夫一愣,连带着那土话土成渣渣的方言一停,结结巴巴的说起了普通话:“你……你是……是谁?”

“我是谁?我是刚刚被你掐死的短命鬼!”见对方这般询问,秦沐恶狠狠的说道。

“掐死?”对面显然慌了,噼里啪啦的掉了不少东西,依稀的还能听见女子说话的声音,难道这于大夫就在护士值班的办公室里?

秦沐想着,连忙踩了拖鞋出去,一边却听着电话,只听对方好像是哆嗦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可能会掐死你的,我保留了力道的,怎么可能……”

“果然是你掐的。”秦沐有些犯傻,随即就燃烧出一股愤怒,本来想对方折腾一顿日子才会承认,没想到就真的这样大方的承认了。

“不……不……不……”让秦沐这么一肯定的语气一说,对方慌了:“我还在家,不在医院,怎么可能去掐你!再说医生杀死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再怎么着急,我都不会采用这样愚蠢的方法,太容易暴露了……”

“哦,是吗?有很多种,所以你采用最简单的方法不是最好么?你对我有意见么?你不在医院?你有证明吗?我要值班室去看一下,如若是里面没有你……”秦沐霹雳啪啦的说完,每问出一句,心里便冷了一分,若不是看在于修的面子上,跟这庸医多说一句话他都觉得厌烦。

“你去看,你随便看……我骗你做甚!我一个堂堂的医生,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深更半夜去残害我的病人,秦沐,你不要含血喷人!”于大夫说着这些话,已经是咬牙切齿。

“我含血喷人?你存我电话了?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秦沐咄咄逼人,同时,他离那值班室是越来越近,还没靠近的时候,秦沐怒气冲冲,弄出不少声响,反而是靠近的时候,便没了声息,小心翼翼的靠近门口,伸手捂住手机的话筒,任凭于大夫在电话的另一头,信口胡诌的瞎解释。

摆好姿势,秦沐“啪”的一脚踹开了门,最先印入眼帘的是,正对着门口坐着的那个胖护士,在开门前这姑娘,正撑着自己的手臂睡觉,秦沐声势浩大且突如其来,惊得那胖护士手上一松,下巴直直的磕在桌子上,纵使是再胖的胖子,下巴上确实没多厚的,多了,会直接长个下巴出来,成为双下巴,所以下巴上的肉一直不是很多,这样直挺挺的直接磕在桌子上,那护士捂着下巴,眼睛里的泪水直打转,一脸愤恨的看着进来的秦沐。

值班室里并没有多少值班护士和医生,只有一个坐在门口的胖护士,和一个瘦瘦的男医生,便别无其他,秦沐想着,或许那天晚上并不是于大夫,只是身形有些相似,所以便认定是他了,是不是有些太不公平。可是秦沐的直觉告诉他,干出这种事的,只有于大夫。

“干什么的?!”里面的小胖妞捂着自个儿的下巴都快哭了,瘦瘦的男医生倒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值班室内唯一的电脑,聚精会神,秦沐习惯性的摸着鼻头,低着头想着,于大夫说话的真假,可这屋内确实没看到他的出现,难道是自己错了?

秦沐沉吟了一会,忽瞄见几滴鲜红的血,一路都有印记,一直延伸到值班室里面睡觉的地方。